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司法公开>>《裁判文书》>>裁判民一庭

    (2013)江中法民一终字第520号曹XX、苏YY、广州ZZ有机硅技术有限公司与陈CC、中国EE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会支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民事判决书
    来源:     时间: 2014.01.21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江中法民一终字第520

    上诉人(原审被告):曹XX

    上诉人(原审被告):苏YY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ZZ有机硅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曹XX

    上述三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陈AA、林BB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CC

    委托代理人:谭DD

    原审第三人:中国EE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会支公司。

    负责人:熊FF

    上诉人曹XX、苏YY、广州ZZ有机硅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ZZ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CC、中国EE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会支公司(以下简称EE保险新会支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12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当事人原审的意见

     

    2012817,陈CC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曹XX、苏YYZZ公司向陈CC连带赔偿修复厂房费用50万元,并负担本案诉讼费。后又增加诉讼请求,要求增加赔偿修复厂房期间的损失15万元及损失差额8.8万元,增加后的损失合计73.8万元。主要事实和理由是:201234,陈CCZZ公司签订一份《厂房租赁合同》,由ZZ公司租用陈CC座落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FFGG村民小组HH的厂房再领取营业执照使用。ZZ公司租用陈CC的厂房后,依该《厂房租赁合同》第6条的约定,苏YY以租赁厂房为经营场所注册成立新会区ZZ有机硅加工厂(以下简称新会ZZ),经营生产有机硅等产品。201288下午230分左右,新会ZZ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火灾,烧毁了陈CC部份的出租厂房。由于拖延不予修复,陈CC无奈提起本案诉讼。

    XX、苏YYZZ公司答辩称:一、涉案厂房发生火灾的原因。1、消防部门认定涉案厂房发生火灾原因无法查明。依据消防部门认定的表述,涉案事故为不可抗力事件,依法无需承担责任。2、厂房高温直接导致起火。3、陈CC在厂房附近设置的变压器导致产生静电起火。这些都是涉案厂房固有的特质,与曹XX、苏YYZZ公司的生产行为并无关联。二、陈CC隐瞒涉案厂房消防情况,导致火灾自救无效及损失的发生。1、隐瞒厂房未经验收合格。陈CCZZ公司签订《厂房租赁合同》的时间为201234,而陈CC对涉案厂房的消防竣工验收备案时间为2012426。且涉案厂房只经陈CC网上申报备案,实际上未经消防部门现场检查,无法认定消防设施已达合格标准。2、隐瞒厂房的火灾危险性类别不符合生产要求。陈CC的厂房仅为丁级,陈CC在明知ZZ公司的生产产品性质的情况下,故意隐瞒其厂房远达不到危险性类别丙级。3、现场消防设施不合格。涉案厂房的消防设施不合格,火灾发生时,起火面积不大,并且有工人在场,但因厂房的消防栓水压强度低、水量少,不能及时有效地对火灾进行扑救,让火灾蔓延,且厂房的建筑材料不耐火,造成损失扩大。三、陈CC阻挠修复的行为导致损失的扩大。在火灾发生后,陈CC不同意尽快修复厂房,且不同意保险公司先行理赔进行修复,造成厂房损失继续扩大。陈CC主张修复时间暂预计为6个月没有相关的依据。四、厂房损坏应以恢复原状为限。而恢复原状所需的厂房原建筑图纸、原建筑材料的资料以及原环保、消防报建材料、消防图等材料,陈CC均拒绝提供。五、苏YY与曹XX诉讼主体不适格。涉案厂房是ZZ公司与陈CC签订合同承租并由ZZ公司使用(厂房内的机器设备、原料、产品及人员均为ZZ公司所有),如因使用过程造成厂房损害确需承担责任,也应由ZZ公司承担,与苏YY及曹XX无关,苏YY、曹XX不应承担责任。综上所述,由于不可抗力事件的发生、陈CC的隐瞒及阻挠修复行为,导致厂房及厂房内机器设备、货物造成损失及损失的扩大。因此,应驳回陈CC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EE保险新会支公司没有答辩意见。

