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司法公开>>《裁判文书》>>裁判刑二庭

    (2013)江中法刑二初字第24号叶XX等人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刑事判决书
    来源:     时间: 2014.01.21  

    PS:本文书仅供个人参考学习使用,请以正式送达文书为准。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江中法刑二初字第24

    公诉机关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叶XX,因本案于20111231被取保候审,201295被刑事拘留,同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XX,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XX,因本案于2011122被取保候审,201295被刑事拘留,同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看守所。

    辩护人赖XX,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XX,因本案于20111129被取保候审,201295被刑事拘留,同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看守所。

    辩护人闫X,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X1,因本案于20111210被取保候审,201295被刑事拘留,同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看守所。

    辩护人颜X,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X2,因本案于20111125被取保候审,201296被刑事拘留,同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X1,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以江检公二诉〔20132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一案,于2013530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甄红艺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及辩护人李XX、赖XX、闫X、颜X、李X1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078月至20091月期间,被告人叶XXXX、郭XX、陈X1、陈X2参与从香港海域购买棕榈油、重油后走私进境销售牟利的活动,其中被告人叶XX参与第一至第六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37698959.97元;被告人陈XX参与上述第二至第六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2992157.24元;被告人郭XX参与上述第二、第四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3442869.77元;被告人陈X1、陈X2涉嫌参与者上述第二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各偷逃税款人民币11256393.99元。

    针对指控的上述犯罪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相关书证、物证、现场照片及辨认照片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以支持其指控。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无视国家法律,结伙走私普通货物,偷逃应缴税款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郭XX、陈X1、陈X2在共同走私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陈XX、郭XX、陈X2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被告人叶XX、陈X1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在庭审时表示认罪,如实供述所犯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叶XX表示认罪,希望法院能减轻对其的处罚。

    被告人叶XX的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叶XX犯罪后自动投案,并且当庭表示认罪,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是自首;2.被告人叶XX在走私犯罪中并非组织者,也没有积极参与,只是出了部分租金,在共同犯罪中起从属、次要作用,是从犯。综上,请求法院对被告人XX减轻处罚。

    被告人陈XX表示认罪,希望法院能减轻对其的处罚。

    被告人XX辩护人辩护提出:1.被告人陈XX只参与了部分走私活动,在犯罪中并非组织者,负责走私货物的运输,在共同犯罪中起从属、次要作用,是从犯;2.被告人陈XX犯罪后自动投案,并且当庭表示认罪,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是自首.综上,请求法院对被告人XX减轻处罚。

    被告人郭XX表示认罪,希望法院能减轻对其的处罚。

    被告人XX辩护人辩护提出:1.被告人郭XX只参与了部分走私活动,在犯罪中并非组织者,只受同案人李X2的指挥干活,在共同犯罪中起从属、次要作用,是从犯;2.被告人郭XX犯罪后自动投案,并且当庭表示认罪,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是自首。综上,请求法院对被告人XX减轻处罚。

    被告人陈X1表示认罪,希望法院能减轻对其的处罚。

    被告人X1辩护人辩护提出:1.被告人陈X1只参与了部分走私活动,在犯罪中并非组织者,只负责联系运油车进行运输,在共同犯罪中起从属、次要作用,是从犯;2.被告人陈X1犯罪后自动投案,并且当庭表示认罪,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是自首。综上,请求法院对被告人X1减轻处罚。

    被告人陈X2表示认罪,希望法院能减轻对其的处罚。

    被告人X2辩护人辩护提出:1.被告人陈X2只参与了部分走私活动,在犯罪中并非组织者,只负责在港口从事记录油表、搬运等工作,在共同犯罪中起从属、次要作用,是从犯;2.被告人陈X2犯罪后自动投案,并且当庭表示认罪,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是自首。综上,请求法院对被告人X2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78月至20091月期间,被告人叶XXXX、郭XX、陈X1、陈X2参与从香港等地海域购买棕榈油、重油后走私进境销售牟利的活动,其中被告人叶XX参与第一至第六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37698959.97元;被告人陈XX参与上述第二至第六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2992157.24元;被告人郭XX参与上述第二、第四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3442869.77元;被告人陈X1、陈X2参与者上述第二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各偷逃税款人民币11256393.99元。六阶段具体如下:

    (一)200711月初,被告人叶XX与方XX、郭X1、李X2、张XX(均已判刑)等人合谋从香港购买棕榈油后走私进境销售,并且商定了具体的出资与分工情况,其中被告人叶XX主要负责提供部分购油资金用以走私,方XX、郭X1以及李XX、张XX等人则分别负责协调海关、边防的关系,组织运油渔船、招聘船员、指挥航行、联系货源、管理资金以及陆上运输及销售等。200711月至20083月底,被告人叶XX与方XX、郭X1、李XX、张XX等人按照既定的密谋方案组织运油渔船从香港海域购买棕榈油后运至广东省中山市XX镇附近、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XX大桥底附近、广东省台山市XX码头等非设关码头卸载,然后再组织油罐车到上述码头接驳棕榈油运至广州市、中山市等地销售。

    经计核,该阶段被告人叶XX与方XX、郭X1、李XX等人参与走私棕榈油7852.22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2693948.19元。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出示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八甲地磅过磅记录、地磅收入收据证实,20071252008227期间,车号记录为假号牌“111”“222”“333”“444”“555”“666”的车辆到八甲地磅过磅的时间、净重等基本情况;20071256日、9日车号记录为XXXX65558786208403022的车辆到八甲地磅过磅的时间、净重等基本情况;上述期间地磅收取过磅费的时间、金额。经证人黄XX、陈X3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过磅记录和收据是康XX带车来过磅和负责支付过磅费的记录。经统计,上述车辆过磅时记录的净重共7845.22吨。

