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司法公开>>《裁判文书》>>裁判刑二庭

    (2013)江中法刑二初字第12号被告单位XXXXXX制造有限公司、被告人吴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刑事判决书
    来源:     时间: 2014.01.21  

    PS:本文书仅供个人参考学习使用,请以正式送达文书为准。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江中法刑二初字第12

    公诉机关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单位XXXXXX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XX开发区XX大道北X号之一。

    诉讼代表人弓XX

    被告人吴XX,因本案于201217被刑事拘留,因患严重疾病于当日被取保候审。因涉嫌骗取贷款于2012428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XX,广东X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徐XX,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以江检公二诉〔20131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XXXXXX制造有限公司、被告人吴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315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7241018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甄红艺、谷俊先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单位XXXXXX制造有限公司诉讼代表人弓XX、被告人吴XX及其辩护人李XX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7年起,被告单位XXXXXX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XX公司)在引进一批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时,作为被告单位XXXX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吴XX指使该公司员工在原始外贸合同的基础上制作了虚假的外贸合同,以伪报成交方式、低报价格等方式,偷逃应缴税额。经海关计核,本案偷逃应缴税额为人民币9614012.27元。

    为指控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了证人证言、核税证明、相关书证及被告单位XXXX公司和被告人吴XX的辩解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XXXX公司、被告人吴XX无视国家法律,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以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依法惩处。

    被告单位XXXX公司辩称,该公司的项目审批、设备进口及报关均是合法的,没有走私行为,该公司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吴XX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均予以否认。

    被告人吴XX的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吴XX涉嫌骗取贷款、行贿罪由广东省恩平市人民检察院侦查及湛江海关以吴XX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移送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等现象不符合常理;2.被告人吴XX被羁押是由于XXXX公司陷入高利贷纠纷而造人陷害,对方为了达到报复和强制侵吞吴XX企业财产、土地的目的,伪造了海运“XX”发票和编号为1207XXXXXXXX0053的金额为USD450万元的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客户通知书》,向司法机关举报并骗取司法机关立案和抓捕了吴XX3.起诉书依据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恳请法院对案件的主要证据进行查证;4.根据相关规定,涉案的设备属于国家免税设备的范畴;5.被告单位XXXX公司进口涉案设备的全部手续合法,依法享受免税待遇,不能免税部分全部按照湛江海关的相关要求缴纳了税款。因此,被告人吴XXXXXX公司不存在偷逃税款和走私普通货物的犯罪故意;6.涉案设备是经过湛江市人民政府组织的考察团考察后,决定由XX公司引进的,吴XX并没有参与考察,在涉案设备装运前经过国家检验检疫局预检验,到岸后又经商检、海关等部门开箱检验,且设备清单与实际进口的设备相符。因此被告单位XXXX公司和被告人吴XX不存在瞒报、偷逃税的行为,即客观上没有实施走私犯罪行为;7、湛江海关作出的湛关计核字(20130006号核定证明书不符合证据的客观性、真实性,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综上,本案的涉案设备进口手续完备,程序合法,应依法享受减免税优惠政策,并经过海关总署的专门审查,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的证据不足,请求依法作出被告单位XXXX公司及被告人吴XX不构成犯罪的判决。

    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吴XX的辩护人提交了下列证据:1.江门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湛江海关的破案报告书及起诉意见书;2.涉案的设备情况对照表;3.湛江海关的鉴定结论和核定证明书;4.湛江海关的说明及案件移送函;5.国家鼓励发展的内外资项目确认书;6.代理进口合同、部分代理报关委托书、代理进口公司情况说明;7.进口旧机电预检验备案书、预检验证书;8.入境货物通关单;9.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编号为1207XXXXXXXX0053客户通知书;10.证人陈XX的证言;11.被告人吴XX的陈述;12.收集、调取证据申请书;13.湛江中院民事裁定书、与美国XX公司的和解协议、仲裁裁决书;14.涉案生产线进口单证;15.湛江海关有关问题的函;16.湛江海关稽查结论;17.湛江海关按期缴纳相关税款的函;18.海关总署减免滞报金批复;19.湛江海关的XX公司XX发票;20.相关法律政策法规。上述证据主要用于证实涉案设备的进口手续完备,程序合法,依法享受减免税优惠政策,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XXXX公司及被告人吴XX犯走私罪的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被告人吴XX的辩护人还提出了非法证据排除的申请,要求对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编号为1207XXXXXXXX0053客户通知书予以排除。