     

    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32,陈CCZZ公司签订一份《厂房租赁合同》,约定由陈CC将坐落江门市新会区会城FFGG村民小组HH(土名)面积为2500平方米的厂房出租给ZZ公司,租赁期自201251日起2017430止,每月租金25000元。双方还在合同中约定ZZ公司承租厂房后,应领取营业执照,以合法形式独立展开生产经营活动;由ZZ公司承担厂房投保,负责保险费,厂房保险受益人为陈CC;如ZZ公司未为厂房投保而发生事故造成的损失,由ZZ公司向陈CC承担因事故造成的赔偿责任。同时还约定陈CCZZ公司签字盖章,陈CC收到ZZ公司支付的保证金后合同生效。合同签订后,上述厂房实际由陈CC自行投保了财产综合保险。ZZ公司向陈CC支付了合同约定的保证金50000元,并由苏YY作为登记经营者,注册成立了新会ZZ,开始使用厂房。

    2012881418分,新会ZZ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火灾,过火面积约800平方米,该火灾造成背靠设备的铁皮和正上方的铁皮棚被烧毁。江门市公安消防支队采用简易程序调查该火灾,于2012816作出编号为2012009号的《火灾事故简易调查认定书》,认为本次火灾排除人为纵火和电线短路引起,不排除生产过程中产生静电,引燃设备中的有机可燃物蔓延成灾。

    本次火灾事故发生后,新会ZZ向陈CC交付了6000元后没有作出其他相应的赔偿,陈CC遂于2012817向法院起诉要求苏YYZZ公司赔偿修复厂房费用50万元,起诉后陈CC于同年96申请追加曹XX连带赔偿修复厂房费用50万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无法就被损厂房达成修复的一致协议,但均表示可通过评估厂房损失确定赔偿责任、赔偿数额,原审法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照法定程序委托江门市II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对火灾厂房受损财产价值进行评估。该公司于20121015作出江II资评报字[2012]04号《资咨询答复书》,以2012927为咨询基准日,作出补偿金额为58.8万元的咨询结果。陈CC据此评估结果,又于201211251130增加诉讼请求,要求增加赔偿修复厂房期间的损失15万元及损失差额8.8万元,增加后的损失合计73.8万元。

    ZZ公司认为涉案厂房已向EE保险新会支公司投保了财产保险,本案的处理结果与该公司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于2012112申请追加EE保险新会支公司为第三人。原审法院依法追加EE保险新会支公司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

    2012827,陈CC另案对曹XX、苏YYZZ公司提起租赁合同的诉讼,要求三者支付2012年的租金25000元及违约金2000元,该案经原审法院调解达成调解协议,确认于201211月份解除陈CCZZ公司于201234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合同解除后合同所指向的厂房交回给陈CC管理、使用;由曹XX、苏YYZZ公司向陈CC支付20129月、10月两个月的租金共5万元;陈CC已收取ZZ公司的关于租赁合同的保证金5万元,应退回给ZZ公司,两项相抵后,互不支付。

    20121120,陈CC又以向EE保险新会支公司投保了财产综合保险为由,就火灾造成的厂房损失对EE保险新会支公司提起保险合同诉讼。案经审理,陈CCEE保险新会支公司就该案达成调解协议,双方确认原审法院依法定程序委托江门市II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所作的对陈CC受火灾损害厂房的受损项目和受损价值估价为58.8万元;根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的约定计算(扣除不属于保险理赔范围消防设施损坏重新安装及检验费用48000元、每次事故的5%绝对免赔额、残余价值和陈CC购买保险金额低于保险价值的不足额保险赔偿部分后),确认陈CC厂房受火灾损害造成的损失为27.8万元,该款已由EE保险新会支公司支付给陈CCEE保险新会支公司根据该调解协议履行了付款义务后,又于2013223提起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要求曹XX、苏YYZZ公司连带赔偿保险理赔款27.8万元。