    (2)珠香XXXX”渔船走私棕榈油案案卷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及相关证据材料证实,20071125,黄埔海关在珠海市XX大桥附近水域对李X3驾驶的珠香XXXX”船进行检查,并当场查获船上从香港走私入境的无合法单证的棕榈油7吨,黄埔海关决定没收上述棕榈油7吨并对李X3科处罚款人民币10500元。

    2、现场示意图、照片及辨认笔录

    (1)新会XX大桥桥底码头及斗门八甲地磅站现场示意图及辨认照片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同案人郭X1、康X1、黄X1、周XX、吴XX、李X3、张X1、陈X4、周X1均正确指认了案发现场、作案车辆及船只。周X1还带侦查人员指认了其在上述码头附近路口看水的具体地点;周X1和黄X1还分别带侦查人员指认了在上述码头走私油料时的过磅站点斗门八甲地磅。

    (2)台山市XX码头现场示意图及辨认照片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同案人郭X1、李X2、黄X1、吴XX、李X3、张X1、陈X4、周X1均正确指认了案发现场、作案车辆及船只。周X1还带侦查人员指认了其在上述码头附近路口看水的具体地点;周X1和黄X1还分别带侦查人员指认了在上述码头走私油料时的过磅站点斗门八甲地磅。

    3、鉴定意见

    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偷逃税款送核表、偷逃税款核定说明证实,20071252008227,被告人走私棕榈油合计7845.22吨,偷逃税款计12683465.18元;黄埔海关于20071125在珠海市XX大桥附近水域查获珠香XXXX”船上的7吨棕榈油,偷逃税款10483.01元。

    4、证人证言

    (1)证人黄X2的证言证实,2007713开始,其在台山市XXXX局码头(XX码头,以下简称XX码头)看管码头,同期与其一起看码头的还有其同事黄X3,轮流值班。其向海关提供了一本有2008年期间在XX码头发生的走私卸油日期记录的2008年挂历和便条。其是于200818开始记录的。经统计上述记录,20081月、2月、3月、5月、6月、7月期间,XX码头总共发生晚上船舶来码头卸油给接油的油车活动天数为90天;记录中还记录了极少数来码头接油的油车或者小车的车牌号:粤SXXXX6、粤GXXXX4XXX1XXX2、粤CXXXX8。接油的油罐车最多一晚有8台,接油的时候油罐车是开小灯,每次进2台油罐车从船舶上接油。其在码头搞卫生时发现码头上的油渍是白色的,很像猪油。

    2008313之前的是一个姓陈的男子给其和黄X3开闸的好处费,之后就由周X1给其和黄X3好处费,其总共分到人民币16500元的好处费。

    (2)证人黄X3的证言证实,其于20048月开始到台山XXX码头工作,主要工作是和黄X2看码头。200711月左右就开始有人给其和黄X2好处费让其和黄X2开闸让油罐车进入码头,然后用油罐车从船上接油运走。2007年开始至20087月期间,其和黄X2总共为那伙人开闸100多次,那伙人走私的次数也是100多次。在这期间,其有时打扫码头卫生从码头见到有食用油才知道那伙人是走私食用油。200711月初的时候,一个陈姓男子带着周X1请其和黄X2XX大排档(阳光饭店)吃饭要求其和黄X2开闸让车进码头运货,并说公安、海关等部门他们都搞定了。每次他们来码头走私食用油的时候,都有田头派出所打电话让其和黄X2开闸。一般每次开闸陈姓男子都会当次给好处费,给好处费时小周也基本在场,陈姓男子一直给好处费给到20083月中旬左右,之后陈姓男子就没有来过码头了;接下来的时间至20087月期间则是由小周继续给其和黄X2好处费。到码头接油的油罐车有C”等字开头的车牌号,其自己总共分到人民币21000元的好处费。在上述期间,XX鱼塘码头只有小周、陈姓男子他们一伙人在该码头走私。200711月至20083月中旬,XX码头大概发生走私油活动40多次。

    (3)证人余浩志的证言证实,八甲地磅是其父亲陈X32005年开始经营的。其是20081125退役后才开始接手经营该地磅。在此之前其父亲陈X3雇请过阿青等人帮忙打理该地磅。其可以把八甲地磅200711月至20082月的地磅单提供给海关。

    (4)证人陈X3的证言证实,2005年下半年,其开始经营位于珠海市XX区八甲XXXX大道旁的八甲地磅。2007年地磅开始雇请黄XX等人看地磅、做记录、收钱;晚上地磅一般由黄XX值班看磅。2007年年尾开始,凌晨时分来地磅过磅的油罐车就很多,而且都是同个老板的油罐车;在其于2008116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关押时止,一直都有这样的油罐车在凌晨时分到地磅过磅,都是先过空车,大约两个小时后再过来过重车,过磅费都是由一个50多岁的男子(经辨认,系康XX)一起支付,该男子还要求地磅不要记录车辆车牌号,而是用“111”“222”“333”“444”“555”“666”之类的假号牌代替。该段期间,只有该男子带车来过磅时有这样的要求。