    经审理查明,被告单位XXXX公司成立于20031121,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作),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各种规格汽车钢轮(高强度紧固件),及货物和技术进口(不含境内分销,指定贸易产品凭许可证经营),被告人吴XX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04611,广东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签发了《国家鼓励发展的内外资项目确认书》,确认被告单位XXXX公司经营项目的内容为生产、销售各种规格汽车钢轮(高强度紧固件),上述项目的进口设备享受免税政策。

    20048月,被告单位XXXX公司引进了2条旧钢轮生产线设备,并已安装投入生产。

    2007年起,被告单位XXXX公司着手引进一批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200712月,被告单位XXXX公司与XXXX股份有限公司(原广东XXXXXXX招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XX公司)签订了代理协议,同年1229日,XXXX公司作为被告单位XXXX公司的代理方签订了合同编号为07XXXXXXX0359号的旧XX生产设备合同,合同金额为14XXXX0美元。在此合同签订之前,被告人吴XX通过非正常渠道已对外支付该笔货物的货款50万美元。200825XXXX公司又代理被告单位XXXX公司签订了合同号为08XXXXXXX0034号的旧XX生产设备合同,合同金额为3221600美元。上述两合同的价格条款均为EXW(工厂交货价)。在报关过程中,为了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被告人吴XX在向检验检疫部门办理备案手续的过程中,将设备名称改报为旧钢轮生产设备,并且指使被告单位XXXX公司的员工在原始外贸合同的基础上制作了两份虚假的外贸合同(合同号与上述两份合同的编号相同)及一份虚假的补充协议,将合同中的货物名称由“XX生产设备(旧)改为钢轮生产设备(旧),将成交方式由EXW改为CIF(到岸价),最终使该批设备申报报关的26票中,有12票得以合资合作设备免税进口,有8票以CIF成交方式申报进口。同时,被告人吴XX还通过非正常渠道对外支付该笔货物的境外拆卸费25万美元,并在与外商签订的正式合同及报关过程中隐瞒不报;在进口过程中产生的运保费用为1544326.16美元。

    综上,被告单位XXXX公司进口的旧铝XX生产线设备的实际价格为5121600美元,进口过程中产生的运保杂费、境外拆卸费共计1794326.16美元,合计6915926.16美元。经海关核计,本案中被告单位XXXX公司偷逃应缴税额为人民币2972317元。

    上述案件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下列证据所证实:

    (一)书证

    1XXXX公司的登记资料、税务登记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出口货物收发货人保管注册登记证书及被告人吴XX的身份资料证实,XXXX公司成立于20031121,法定代表人系吴XX,该公司的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作),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各种规格汽车钢轮(高强度紧固件),货物和技术进口(不含境内分销,指定贸易产品凭许可证经营);及被告人吴XX的身份情况。

    2、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破案报告书、行政调查移交资料等证实,该案的案发经过。

    3、报关单及附随单证证实,XXXX公司签订的尾号为359合同项下以合资合作项目免税进口的相关生产汽车钢轮的设备8票、尾号为034合同项下以合资合作项目免税进口的4票;尾号为359合同项下以一般贸易进口的13票、虽以合资合作项目申报,但照章征税的只有1票的事实。

    4XXXX公司提供的《国家鼓励发展的内外资项目确认书》证实,2004212,广东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批准XX公司按规定可到海关办理进口设备免税手续,项目内容为生产、销售各种规格汽车钢轮(高强度紧固件)。

    5XXXX公司提供的《境外付款客户通知书》证实,付款通知书的金额分别为50万美元、25万美元。

    6XXXX公司提供的尾号为359034的合同通过XXXX公司信用证对外付款的情况证实,XXXX公司通过XXXX公司对外支付货款计429.944万美元。

    7XXXX公司提供的进口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与XXXX公司货款往来账册、进口旧汽车铝XX设备台帐、进口设备账目、进口设备集装箱明细表证实,XXXX公司进口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与XXXX公司货款来往情况,及进口钢轮生产设备及铝轮生产设备的情况。

    8、湛江海关缉私局《关于XX公司20082009年在建工程帐书面证据的说明》、XXXX公司提供的20082009年在建工程帐及记账凭证证实,XXXX公司于20082009年进口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所支付的海运杂费、滞柜费、滞报费及境内码头产生的相关费用,包括支付给XX公司的海运杂费、支付给香港XX船务公司的海运杂费、支付给海贸公司的海运杂费,与XX公司、海贸公司提供的证据一致。