    另查明,曹XX、苏YY自称是夫妻关系,曹XXZZ公司的唯一自然人股东、法定代表人,苏YY是新会ZZ登记经营者,实际经营者是曹XX

    又查明,本案因火灾受损厂房为轻钢结构单屋,是陈CC2011630日报建,20121月竣工,并经消防备案。

     

    原审法院判决理由和结果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陈CC的主体资格问题;二、应否由曹XX、苏YYZZ公司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问题;三、损害赔偿的数额问题。

    一、关于陈CC的主体资格问题。本案争讼的、受火灾损害的厂房虽然未办妥完整的产权登记资料,该厂房在受损时未有相应的房地产权属证书,ZZ公司对此也提出了异议,但陈CC能提供该厂房的《建议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厂房竣工图、消防验收登记等证据,上述证据显示权利人均为陈CC,结合陈CCZZ公司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将厂房出租给ZZ公司及在该厂房火灾后的处理情况,可知该厂房由陈CC申请办理规划许可、建设许可,并由陈CC支配使用,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形下,可以明确该厂房的权属人为陈CC,陈CC在本案中具有主体资格,并可据此主张受偿权利。

    二、应否由曹XX、苏YYZZ公司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问题。1、对于曹XX、苏YYZZ公司提出不可抗力的抗辩理由。本次火灾经消防部门调查作出认定:不排除生产过程中产生静电,引燃设备中的有机可燃物蔓延成灾。按照消防部门的认定,结合消防部门在火灾后对ZZ公司工作人员的调查,本次火灾是工厂的工人在生产过程中所引致,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不可抗力的情形,故原审法院对上述抗辩理由不予支持。2、对于曹XX、苏YYZZ公司提出的高温直接导致起火的抗辩理由,因无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曹XX、苏YYZZ公司以厂房高温而起火无证据证明,原审法院不予采信。且陈CC提供厂房出租给ZZ公司使用,ZZ公司在承租前应充分了解厂房的性质、用途,并在租赁过程应尽合理注意义务,避免出现高温致物件受损的可能情形。故原审法院对该项抗辩理由不予支持。3、曹XX、苏YYZZ公司抗辩认为陈CC在厂房附近设置的变压器导致产生静电的问题。上述抗辩,曹XX、苏YYZZ公司亦无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其主张,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4、对于曹XX、苏YYZZ公司提出的厂房的消防问题。经查核,本案受火灾损坏厂房由陈CC出资建造,向消防部门申请了消防备案,并获得了《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消防备案受理凭证》,凭证上记载该工程未被确定为抽查对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十三条按照国家工程建设消防技术标准需要进行消防设计的建设工程竣工,依照下列规定进行消防验收、备案:……(二)其他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在验收后应当报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备案,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应当进行抽查。依法应当进行消防验收的建设工程,未经消防验收或者消防验收不合格的,禁止投入使用;其他建设工程经依法抽查不合格的,应当停止使用的规定,陈CC的厂房已申请了消防备案,由消防部门受理,可知陈CC的消防设施是合格的,符合防火要求。至于本次火灾的引起及造成的厂房损坏程度,与消防设施并无直接因果关系。故原审法院对曹XX、苏YYZZ公司的上述抗辩理由不予支持。5、对于曹XX、苏YYZZ公司提出的对厂房应以恢复原状为限的问题。本案在陈CC起诉后,双方曾就厂房损坏问题进行协商,但无法就修复问题达成一致协议,且均同意对厂房的损失进行评估处理,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的规定,陈CC主张要求曹XX、苏YYZZ公司赔偿损失并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应予以支持。ZZ公司与陈CC签订了厂房租赁合同后,将承租的厂房交由新会ZZ实际使用,而新会ZZ是个体工商户,登记经营者是苏YY,实际经营者是ZZ公司的唯一股东曹XX。本案中租赁厂房与使用厂房的主体虽然并不一致,基于曹XX、苏YY自称为夫妻关系、且ZZ公司是曹XX唯一自然人股东的公司等原因,可知曹XX、苏YYZZ公司在承租、使用陈CC的厂房混而为一,在权利、义务方面并无区别,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曹XX、苏YYZZ公司应对陈CC厂房的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ZZ公司、曹XX、苏YY应对陈CC受火灾损害的厂房承担共同赔偿责任,赔偿数额以法院核定的数额为准。