    (5)证人黄XX的证言证实,20074月,其受八甲地磅老板陈X3的雇请在八甲地磅负责过磅收费、记录等工作,同期在地磅一起工作的还有黄X4等人。200710月至20083月期间,八甲地磅的夜间过磅的电脑录入、收费都是由其经办。经其辨认八甲地磅20071112008229的原始记录,其确认上述记录都是其录入的,经其统计该段期间内由一个50多岁的老伯(经其辨认,是康XX)支付过磅费对应的油罐车装的货物净重共7568.39吨,其曾经在过磅时问过康XX油罐车装载什么东西,康XX当时说是食用油,其还听康XX及司机讲过油是从台山某码头装的。当时康XX一般是搭着一辆小车于凌晨1点左右到八甲地磅门口,当天早上7点左右了离开,康XX负责支付该段期间来地磅过磅的油罐车的过磅费,并要求其用诸如“111”“222”“333”等假号牌记录油罐车车牌。20071256日、9日车号记录为XXXX6XXX7XX2XX4XXXX2等的车辆来八甲地磅过磅也是康XX一起带过来的,上述车辆过磅费也是康XX负责支付的。经其统计,上述车辆过磅时记录的净重共276.83吨。其记得2008年春节后一个月左右就没有见到康XX到地磅支付油罐车过磅费了。纸质磅单一式三份去都按康XX的要求给了康XX

    4、被告人供述

    1)同案人方XX的供述,200710月底左右,郭X1和张XX到其公司找其谈一起合作走私棕榈油的事情。由于其当时没有资金于是找到叶XX,叶XX答应一起做。后来其、叶XX、郭X1、张XX、阿奇在郭X1家中商定了合作走私棕榈油的出资、分工等事宜。其等人的分工如下:郭X1负责出船指挥船只和到香港买货并卖货、管理资金、联系车队运输;陈X5在码头负责码头的车船协调、安排人员在码头看水及码头上货的有关事情;叶XX委托其和郭X1合伙做事,其还负责协调有关方面的关系;康X1负责在高速路口看水。200711月底左右至20081月初在新会XX大桥底下码头上货,20081月初至20083月中旬在台山XXXX码头上货。该阶段在岸上接油的有张XX等人。参与该阶段走私的船有郭X1的珠香或者珠桂的XX92XX12XX06船。这个过程合共分了2次利润。一次是春节前在郭X1家中,一共有60万元的利润,叶XX分到20万元,当场给了其2万元。第二次是3月中旬,也是在郭X1家中,这次只有10万元的利润,叶XX分到3万元,给了其5千元。这次分完钱,其就提出散伙不做了。

    2)同案人郭X1的供述证实,200711月左右,其和方XX、张XX、叶XX、陈X5在方XXXX公司商量并确定了合伙走私棕榈油出资、股份分配以及分工等事情,商定的出资、股份分配的情况如下:方XX和叶XX共出资110万元,占50%,其和张XX各占25%的股份(其实际占18%,另7%是陈X5的)。股东有方XX、叶XX、其、张XX等。具体分工如下:方XX负责找码头和处理相关关系及根据环境决定开工与否、开工的时间;其负责出船、联系购买和海上运输棕榈油进境,张XX负责联系油车进行陆上运输和销货;陈X5负责码头工作,安排码头上货、看水、工人拉管、车船协调等;其分几次给了50万元让方XX去搞关系,主要是协调海关、边防执法部门相关人员的关系,保证走私棕榈油不被查获。走私棕榈油的销售货款一般由张XX收齐后由张XX或者他舅舅或者李X2经手交到其处,在该阶段,其看到过李X2帮张XX收过钱。

    走私棕榈油的具体操作流程如下:每次拿货均由方XX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方XX认为可行,其就打电话联系香港油泵询问有无货源及价格等情况,决定合适就派船去运货,船长从其处拿到货款后直接开船到香港XX岛附近的油泵拿货,其向方XX确认了要拿货后就指示船长装货,船长装完货之后其再问方XX返航的航线,之后让船长按照指定航线返航至指定码头卸油。船到码头后,陈X5安排人员准备接油并通知张XX安排车辆接油,并且负责在码头协调。张XX则会负责卖货和在陆上运输。开始时,货款由叶XX保管,要买货时其再向叶XX拿,因为这样操作资金周转慢,两三天后改由其管钱,对数均由方XX代表叶XX出面。走私棕榈油分过2次利润,一次是2008年春节前2天至3天,张XX、方XX、陈X5和其在其家分配,这次总利润约50万元,按股份分配,其和陈X5分得10多万元;第二次是20084月,其和陈X5、方XX等在方XX的公司,利润约5万至6万元,其分得1万元。

    2008年春节过后,我们做了几次后,方XX没有资金,他的搭档叶XX又不愿和我们做,所以就散了伙。

    经其辨认,确认叶XX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3)同案人李X2的供述证实,200711月初一天,方XX、郭X1召集张XX、叶XX、陈X5和其(其是张XX叫过去的)等人,商量走私棕榈油的事情;当时商定方XX、叶XX、郭X1、张XX是大股东和股份分配比例,并确定了分工:方XX负责打点珠海和江门的海关、边防等部门的关系,叶XX负责整个团伙的资金运作;郭X1负责香港组织货源,提供船舶和组织船员运油入境,陈X5负责在码头调度和过驳等事宜。在张XX占有的股份中,其出资30万占张XX所占有股份中的25%;其和张XX负责陆上运输和销售,当时陆上运输环节是纳入走私的整体当中的,没有划分出来。商量后没多久就开始走私了。