    9XXXX公司提供的应收款账目、记账、汇款凭证等(科目名称为深圳XXX公司、深圳XX公司)证实,双方的账目来往情况。

    10XXXX公司提供的进口设备因滞柜与XX综合航运有限公司达成的协议、委托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等证实,XXXX公司与XX综合航运有限公司就进口设备因滞柜产生的费用而达成的协议。

    11XXXX股份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名称变更资料证实,该公司成立于1995123020071223,该公司的名称变更为广东XXXXXX股份有限公司;20101115,变更为XXXX股份有限公司。

    12XXXX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代理XX公司进口设备的相关资料,包括该公司出具的代理XX公司进口设备的说明、订立合同来往函件、进口旧机电产品检验备案资料、代理进口合同、原始合同、报关使用的虚假合同、359号合同虚假的补充协议、吴XX与外商签订的资产采购协议(359号合同基于此协议签订)、外商供货清单、359号合同原始发票、受益人证明书、吴XX与外商签订的资产采购协议附录(034号合同基于此协议签订)、信用证开证及付款赎单资料、与XX公司货款来往及付汇凭证、359号、034号合同下海运头程提货单、与XX公司进口设备产生的债权债务资料证实,XXXX公司通过制造虚假合同,以伪报品名及成交方式、低报价格等方式走私进口设备的犯罪事实。其中进口旧机电产品装运前预检验备案书及装运前与检验证书证实,XXXX公司进口旧机电产品的数量为156台,产品金额为990万美元;进口旧机电产品备案申请书证实,XXXX公司进口的设备为旧钢轮生产设备。订立合同的来往函件证实,吴XX在与外商签订资产采购协议(价值为140万美元的采购协议,尾号为359号的合同基于该协议签订)前,XXXX公司已提前支付了卖方50万美元;XXXX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代理XXXX公司进口设备合同的情况说明及代理合同证实,双方签订的旧XX生产设备(进口设备的品种、规格、数量、单价等由XXXX公司决定),合同价格条款为EXW(出厂价),在XXXX办理报关过程中,该公司接XXXX公司经办人陈X1的来电通知,将合同价格条款改为CIF的事实。

    13、中国银行国际业务部提供的尾号为359034号合同信用证开证资料(含原始合同)证实,该业务部提供证据的内容与XXXX股份有限公司所提供的证据内容相一致。

    14、湛江海关缉私局《关于本案进口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运保杂费说明及附表》、XX公司、海贸公司提供的运输协议、运保杂费账目等资料、XX公司提供的支付香港XX公司运杂保费部分、2008年在建工程帐及记账凭证等资料证实,XX公司进口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支付运保杂费的情况。根据上述书证统计出XX公司以尾号为359034号合同分26票进口旧汽车铝XX生产设备实际发生的运费、保险费及杂费共计1544326.16美元。

    15、湛江市XX区文化交流中心的注册登记资料及铝轮销售协议、外商发货单、资产采购协议及附录英文原文及中文翻译件等证实,XXXX公司与外商签订的订购协议及协议中所涉货物情况。其中,2007118,吴XX与外商签订的资产采购协议中约定,采购价格为190万美元,2007119前支付50万美元,20071210之前买方通过卖方可以接受的国内银行开具不可取消信用证给卖方。上述事实,与XXXX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相印证。

    16、湛江市海关缉私局出具的《关于XXXXXX制造有限公司涉嫌走私案补充相关证据的复函》及湛关计核税字(20130006号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证实,XXXX公司偷逃税款及人民币2972317元。

    (二)辨认笔录

    1、被告人吴XX辨认付款境外客户通知书、来往函件、预检验备案资料、报关使用的虚假合同、外商供货清单、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实物照片等,均签名予以确认。

    2XXXX公司龚XX、钟X、陈X2、叶XX、李X1辨认了各自所负责部分的涉案相关书证;陈X2、李X1辨认了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实物照片,均签名予以确认。

    3XXXX股份有限公司的陆XX辨认了尾号为359034号原始合同、虚假合同,资产采购协议、359号合同到货及运杂费情况表等材料,均签名予以确认。

    (三)证人证言

    1、证人潘X的证言证实,其是XXXX公司的员工,主要负责联系和该公司有关的诉讼事务。为了对外联系方便,该公司在其的名片上印有公司副总经理的职务。XXXX公司的生产设备是从美国XX公司购买的旧设备,一期工程从2005年开始进口减免税设备,2006年建成投产;二期工程从2008年开始进口设备,2010年已按合同进口完毕,并已付清货款,但进口设备的方式、合同金额、付款方式等不清楚。