    三、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的规定,陈CC的厂房在火灾后受到损害,受损的价值经法定程序选定有资质的评估机构江门市II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评估,该公司作出了厂房因火灾补偿金额为58.8万元的评估结果。曹XX、苏YYZZ公司对该评估结果有异议,原审法院依法通知评估人员到庭接受当事人质询。经过质询,当事人并没有提出充分的理据足以推翻上述评估结论,且该评估报告作出的程序合法,结果合理,能作为本案审判的参考,故原审法院对该评估结论予以采纳,确认陈CC的厂房因火灾受到的损失为58.8万元。

    对于陈CC诉请的修复厂房期间的损失15万元,因该厂房的租赁问题陈CC与曹XX、苏YYZZ公司在(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1251号案中达成了调解协议,就火灾厂房的租赁合同确认于201211月解除,曹XX、苏YYZZ公司支付20129月、10月的租金给陈CC,双方并就此租赁问题互不追究民事责任。可知陈CC的厂房在火灾发生后租赁合同解除前的租金已得到曹XX、苏YYZZ公司的相应支付,并无产生相应的租金损失,且陈CC亦未提供证明修复厂房期间因曹XX、苏YYZZ公司的过错行为造成其除租金外的其他损失的事实。因此,对陈CC主张修复厂房期间的损失15万元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陈CC主张的评估费1万元,有陈CC提供的银行进帐单证实,原审法院予以确认。该费用是为查清事故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开支,属于本次火灾中的损失之一,根据火灾的责任负担,该费用应由曹XX、苏YYZZ公司予以负担。

    综上,陈CC因本次火灾造成的损失合计59.8万元(厂房损失58.8万元+评估费1万元)。又因陈CC的涉案厂房已向EE保险新会支公司投保财产保险,并在本次火灾后EE保险新会支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向陈CC支付了保险金27.8万元,故陈CC厂房的实际损失为32万元(59.8万元-27.8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三款保险人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不影响被保险人就未取得赔偿的部分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的规定,并根据前述的赔偿责任,陈CC厂房未获保险赔偿的部分32万元应由曹XX、苏YYZZ公司连带赔偿给陈CC。在本次火灾事故发生后,曹XX、苏YYZZ公司认为已向陈CC交付6000元作为修复厂房的保证金,陈CC则认为收取的上述款项是用来保证对行政部门的罚款。原审法院认为对于该款的用途陈CC并无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也没有提供行政部门的相应罚款佐证,因此,陈CC在火灾事故后收取6000元应抵作本案的赔偿款项。扣抵后,曹XX、苏YYZZ公司仍应赔偿损失31.4万元(32万元-0.6万元)给陈CC

    对于曹XX、苏YYZZ公司申请对涉案厂房未受火灾影响的建筑材料申请质量鉴定、对厂房火灾后的相应建筑材料是否受损的鉴定、对未受火灾影响的消防设施状况鉴定、消防设施火灾前后对比确定是否受损等鉴定的问题,因本案决定采纳江门市II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作出的评估结果,故原审法院对上述申请不予准许。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五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三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于2013620作出(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1218号民事判决:一、曹XX、苏YYZZ公司应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损失31.4万元给陈CC。二、驳回陈CC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1280元,保全费2270元,合计13550元,由陈CC负担6545元,曹XX、苏YYZZ公司连带负担7005元。

     

    当事人二审的意见

     