    刚开始走私是在中山XX码头上货,负责陆上运输的是张XX4辆油罐车,其派了其二哥李X5和其大哥的儿子李X,张XX派了他的小舅子阿波共三人负责跟车送货。其听张XX说叶XX认为中山XX那里路太窄,容易翻车,所以接着是在XX大桥附近码头、台山XX码头上货。在XX做的时候,资金和帐由郭X1来操作,其他都没有变化;总共运输了约1700吨棕榈油;跟车和负责送货还是其二哥李X5、其侄子李X、张XX的小舅子阿波三人。走私的棕榈油大部分是其卖给了中山XX的陈X6和陈X7XX油店,还有一部分卖给了中山XX的邱XX,小部分卖到了广州番禺的冯XX、珠海的刘X那里。

    经其辨认,确认叶XX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4)同案人张XX的供述证实,200711月,其和郭X1、李XX、叶XX在方XX的公司商量到香港走私棕榈油的事情,当时商定好了股份的分配和分工。其中郭X1负责出船、联系货源及海上运输,占40%股份,方XX和叶XX40%;具体分工如下:方XX负责大点上货码头地点和有关部门的关系,叶XX出资160万元作为第一次到香港购油的货款,其和李XX负责路上运输,占20%,其中其主要负责出接油车,李XX负责联系客户。200711月开始做走私,到了2008年春节前,方XX和郭X1说我的运油数量和记录数量不一致,就不让其参与运输了。期间在新会XX大桥接油的车辆除了其组织的外,还有叶XX安排的车队车辆。

    5)同案人黄X1的供述证实,200711月底至2008年清明节前几天期间,其按照郭X1的安排到新会XX大桥底下码头、XX码头等地参与走私棕榈油活动,这个期间是方XX、郭X1、叶XX几个人合伙做走私,方XX和叶XX各占三成股份,郭X1占四成股份。200712月中旬开始,郭X1先后通过其他人找到中山的陈X1和顺德大良的光头来拉棕榈油,2008年三月底的时候,李XX叫了郭XX在码头附近附近调度接油的车辆以及联系茂名的油车来接油。

    经其辨认,确认叶XX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6)同案人康X1的供述证实,2007年底走私是和方XX、郭X1、叶XX等人走私的,一直做到20083月份。叶XX负责出钱,其跟着叶XX工作,每个月有3000元至3500元,账是叶XX和郭X1他们管的。其主要负责中山XX码头帮忙替走私棕榈油的活动望风及打杂工等。运油的车辆我见到有张XX的车和中山陈X1的车。

    经其辨认,确认叶XX就是参与上述走私活动的人员。

    (二)20085月初,被告人叶XX与方XX、李XX等人商定从香港海域购买棕榈油后走私进境销售牟利,并且商定了具体的出资与分工情况,其中被告人叶XX主要负责提供部分购油资金用以走私以及管理资金运作,方XX与李XX则分别负责协调海关、边防关系与陆上运输等。

    20085月初至同年7月,被告人叶XX与方XX、李XX等人按约定的分工,组织流动渔船从香港大量购买棕榈油后运至台山XX码头卸油,然后再组织油罐车过驳棕榈油运至广州、中山、湛江、茂名等地销售。在该阶段的走私犯罪活动中,被告人陈XX、陈X1负责雇请油罐车运输走私棕榈油;被告人郭XX则受李XX指使雇请油罐车运输走私棕榈油和望风;被告人陈X2则受他人指使在码头调度指挥卸油,查看油表并记录帐目。期间,被告人陈X1委托被告人陈XX雇请的GXXXX7”油罐车运载的50.74吨走私棕榈油于2008629被缉私人员在运输途中当场查获。

    经计核,自20085月初至7月,被告人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与方XX、李XX等人参与走私棕榈油共5439.36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1256393.99元。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出示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证人黄X5、黄X6的记录本、车队相关报销凭证证实,黄X5、黄X6记录的2008513至同年710期间黄X5车队部分运输车辆运输业务情况(包括车辆号牌、起始地、数量、运费等);该书证印证黄X5、黄X6关于受雇于李X2、郭XX雇请到涉案码头运输棕榈油的经过、起始地及数量等情况的证言。经黄X5、黄X6辨认,均确认上述记录就是其经营的车队受雇于李X2、郭XX到台山XX码头运输棕榈油的记录。经统计,上述记录的运输的数量为3048.23吨。

    2XX地磅站地磅单证实,2008520至同年620期间车牌尾数为3216702817的车辆到XX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钟XX辨认,其确认上述地磅单是其派其车队车辆帮陈XX运棕榈油到南海客户时的过磅单。经统计,上述地磅单记录的净重共289.96吨。

    3)东莞市XX第二加油站地磅单证实,2008615至同月29日车牌尾数为02527321670719302817XXXX7的车辆到东莞市XX第二加油站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钟XX辨认,其确认上述地磅单是其派其车队车辆帮陈XX运棕榈油到东莞XX客户时的过磅单。经统计,上述磅单记录的净重共为533.5吨。

    4)同案人周X1家中提取的便条纸证实,经周X1辨认,确认是老鬼记录的让其转交财会人员的记录纸,内容是关于走私棕榈油的时间、数量等。经统计,200851415日、16日、17日记录的走私棕榈油数量共为1455吨。