    2、证人钟X的证言证实,200710月至20086月中旬,其在XXXX公司进出口业务部工作。XXXX公司从2005年开始,从美国进口了两批设备,第一批进口的设备已投入生产;第二批进口的设备在其任职期间,只有部分进口到湛江。XXXX公司进口两批设备的合同是吴XX与外商洽谈商定的,陈X3负责美国设备的进口联系事宜,其负责进口货物到湛江港后的货物联系,具体是与陈X3联系,相关进口设备的单证由其交由湛江XX报关有限公司报关,其离职后的工作由陈X4负责。20071219,签订的尾号为359合同的标的物是旧钢轮生产设备一批,合同金额是140万美元。2008329,针对尾号为359合同签订的补充协议是修改后专门用来报关而制作的合同,原合同的价格条款都是EXW,而报关合同的价格条款都是CIF;而尾号为034合同中的价格条款在其离开公司时还是EXW,是何时被修改的其不清楚。当时第二批设备部分货物运抵湛江要报关,XX报关公司的人说进口报关的货物最好用CIF价格条款报关,否则将按照最高的运保费来征收费用,所以当时其与XXXX公司的陈X1商量后,在2008329,针对尾号为359的合同制定了一份补充协议,改变了合同的价格条款及唛头。该份协议的签名是直接用尾号为359合同最后一页复印的。改价格条款的目的是为了报关时少报点运杂费,而因为进口的设备由于都被拆散了,没法都标注原来的唛头,改唛头是为了方便报关。制作补充协议后,其向吴XX汇报,具体的操作吴XX要求其和陈X1沟通XXXX公司的第二批设备进口时,大都要拆散装运,在国外监装时,该公司的陈X2、罗XX将对应设备的装箱明细资料通过QQ发给其,其将设备、零部件英文名翻译成中文后对应XX公司在检验检疫总局备案的《进口旧机电产品清单》上的设备名称制成表格,在设备的零部件运抵湛江后,其就可以确定其对应的设备名称制作资料报关,设备的价格是其根据《进口旧机电产品清单》上的设备价格来确定的。国外供货商提供了一张货物发票给XX钢轮公司进行报关,合同号是07XXXXXXX0359,金额是190万美元。报关用的发票是其按照《进口旧机电产品清单》上的名称、价格、根据国外供货商供给XX钢轮公司货物的发票格式来制作的。报关用的发票、装箱单上的签名是XX钢轮公司的人签的,具体是谁记不清了。其还证实,当时运输公司上海XX公司的每张提单下的海运费、保险费、杂费发票都是寄给其,其再转交给公司财务部门的。部分提单都有几张对应海运费、保险费、杂费发票,但在递交材料给XX公司报关时XX公司要求每张提单下的货物只提供其中1张海运费、保险费、杂费发票给报关公司报关。
      3
    、证人龚XX的证言证实,20075月至20097月,其在XXXX公司技术部工作,主要负责设备运行和维护。其在XXXX公司工作期间,该公司从美国购买了一个铝轮生产厂,但具体有多少条生产线不清楚。备案号为440XXXXXX450的产品预检验备案书及附随的进口旧机电产品清单是其根据当时总经理李X2的安排制作的,该份清单上大部分是铝轮生产线,部分是钢轮生产设备的名称,其不知是什么原因。对此其曾问过李X2,他让其不要管,按他的要求做就可以了。之前,其等都知道是进口铝轮生产线,后来公司要求全都改叫钢轮生产线,李X2曾说过汽车铝轮生产设备是高能耗设备,国家禁止进口。其个人手提电脑上保存了XX公司进口汽车铝轮生产线设备的资料,包括进口设备的名称、状况、技术参数、功能用途、实物面貌的图片、视频、一些发票、协议等情况,便于今后的生产安装及运行投产,上述资料其已全部核对。