    XX、苏YYZZ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驳回陈CC的全部诉讼请求。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一、一审对起火原因的调查事实不清。1、一审法院认定本次火灾是工厂的工人在生产过程中所引致,缺乏依据。2、起火原因是静电引燃设备中的有机可燃物蔓延成灾3、因高温而起火。二、损害情况事实不清。本案赔偿应以实际损失为前提,需通过房屋损伤技术鉴定获得。涉案[2012]04号《咨询答复书》不能作为认定涉案厂房伤情程度的依据,本案应重新委托有资质的技术部门进行厂房损害程度的鉴定。三、损失数额事实不清。损失数额应根据房屋损伤程度、评估结构安全性后的处理方案作出评估。一审法院采信的评估报告结论不当。四、错误认定消防设施合格。《消防备案受理凭证》确定的是涉案厂房的消防设施已备案,有抽查可能,不能算是默认消防验收合格。五、错误划分责任。陈CC的过错行为与起火及扩大损失有直接因果关系。六、没有认定因陈CC的原因致损失扩大。1、起火时已被曹XX、苏YYZZ公司员工立即发现,因陈CC提供的消防设施不合格才导致损失的扩大。2、隐瞒厂房火灾危险性类级只具有丁级,致使曹XX、苏YYZZ公司存放有丙级的物品。3、封闭厂房南面的大门,致使救火人员无法顺利进入火场。七、恢复原状是当事人合同约定,但陈CC一定要以支付货币代替从而阻挠修复。八、一审法院违反程序驳回鉴定申请。九、本案曹XX、苏YYZZ公司并没有共同侵权。与陈CC签订合同、购买生产资料、在厂房内安装生产设备、使用生产设备、厂房起火等都不是共同行为。曹XX、苏YYZZ公司与陈CC之间的法律关系和主体身份十分清晰,并没有混同

    CC答辩称:一、原审按照消防部门的认定,又结合消防部门对相关工作人员的调查,认定本案火灾是工人在生产过程中引致,非常清楚,并非事实不清。二、陈CC的消防设施是合格的,因为如果消防不合格,工商部门是不会批准曹XX、苏YYZZ公司在出租的厂房内成立新会ZZ的。三、原审法院采信评估机构评定厂房火灾后的受损价值为58.8万元是正确的。四、本案的实际侵权人是新会ZZ,其登记的经营者是苏YY,而实际经营者是ZZ公司的唯一股东曹XX,新会ZZZZ公司根据《厂房出租合同》第六条的约定成立的,与ZZ公司有隶属关系。而且,曹XX、苏YY系夫妻关系,原审认定曹XX、苏YYZZ公司对陈CC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是正确的。五、涉案[2012]04号《咨询答复书》是依法定程序进行的鉴定,厂房已经由陈CC修复,如果不修复直至现在仅租金损失都有几十万元。因此,曹XX、苏YYZZ公司要求重新鉴定是不可行,也是不可能的。

    EE保险新会支公司二审没有提供答辩意见及参加庭审。

    XX、苏YYZZ公司二审期间为其陈述事实提供向江门房地产评估师与房地产经纪人学会投诉江门市II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的请求一份,以证明评估报告在没有评估对象的情况下,涉及虚构假设条件作出评估,违反房地产估价规范的规定。

    针对曹XX、苏YYZZ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陈CC质证认为:该证据是曹XX、苏YYZZ公司单方的请求,不能证明其要证明的内容,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而且没有江门房地产评估师与房地产经纪人学会相关的处理情况。