    5)证人郑X、王XX、梁XX等提供的书证证实,20085月至20087月期间从该走私集团购买的走私棕榈油的数量。

    6)证人王X提供的书证证实,部分与走私有关的人员、款项往来情况。

    7)其他案件的判决书及相关案件材料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江中法刑二初字第31号刑事判决书及该案的相关证据材料证实,2008710,张X2、梁X1、陈X8、林XX驾驶汕尾XXXX”船到香港走私棕榈油入境,次日在台山市XXXX头附近海面被江门海关缉私局查获并当场扣押了无合法单证的进口棕榈油37.63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上述走私棕榈油共偷逃税款人民币76807.53元。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江中法刑二初字第13号刑事判决书、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粤高法刑二终字第164号之一、之二刑事裁定书证实,2008512至同年711期间,黄X7、张X3、黄X8等人驾驶惠港XXXX”船到香港XX岛海域接驳棕榈油后走私入境到台山市XXX码头卸载,共走私23次,走私棕榈油1610吨,共偷逃税款人民币3347688.60元;其中,2008711,江门海关查扣了惠港XXXX”船船上无合法证明的棕榈油24.3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税款人民币49599.34元。

    查扣陈X9驾驶的车辆(号牌为:赣GXXXX7)相关书证证实,该车从XX码头接运的无合法证明的棕榈油50.74吨,包括从陈XX家搜获的记账登记表以及磅单、过磅收据、路桥费收据、购买电话卡收据,该部分材料印证了在20085月至7月方XX、叶XX等走私棕榈油的事实。

    相关的立案决定书、受案登记表、化验鉴定书、税款核定证明书、先行变卖决定书、扣单和物品处理清单、码头辨认笔录、陈X1提供的提货单、从林X1处缴获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食品卫生许可证、发票等证实, 2008629,核定偷逃税款是125794.1元。

    2、现场示意图、照片及辨认笔录

    1)台山XX码头现场照片证实,该码头及周围相关情况,同案人郭X1、李XX、黄X1、吴XX、李X3、张X1、陈X4、周X1均指认了相关现场。

    2)证人陈X9照片辨认,确认卸货地点东莞市XXXX粮油店。

    3、鉴定意见

    偷逃关税核定证明书及偷逃税款送核表、核定说明证实,本阶段走私棕榈油共计5439.36吨,偷逃税款共计11256393.99元,具体包括:(1)黄X5车队运输的3048.23吨、钟XX车队运输的823.46吨、周X1记录走私的1455吨,合计偷逃税款11004193.02元;(2)钟XX车队赣GXXXX7车于2008629被查扣的50.74吨走私棕榈油,偷逃税款125794.10元;③“汕尾XXXX”船走私的37.63吨棕榈油,偷逃税款76807.53元;④“惠港XXXX”船走私的24.3吨走私棕榈油,偷逃税款49599.34元。

    4、证人证言

    1)证人黄X2、黄X3的证言证实,其二人在台山XX码头值班看管码头期间,在200712月开始至20087月为一伙人接驳走私油开闸放行,从中收取好处费。而在此期间,有多辆油罐车和小车到码头接油。其中黄X2记录的在XX码头发生的走私油活动的具体日期为:2008526日、51316日、51922日、61316日,61828日、7810日。

    2)证人黄X5的证言证实,20084月,李X2和郭XX到茂名雇请其车队车辆从珠海运棕榈油往湛江,并谈好了价格是130元每吨(后来油价涨后涨到150元每吨)。过了几天,郭XX就电话联系其派车到珠海台山交界的地方运棕榈油,于是其就派司机开车按照郭XX的安排去运输棕榈油;其听车队司机回来后说过是去台山码头运的棕榈油;其经营的车队一直帮李X2、郭XX运输棕榈油运到200810月。每次去运油前,郭XX都事先打电话告诉其所需要的车辆的数量。在帮李X2、郭XX运棕榈油期间,最多的是从台山XX出口附近几公里的地方运到湛江,还有就是运至番禺、茂名水东、珠海李X2油店等地点。上述运油活动其都有在其笔记本上登记,其登记的内容是司机告诉其并跟郭XX对过数的。其二哥黄X6负责记账。其车队的车从来没有从李X2油库里运油。

    EXXXX5是其和其二哥黄X6合伙购买的。湘GXXXX8和赣DXXXX5是其和曾XX合伙购买的。其经营的车队帮李X2、郭XX到珠海XX湾、台山码头运输过棕榈油的车辆有湘GXXXX8(湘MXXX7挂)和湘EXXXX5(湘MXXX9挂)、赣DXXXX5(挂车车牌不记得)、湘EXXXX9(挂车车牌不记得)。

    3)证实黄X6的证言证实,其证言印证黄X5证言中关于黄X5经营的车队的车辆情况、帮李X2、郭XX运输棕榈油、重油等情况。其中其确认其有记录运输期间湘GXXXX8和湘EXXXX5的运输数量、运费、运输路线、支出等情况。20084月至10月期间驾驶湘GXXXX8、湘EXXXX5去运油的司机有李X6、李X7、卢XX、谭XX

    4)证人钟XX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从1993年开始经营车队,其车队的拖头车有:湘EAXXX7、赣GXXXX7、鄂JXXXX7、粤AXXXX1、湘EXXXX3、赣GXXXX7、鄂JXXXX2、鄂J0XXX7、赣G3XXX7、湘EAXXX0、粤A8XXX1等;油车有湘E0XXX2等;挂车有:赣G2XXX挂、赣G0XXX挂、鄂J0XXX挂、鄂JXXX3挂、赣G2XX7挂、鄂J02XX挂、赣G06XX挂、湘E0XXX挂、赣G1XXX挂、赣GXXX9挂等。200856月,陈XX雇请其车队到台山XX运输棕榈油到东莞XX、中山XX、佛山大沥等地,当时的司机是陈X9、张X4、潘XX等人;一直运到2008629GXXXX7被海关抓获时结束。