    4、证人陈X1的证言证实,2005年至今,其在XXXX公司任职财务出纳。XXXX公司从2005年开始共进口了两批设备。其证实,尾号为359的合同及补充协议和尾号为034的合同后来都经过了更改,将产品名称由XX生产设备改为旧钢轮生产设备,成交方式由EXW改为CIF,这些都是其按照吴XX的要求与广东XXXXXXX招标公司的陆XX联系修改的,吴XX有在上面签字。关于通过香港公司汇给美国公司金额分别为50万美元、50万美元、25万美元的三份客户通知书一直存在财务办公室的文件柜里,汇给美国公司450万美元的客户通知书没见过。听吴XX说这是支付给XX公司的购买铝轮生产线设备的货款。

    5、证人陈X4的证言证实,20086月至20105月,其在XXXX公司进出口业务部工作。尾号为359合同下的设备在其到该公司上班时已经全部进口完毕,但只有少部分报关,该部分工作是由钟X完成的。尾号为034的合同有两份,一份标的物名称为旧XX生产设备,一份标的物名称为旧钢轮生产设备,其中标的物为旧钢轮生产设备的合同是其专门制作用来报关的,对价格条款进行了修改。合同中买方由吴XX签字,买方代理由广东XXXXXXX招标公司签字,卖方是由XX公司员工罗X1模仿签字的。报关用的发票、装箱单也是其制作用来报关的,发票下的外商签名也是由罗X1模仿签字的。

    6、证人王X的证言证实,2005年至2009年底,其在XXXX公司任财务工作。XX公司通过广东XXXXXXX招标公司代理进口设备,由XX公司向广东机械公司支付货款,广东机械公司开信用证对外支付货款给外商。至2009年底,XX公司共支付人民币300万元左右,当时挂在公司往来账上。

    7、证人陈X2、罗XX的证言证实,其等均曾是XXXX公司的员工,分别负责产品质量和电气方面的工作。20081月至4月期间,其等一起代表XX公司在加拿大对进口的铝轮生产线监督拆卸和装运,每人拿了一份由外商提供的监装设备的清单,一边监装一边拍照,监装完后要将装柜情况发回XX公司。二人到加拿大时已有一部分设备进行了拆卸,拆卸费用是由XX公司支付的。尾号为2450的进口旧机电产品清单不是他们当时拿来监装的清单。时间为2008229NO.XXXX68的单证是在加拿大监装完毕后由外商填写的设备装货单,他们签字表示签收确认的。其等均未见过购买铝轮生产线设备的合同,也不知道设备的价格。

    8、证人陈XX的证言证实,其是XXXX公司的技术员,负责该公司新生产线的设备安装及采购工作。2008年,XXXX公司从美国进口过旧车轮生产设备一批,当时有2台德国产的工业机器人,通称机械手,由于是辅助表面喷涂机的,所以纳入了表面喷涂机中申报,没有单独向海关申报。

    9、证人李X2的证言证实,20074月至20085月,其在XXXX公司任总经理。2008年,XXXX公司从美国进口过旧铝轮生产线设备,在进口前吴XX曾将12条旧铝XX生产线的设备布局图纸给其看过,并向其简单介绍了生产线的布局。后去国外拆装设备之前,吴XX曾让其将一份设备清单交由龚XX整理,后吴XX将整理后的设备清单交由陈X2、罗XX去加拿大监装,其他情况其一概不知,进口铝轮设备的合同等均未见过。

    10、证人叶XX的证言证实,2007年至20095月,其曾在XXXX公司任物流部助理。其证言证实了XX公司的基本情况,包括注册情况、机构组成、人员分工等。

    11、证人刘X的证言证实,自2005年开始,其所在的XX报关有限公司开始代理XX公司进口的生产设备的报关工作。XX公司第一批进口的是钢轮生产设备,2008年进口的第二批设备是铝轮生产设备,所有的报关事项都是由其经手的。有的报关单上出现的梁XX的名字是其使用梁XXIC卡来办理业务,实际都是其办理的。在办理XXXX公司铝轮生产设备的报关手续时,其具体是先后和钟X、陈X4联系的。办理过程中XX公司曾变更过合同,将成交方式由EXW变更为CIF。当时XX公司之前报关的几票货物的成交方式都是FOB,后来XX公司因拖欠运保费而无法正常报关,XX公司的弓XX经理及钟X来其公司询问,其说向海关申报的方式为FOB要向海关提交进口货物的相关运保费单证才能正常申报,只有CIF的方式不需要,并向他们解释了EXWFOBCIF等术语。当时他们问这批货物能否报成CIF,其说需要变更合同、发票等单证,并需要外商的同意,重新确定合同或修改相关内容再提交给其所在的公司,其公司才可以根据资料申报。后来钟X就向其公司提供了尾号为359合同的补充协议,将成交方式改为了CIF。其公司在替XXXX公司报关进口铝轮生产设备时申报的成交方式部分是FOB,部分是CIF,这是其公司根据XX公司提交的相关合同等单证资料来确定的。其公司为XX公司报关进口铝轮生产设备时一部分是减免税设备,一部分是一般贸易。