    经审查,上述证据不属于二审中的新证据,且该证据对本案的审理结果没有产生重大影响,故本院不予采纳。

    CCEE保险新会支公司二审期间均未补充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理由和结果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第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当围绕当事人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查。但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侵害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利益的除外的规定,对于本案双方当事人没有上诉的部分,本院不予审查。结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焦点问题是:1、涉案[2012]04号《咨询答复书》能否作为认定本案损失的依据?2、陈CC对厂房火灾造成的损失应否承担责任?3、曹XX、苏YYZZ公司应否对陈CC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4、陈CC未获得赔偿的实际损失数额是多少?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江门市II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系双方当事人在201297一致同意进行委托评估并由法院确定评估公司的前提下,原审法院经法定程序选定的评估机构。该评估机构依法进行评估后确定涉案厂房因火灾应补偿金额为58.8万元。陈CC和曹XX、苏YYZZ公司对该评估结果提出异议后,原审法院依法通知评估机构派员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经过质询,当事人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一条人民法院委托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当事人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的,可以认定其证明力的规定,原审法院采纳该机构的评估结论并无不当。因此,涉案[2012]04号《咨询答复书》应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涉案厂房因火灾受到的损失应确认为58.8万元。曹XX、苏YYZZ公司主张重新委托有资质的技术部门对厂房的损害程度进行鉴定,缺乏理据,亦无必要,故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首先,涉案厂房由陈CC出资建造,消防设施已向消防部门申请消防备案,且未被确定为抽查对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十三条按照国家工程建设消防技术标准需要进行消防设计的建设工程竣工,依照下列规定进行消防验收、备案:……(二)其他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在验收后应当报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备案,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应当进行抽查。依法应当进行消防验收的建设工程,未经消防验收或者消防验收不合格的,禁止投入使用;其他建设工程经依法抽查不合格的,应当停止使用的规定,陈CC出租的涉案厂房的消防设施应属符合要求,而且ZZ公司在陈CC将涉案厂房移交后至发生火灾事故前,亦没有对移交的消防设施问题提出过异议,故曹XX、苏YYZZ公司主张陈CC出租的厂房的消防设施不符合要求及隐瞒火灾危险性类别,缺乏证据支持。其次,根据消防部门作出的《火灾事故简易调查认定书》的内容,可以确定涉案厂房的火灾系在生产过程中造成。而ZZ公司承租涉案厂房后是交由新会ZZ开展生产经营的。曹XX、苏YYZZ公司主张火灾是因陈CC设置的变压器产生的静电、涉案厂房产生的高温等原因导致起火,与其生产行为无关,理由不成立。本案中并无证据反映出租人陈CC对涉案火灾的发生、蔓延以及损失的扩大存在过错,因此,陈CC对本案的火灾损失依法不应承担部分责任。

    关于第三个焦点问题。ZZ公司将涉案厂房交由新会ZZ实际使用,而新会ZZ系个体工商户(登记业主为苏YY),实际经营者为ZZ公司的唯一股东曹XX,曹XX与苏YY又自称是夫妻关系,且在陈CC提起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曹XX、苏YYZZ公司同意共同向陈CC支付租金,可见,曹XX、苏YYZZ公司、新会ZZ之间明显存在财产混同、各主体实际上共同使用涉案厂房的情况。由于曹XX、苏YYZZ公司在使用涉案厂房过程中没有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对火灾发生均存在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关于行为人因为过错造成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民事责任及第八条关于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原审判决曹XX、苏YYZZ公司对陈CC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第四个焦点问题。原审将诉讼中的1万元评估费作为陈CC的损失进行认定和处理,双方当事人对此没有异议,本院亦予认定。涉案厂房因火灾经评估受到的损失为58.8万元。由于EE保险新会支公司因涉案厂房发生火灾事故已向陈CC赔付了27.8万元保险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三款保险人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不影响被保险人就未取得赔偿的部分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的规定,陈CC因涉案厂房火灾未取得赔偿的实际损失数额应确定为32万元(58.8万元+1万元-27.8万元)。曹XX、苏YYZZ公司在火灾事故发生后另向陈CC交付的6000元应从陈CC的损失中予以扣减,故曹XX、苏YYZZ公司仍应向陈CC赔偿31.4万元。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应予维持。曹XX、苏YYZZ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010元,由曹XX、苏YY、广州ZZ有机硅技术有限公司共同负担;曹XX、苏YY、广州ZZ有机硅技术有限公司已交纳11280元,多收取的5270元,本院予以退回。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代理审判员     

     

    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本件仅供个人学习、参考使用,请以实际送达文书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