    经其辨认,确认陈XX就是多次到其车队雇车从江门市运油到东莞市的男子。

    5)证人钟X1的证言证实,其是钟XX车队的司机,证实当时钟XX给了一个叫陈XX的人的电话给其。

    6)证人李X6、谭XX、李X7、卢XX的证言证实,其四人曾受黄X5安排驾车至台山市运油。

    7)证人关XX的证言证实,XX地磅是于2004年成立的。200823月份至同年67月份的时候,有运输棕榈油的车辆到XX地磅过磅,其可以向海关提供200711月至20092月期间XX地磅的地磅存根。

    8)证人张X5的证言证实,其是东莞市XXXX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员工,XX公司的第二加油站有个地磅有对外营业,有车辆来地磅过磅,公司都会核实车牌号后根据过磅数量打印称重单交给顾客和留存。其可以向海关提供200711月至200921的地磅数据资料和称重单的原始记录。

    9)证人郑X、王XX、梁XX、邱XX的证言证实,其中郑X、王XX是湛江市XX区虹海粮油商行的经营者,20084月底或者5月初的时候,一个讲雷州话的自称杨X的男子通过电话以市场价格或者低于市场价格几十元一吨的价格但免费送货上门的条件向其推销棕榈油,其当时叫该男子先派车送货其验货后觉得质量可以就买。接着过了几天,杨X就开始派车送棕榈油到其经营的粮油商行,其一般是收货后用现金支付油款给跟车人,但有时也会通过银行转账支付油款;杨X送棕榈油的车辆号牌尾数包括“11708”“72295”“70625”,都是江西牌或者湖南牌的大型油罐车,一般送油的有2个司机和一个跟车的人。其和杨X的棕榈油买卖一直持续到20089月,其总共向杨X大概买了2000吨左右的棕榈油。

    XX则是茂名市XXXX粮油经营部的经营者,200862728日其经营的茂名市XXXX粮油经营部向一个说广州话的男子以低于市场价格几十元一吨的价格购买2车棕榈油,都是用挂车尾号为0387的车辆送到其经营部的,净重分别为71290kg69960kg。该男子主动向其推销时说湛江的郑X也向其买棕榈油。

    10)证实林X1的证言证实,2008629,赣CXXXX7油罐车被侦查人员查获,其是陈XX叫其上该油罐车的,目的是防止司机私自放油,同时负责联系卸油。该油罐车装的是棕榈油,大约40多吨,是从台山市海边装车送往东莞市。其知道这些棕榈油是不合法的。

    经其辨认,确认陈XX就是叫其上该油罐车的男子。

    11)证人陈X9的证言证实,其是赣CXXXX7的驾驶员,于2008629下午5时许,其受老板钟XX安排来台山运油,当晚9时许自己来到台山,然后装了油之后就准备运到东莞市XX镇交货。期间阿荣上车跟车。当车行至XX站高速路口时被查获。之前在626也运过一次油。

    5、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叶XX的供述证实,20084月份,其通过陈X10认识了方XX,在4月份的某一天,其与方XX、郭X1、李XX几个人商谈做走私棕榈油,确定由其出资500万元,方XX负责搞关系和安排船只装油及安排卸油地点,郭X1就负责出船和船员,李XX负责销售,李XX和郭X1占一半股份,陈X10代表其和方XX42%股份,其占8%股份。其分批给方XX现金500万元,但这500万元中有300万元是方XX和陈X10私人挪用了,并安排公司肖楚华和方XX公司的会计以及周X1对数。后面做了一段时间,郭X1退出,一名杨姓老板加入,就变了和陈X2对数,陈X2是陈老板的人,负责记数,然后报给周X1或者肖楚华。这个期间码头就是陈X2负责搬运调度,接油的有陈XX、陈X1及一些李XX安排的的人。陈XX、陈X1各自租车接油,陈XX主要租用广州市钟XX的车辆,陈X1租用的是珠海XX公司的车辆。他们接油基本上都是与陈X2联系,也是陈X2负责给他们结算。

    经其辨认,确认陈XX、陈X1、陈X2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2)被告人陈XX的供述证实,其是在2008年开始走私棕榈油。20085月份,陈X10和方XX、叶XX一起在台山市XX码头走私棕榈油。方XX负责打通关系,分干股,叶XX和方X1一起干,陈X10出资100多万元。棕榈油的货源是XX县老板从香港搞的。陈X10找其负责联系油罐车来拉棕榈油,每吨其能从中赚取一点运费,其当时联系的是钟XX的车队。其听说方XX他们合伙走私棕榈油是方XX牵的线,XX县那边的老板出船和找货源,陈X10出钱。当时从香港棕榈油的价格是7千元至8千元块每吨。其和陈X10负责的油都拉到了东莞市XX镇那里卖食用油的地方,运费是100元每吨,要给钟XX车队95元,其每吨赚5元。叶XX有时找陈X1拉油,陈X1有一台20多吨的油罐车,可以拉棕榈油。