    12、证人黄XX的证言证实,其和吴XX相识多年。几年前,吴XX曾找其帮忙向境外支付货款、运费之类,其就给他介绍了一个在深圳从事人民币与外币兑换生意的潮州人。后听吴XX说其通过潮州人向境外支付过110万美元左右的款项,期间吴XX因不够资金,还向其借过约200万元人民币。据其了解,吴XX是将钱汇入深圳的账户,对方再根据数额及汇率将钱在香港汇到境外。潮州人会根据吴XX的要求将香港银行方的交易水单或客户通知书发给吴XX

    13、证人陆XX的证言证实,其是XXXX股份有限公司采购执行部副部长,广东XXXXXXX招标有限公司与XXXX股份有限公司是同一间公司,2010年改名为XXXX股份有限公司。其公司代理XX公司进口了两批设备,第一批是旧钢轮生产线设备,在2005年进口;第二批是旧XX生产线设备,在20072008年签订合同。在代理进口第二批设备时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是20071219签订的合同尾号为359的合同,一份是2008222签订的合同尾号为034的合同。后来该两份合同应XX公司的要求均进行过更改,将价格条款由EXW改为了CIF,将标的物由旧XX生产设备改为旧钢轮生产设备。上述两份合同修改时由XXXX公司联系外商签字,具体情况其不清楚。尾号为359的合同其是应XX公司提供的一份XX公司与外商签订的资产采购协议制作的,但资产采购协议上合同标的金额为190万美元,而其制作的尾号为359的合同上的合同标的金额为140万美元,其是根据XXXX公司的要求来制作的。其公司通过信用证支付的也是140万美元。

    14、证人张X的证言证实,其是XXXX股份有限公司进程部负责人。其曾于2005年陪吴XX去省检验检疫局办理过进口旧钢轮生产线设备的备案手续,2007年、2008XX公司进口第二批旧XX生产线设备时是吴XX自己去办理备案手续的,报关事项也是由XX公司负责的。

    15、证人孙XX的证言证实,其公司曾代理XX公司进口生产线设备,2005年代理进口一批旧钢轮生产设备,20072008年代理进口一批旧铝轮生产设备,主要负责签订对外、对内代理进口合同,对外开具信用证,对外付汇及协助办理广东省检验检疫局备案等。代理进口旧铝轮生产设备时合同中的商品名称及价格条款按照XX公司的要求进行过修改。

    16、证人李X的证言证实,其是上海XX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公司是国内合资有限公司,与美国XX国际物流集团互为代理关系。由于XX公司作为境外公司,不能直接代理国内公司的进口运输业务,因此其公司与XX公司共同代理了2008XX公司进口汽车钢轮旧设备的运输业务,其只知道是一批制造汽车钢轮的旧设备,但具体有哪些机器和数量多少都不知道。其公司收取的费用是加拿大工厂到湛江港的费用,包括海运费、杂费、操作费等,收取金额是XX公司与XX公司共同确定的,其公司按照XX公司的通知开具发票向XX公司收取,费用共137万多美元,其中有21万多美元是XX公司按其公司开具的发票支付的,其余的115万多美元因XX公司拖欠,其公司提起民事诉讼后XX公司才支付,多是吴XX以人民币汇入其个人账户或XX公司指定的其他账户。此外,XX公司还支付了122万多人民币的损失赔偿款。经其辨认同一号码但金额不同的发票,及与其公司相同号码的发票存根联对照,发现金额小的发票与其公司存根联相同,金额大的发票与其公司无关,是假发票。

    (四)被告人的供述

    被告人吴X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吴XX在侦查阶段共有11次讯问笔录,稳定供述了XXXX公司以低报成交价格、伪报品名及成交方式等手法走私进口旧铝轮生产线,偷逃税款的犯罪事实。具体如下