    3)被告人郭XX的供述证实,20084月份,李XX打电话叫其在茂名市找车运棕榈油,后来其和他去到那找到一名叫黄X5的人可以运油,李XX和黄X5就谈好以每吨130元的价格从台山市运到茂名市或湛江市,后来价格升到每吨150元,谈好后李XX就叫其帮他打工,就是他们做走私棕榈油的时候其负责望风,并联系黄X5的车来拉油,每个月李XX给其3000元。在20084月底5月初的时候,其按照李XX的安排去台山XX高速收费站附近望风,主要看公安、边防、海关的车或人就打电话给他,后来李XX也安排其去台山XX的隧道那里望风,有时也叫其去XX码头那里看黄X5安排的车辆所装的棕榈油的数量,代表李XX和陈X2对数,另外还负责联系黄X5的车辆来装有的事宜,同时按照李XX的安排交代黄X5的车送交哪些客户,这样一直做到20087月份,被海关查处了就停了。这期间一共走私了多少棕榈油其不清楚。参与走私棕榈油的有方XX、李XX、郭X1、陈X2、陈X1等人,其中方XX、李XX是老板,码头搬运是陈X2负责。陈X1负责接油。

    经其辨认,确认叶XX、陈X1、陈X2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4)被告人陈X1的供述证实,20086月初,方XX致电其,说有一批棕榈油的价格很低,其当时知道方XX的油是走私回来的,但是方XX说很安全,于是其就答应来运油。其在珠海市租了一部十多吨的油罐车,具体与陈X2联系,在陈X2的带路下,其坐在油罐车上去到中山市一个码头,按照陈X2的安排在海边码头接了一车棕榈油,大概14多吨。自己押着货回到中山市XX后卖给了粮油铺,其只拉了1次至2次棕榈油。其在庭审阶段表示认罪,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

    5)被告人陈X2的供述证实,其在20085月至7月参与了走私活动,当时其是跟香港的峰哥打工的,当时峰哥叫其去台山市XX码头帮忙,其负责在码头看油表,就是每天码头从船上到车的数量,其负责记录一下油表的计量,其记录后就把数量写一张纸条给周X1。其每个月底薪是2000元,晚上开工补助是每晚100元。陈X2对走私期间所记录的便条作了指认。

    6)同案人方XX的供述证实,20085月中旬期间,其和郭X1拆伙一段时间后,其便和XX的陈老板、蔡老板、叶XX等人一起在台山XXXX局码头继续走私棕榈油。陈老板、蔡老板和香港老板出资150万元,占60%65%的股份,叶XX出资100万,占35%40%的股份,其不用出资,但陈老板、蔡老板按5%的利润抽成给其公司。分工如下:香港老板负责买货,蔡老板负责船的调度,陈老板负责联系买家,陈老板的马仔陈X2负责码头的总协调;其公司安排康X1在高速路口(新台高速)看水,康X2负责出码头后入高速路口前的路段看水,周X1负责码头的看水,同时还负责拿钱给在码头的四航局码头工人协调他们开闸。该阶段岸上接油的有李X2、陈X1、陈XX、叶XX等人。20087月初,香港老板、蔡老板、陈老板的分工和上阶段差不多;欧X主要协调江门关系;其代表叶XX出面协助船长航行安全。200879左右继续走私至同月11日被抓。

    7)同案人李X2的供述证实,20084月底至5月初,方XX和叶XX两人占海上走私股份的45%,郭X1和陈X555%,方XX负责搞关系,叶XX出了150万资金并管账。陆路接油卖油运输有其和陈X120085月初,其就开始在台山XX码头进行棕榈油走私,当时其负责陆路接油卖油运输,就叫了郭XX过来帮忙,主要帮忙望风和联系黄X5车队的车辆以及在卸油码头安排接油车辆,其给郭XX10%股份,每个月再另外给他3000元工资。陈X1找哪里的车辆来接油其不清楚。后来郭X1和陈X5退出,接着方XX拉了XX的陈老板、蔡老板入伙,在方XX的公司商议棕榈油走私的事实。陈老板、蔡老板顶替郭X1负责出船和船员,以及联系货源和海上运输,陈X2开始顶替陈X5管理卸油码头以及负责管账,其他人分工不变。这期间接油的有其请的黄X5的车队以及陈X1请的车及XX陈老板请的车。

    经其辨认,确认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8)同案人周X1的供述证实,其主要是按照方XX的安排做事,主要在码头附近望风和向码头的陈X2要码头运入、运出走私棕榈油的数量,然后报给叶XX公司的财务阿华。叶XX是跟着方XX的,方XX做的事情他都有份参与,还有郭XX是和李XX是一起参与这段时间的走私棕榈油的,负责在码头安排车辆上码头接走私油,而老鬼是陈老板、蔡老板安排在码头负责看油量、调度搬运的。陈X1自己有2辆油车,但他有没有参与走私其不清楚。

    经其辨认,确认叶XX、陈X2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9)同案人黄X1的供述证实,这个期间的分工和200711月至20083月期间的人员分工是一样的,但郭X1参与了几天就因为利润问题退出了,自己和陈X5是跟着郭X1的,也就跟着退出了,但其他人员继续做,听说方XX和叶XX找了XX的陈老板顶替郭X1继续进行走私。其知道的股东有叶XX、方XXXX的陈老板、蔡老板,陈X2负责的码头调度、搬运。

    经其辨认,确认叶XX、郭XX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10)同案人康X1的供述证实,20084月份至5月份,方XX、叶XX、郭X1、陈XX在台山XX走私棕榈油,是和XX那边的老板一起做的。

    经其辨认,确认叶XX、郭XX就是参与走私活动的人员。

    11)同案人欧X的供述证实,方XX这方占4成利润,叶XX是和方XX一起的,而且听说钱是叶XX出的。陈老板、蔡老板安排陈X2这码头看着

    (三)20078月,被告人叶XX、陈XX与方XX等人密谋商定到香港海域购买重油后走私入境销售牟利。此后,被告人叶XX、陈XX与方XX等人利用购买或租用的船只从香港海域购买重油后偷运到珠海市XX码头及被告人陈XX租用的珠海市XXXX机场码头进行卸载,之后由被告人陈XX等人负责联系买家和雇请运输车辆将上述重油运至广州、东莞、深圳、惠州等地销售。