    XXXX公司是2003年由湛江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改名为湛江市XX贸易公司,法人代表为吴XX的弟弟吴X1)与其在香港注册的香港XX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成立的中外合作企业,其是法人代表,注册资本是1200万美元,湛江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土地和厂房出资,占60%的股份,香港XX公司以设备出资,占40%的股份。该公司主要是生产钢轮和铝轮,生产线都是从美国XX公司进口来,该公司是美国XX汽车公司的配件供应商。2004年时,其通过美国的一个朋友(在XX公司做股东)介绍,了解到美国XX公司准备将所有XX、轮胎的生产线搬迁到XXX的情况,后来通过该朋友的介绍其就决定将这个项目引进到湛江来,当时的整个计划是将美国XX公司分三期十五年之内搬迁到湛江。第一期是搬迁4条钢轮生产线,其因此就在湛江成立了XX钢轮公司,然后先将2条旧钢轮生产线引进到湛江,后来因为其他原因另外2条旧钢轮生产线就没有引进回来。按照XXXX公司与XX公司的意向,在引进了2条钢轮生产线之后,就着手引进12条旧铝轮生产线的事情。大概是在200711月时,其在美国与XX公司签订了一份购买12条旧铝轮生产线的合同,总金额大概是990万美元。在进口该12条旧铝轮生产线时,由于需要对外商开信用证支付设备款,其公司找到广东省XXXXXXX招标公司作代理进口该12条铝轮生产线的设备,并且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是20071219签订的,合同尾号为359,标的物是旧钢轮生产设备一批,合同金额是140万美元;另一份合同是2008222签订的,合同尾号为034,标的物是旧XX生产设备一批,合同金额是322.16万美元,价格条款是EXW。这两份合同都是由广东省XXXXXXX招标公司制作,由其及XX公司在其公司的工程师及广东省XXXXXXX招标公司代表一起签订的。之所以针对一批设备签订两个合同是因为该批设备大部分是XX公司在加拿大XXX分公司装船的,但有一部分因为技术壁垒的设备是由XX公司运输到北爱尔兰,再由其公司找运输公司运回国内的,所以该部分设备就通过签订尾号为034的合同来进口。

    制作虚假合同补充协议,更改成交方式,以偷逃税款:其公司进口该12条铝轮生产线的实际成交方式均为工厂交货价,即EXW,但向海关申报时一部分申报为FOB,一部分申报为CIF,之所以更改,是因为想少报些运杂费,少缴些税款。其公司是通过另外制作一份虚假的合同补充协议,在协议中把原合同的实际成交方式EXW改为虚假的CIF,并假冒外商签字后用于报关。制作虚假的合同补充协议是其叫公司的出纳陈X1与原销售部的钟X联系并具体操作的,她们把合同补充协议制作好后交由其签字用于报关。

    通过地下钱庄支付部分货款及拆卸费,以偷逃税款:

    其公司进口12条铝轮生产线向海关申报的运费、保险费及杂费总额约105万美元,但实际约154万美元,全部由其公司支付,除了支付进口货款、运费、保险费及杂费外,还需支付国外工厂的拆装费25万美元、仓储费1.25万美元。

    除广东省XXXXXXX招标公司通过信用证代其公司向XX公司付款429.944万美元之外,其余的货款都是由湛江的一个叫黄XX的朋友通过地下钱庄在香港支付到国外的。一般其公司先将钱汇到黄XX的账户,再由他操作余下步骤,至于他怎么操作其不清楚。其公司应该是由财务人员陈X1或王X将钱汇到黄XX的账户的。2007119,通过地下钱庄在香港对美方的设备拍卖方汇款50万美元,汇款编号为1207XXXXXXXX2360,是预付款;20071120,通过香港公司对XX公司汇款50万美元,汇款编号为1207XXXXXXXX0513,作为进口铝轮生产线的货款;2008114,通过香港公司汇款25万美元,汇款编号为1208XXXXXXXX0457,是支付12条铝轮生产线在美国工厂的拆卸费用。尾号为359的合同的实际合同金额是140万美元加上50万美元的预付款,共190万美元,尾号为034合同的实际合同金额应该是322.16万美元加上25万美元的拆卸费。但报关合同的总金额为462.16万美元,其中尾号为359的合同金额为140万美元,尾号为034的合同金额为322.16万美元。

    将向广东省检验检疫局备案的附随清单中的设备名称由XX改为钢轮,以享受减免税款优惠:

    当时是由其及广东省XXXXXXX招标公司的张X一起去广东省检验检疫局办理备案手续的,最初向广东省检验检疫局备案的是12条旧铝轮生产线的设备,产品金额是510万美元左右,广东省检验检疫局也按照其公司申报的铝轮设备做了装前预检验,后来因为铝轮生产设备不能享受减免税的优惠,为了能够减免税,就由其公司的工程师对该清单进行修改,按照钢轮生产线的设备情况改动了清单上的设备名称,但设备价值和数量则与之前备案的设备清单一致,由于后来制作了新的清单,原始件就销毁了。

    向海关申报进口时将设备名称由XX改为钢轮,以减免税款其公司进口12条铝轮生产设备是委托湛江XX报关有限公司报关的,最开始是张X来湛江负责其公司报关这方面的工作,后来是其公司的陈X2和叶XX、钟X负责的。其公司向海关申报进口的货物名称是旧汽车钢轮生产线,但实际进口的是旧汽车铝轮生产线。因为旧汽车铝轮生产线设备不能享受减免税政策,但旧汽车钢轮生产线可以享受减免税政策,所以就把铝轮生产线申报为钢轮生产线,以便可以享受减免税政策。本来是可以全部减免税进口的,但后来由于国家减免税政策调整,有一部分设备因为无法申领到海关的减免税证明,只能申报为一般贸易纳税进口,但大部分设备是减免税进口的。经被告人吴XX的辨认付款境外客户通知书、来往函件、预检验备案资料、报关使用的虚假合同、外商供货清单、旧汽车铝XX生产线设备实物照片等,均签名予以确认。(海关侦查卷2P1-72

    上述证据,收集程序合法,符合法定形式,内容客观、真实,证据间能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且均经质证,予以采信。

    对被告单位XXXX公司、被告人吴XX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1.被告人吴XX涉嫌骗取贷款罪、行贿罪由广东省恩平市人民检察院进行侦查与本案无关;被告人吴XX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由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根据上级机关的指定审查起诉,程序并无不当。2.对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吴XX被羁押是由于XXXX公司陷入高利贷纠纷而遭人陷害,并伪造了海运“XX”发票和金额为450万美元的客户通知书等证据,骗取司法机关立案和抓捕了吴XX的意见,无相应的证据加以证实,不予采信。对于其所述的海运“XX”发票,办案部门及公诉机关并未予以采用。3.关于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20071120出具的编号为1207XXXXXXXX0053,金额为450万美元的客户通知书与该公司同日出具的编号相同、金额却为50万美元的客户通知书存在明显的矛盾,被告单位XXXX公司的相关人员证实从未见过上述客户通知书,被告人吴XX对上述客户通知书的供述也存在反复和矛盾,办案部门及公诉机关未能提供上述客户通知书的原件,致使对上述证据的真伪无法确认,不能排除存在的合理怀疑,不予采信。4.湛江海关作出的湛关计核字(20130006号核定证明书,是具有核定资质的部门依法定程序作出的,应予以采信。5.被告人吴XX作为被告单位XX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该公司进口涉案设备时,在明知货物真实价格及成交方式的情况下,为了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不仅在向检验检疫部门申办备案过程中更改货物名称,低报货物价格、在签订合同过程中低报及瞒报运杂费用,并且指使该公司人员在原始外贸合同的基础上,制作了虚假的外贸合同及补充协议,更改货物名称,以及将价格条款由EXW更改为CIF等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以达到偷逃应缴税款的目的。被告人吴XX在侦查期间稳定供述了被告单位XXXX公司的上述犯罪事实,后虽翻供,但无正当理由及相应证据加以证实,且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能与相关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吴XX主观上具有偷逃税款的犯罪故意,并且实施了相应的客观行为,使被告单位XXXX公司达到了偷逃税款的目的。综上,被告单位XXXX公司的行为符合走私普通货物罪的构成要件,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告人吴XX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本院认为,被告单位XXXX公司、被告人吴XX无视国家法律,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公诉机关认定偷逃应缴税额有误,应予以纠正。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单位XXXXXX制造有限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000000元。

    (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完毕。)

    二、被告人吴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428日起至2022426日止。201217日因本案被羁押的期限已核减。)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代理审判员   

     

    一三年十二月十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附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 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第三十一条 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本法分则和其他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 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以外的货物、物品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走私货物、物品偷逃税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三)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单位犯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的各罪以及走私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分别依照本解释的有关规定处罚。

     单位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以及走私国家限制进口的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的,偷逃应缴税额在二十五万以上不满七十五万元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偷逃应缴税额在七十五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五十万元的,属于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偷逃应缴税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本件仅供个人学习、参考使用,请以实际送达文书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