    经计核,20078月至20084月,被告人叶XX、陈XX与方XX等人参与走私重油共6283.76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651801.51元。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出示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XX供销社地磅地磅单证实,2008129至同年325期间,车牌尾数为51471097970749108145等的车辆到XX供销社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刘XX、陈X11分别辨认上述磅单,均确认上述地磅单就是2008XX公司受顾客的委托到XX机场和斗门XX码头运输重油,后送到客户的过磅单。经统计,上述地磅单记录的净重共201.2吨。2008222同年49期间,车牌尾数为321670712202632071930281702527等的车辆到XX供销社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钟XX、邹XX、严XX分别辨认上述地磅单,均确认上述磅单就是钟XX车队车辆过磅的磅单,钟XX还确认上述磅单是其于同期按照陈XX的要求安排车队司机、车辆到珠海XX机场码头运输重油到东莞等地的过磅记录。经统计,上述磅单记录的净重共692.99吨。

    2XX地磅站地磅单证实,200791620071112期间,车牌号码为赣GXXXX7、鄂JXXXX2、湘E0XXX2、赣G3XXX7、湘EXXXX3、湘EAXXX7、鄂JXXXX7等的车辆到XX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钟XX辨认上述地磅单,其确认上述磅单就是2007年下半年帮陈XX运输重油的过磅单。经统计,上述磅单记录的净重共689.07吨。

    3)斗门XX地磅记录证实,200712202008126期间,车牌尾数为07347979751471等的车辆到斗门XX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刘XX、陈X11分别辨认上述记录,均确认上述记录是XX公司车辆去帮康X3运输重油时过磅的记录。经统计,上述记录的净重共239.57吨。2008116至同年46期间,车牌尾数为0719311300252702632071220667319770390等的车辆到斗门XX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钟XX、邹XX分别辨认上述记录,均确认上述记录就是XX车队的司机和车辆到斗门运输重油时到斗门XX磅站过磅的记录,钟XX还确认上述记录是其车队受陈生(经辨认,系陈XX,下同)的雇请到斗门XX码头运输重油到东莞等地的记录。经统计,上述记录的净重共2840.56吨。

    4XX公司运输记录、收款收据证实,XX公司记录的于20084月帮客户康生运输油料的具体情况(包括起运地、目的地、当班司机、运费等)及XX公司收取部分运费的情况。经证人刘XX辨认后,其确认上述记录就是20084XX公司运输记录表中表明客户为康生(即康X3)的燃料油运输记录。经被告人康X1辨认,其确认上述记录就是XX公司运输其参与走私的部分重油记录,是康X3联系XX公司的油车的。经统计,上述记录的重量共为1620.37吨。

    5XX机场码头船只记录表证实,缆机XXX”船于20078—12月、20081—4月到XX机场码头加水、用电和粤珠海油XXX9”船于2008414XX机场码头加水等情况。该记录表经证人温XX确认。

    6)租赁合同证实,陈XXXXX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名义与珠海XXXX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承租码头及油罐的事实。该合同经陈XX确认。

    7)租船合同、解除合同复印件证实,200831,周X1与郑XX签订合同租赁郑XX粤珠海油XXX9”船,200868,双方解除了该船的租赁合同。

    8)记录纸证实,周X1记录的相关内容;该书证印证周X1关于其于20084月期间按照被告人方XX的安排顶替被告人康X1夜间值班的证言。

    9)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等书证证实,粤珠海油XXX8”船的登记所有人是珠海市XX船务有限公司;粤珠海油XXX6”船的登记所有人是康X4

    2、现场示意图、照片

    1XX机场码头现场示意图和地磅站现场相片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经陈X11辨认,其确认上述地点就是2007年至2009年期间,其按照XX公司刘XX的安排开车到XX装运重油的地点。经邹XX、严XX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地点就是于2008年至2009年受钟XX指派到XX帮人装运重油的地点。陈X11、邹XX、严XX均分别指认XX供销社地磅就是到XX机场码头运重油的过磅地点。

    2)斗门XX码头现场示意图和地磅站现场相片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经陈X11辨认,其确认上述地点就是2007年至2009年期间,其按照XX公司刘XX的安排开车到斗门装运重油的地点。经邹XX、严XX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地点就是于2008年至2009年受钟XX指派到斗门帮人装运重油的地点。陈X11、邹XX、严XX均分别指认斗门XX地磅就是到斗门XX码头运重油的过磅地点。

    3)康X1的辨认笔录证实,康X1带侦查人员正确指认了其参与走私活动所涉及的卸油码头地点,包括:XX机场码头、斗门XX码头。其还带侦查人员正确指认了斗门XX地磅。

    3、鉴定意见

    偷逃关税核定证明书及偷逃税款送核表、核定说明证实,上述被告人20079月至20084月走私重油共6283.76吨,偷逃税款共计4651801.51元。

    4、证人证言

    1)证人刘XX的证言证实,XX公司的老板是陈X12、办公室主任是辛XX、会计是肖XXXX公司的司机有:陈X11、廖XX等人;其是公司车队队长,负责公司车辆的运输调度。200710月左右其开始负责调度公司车辆拉油。20084月,XX公司老板陈X12叫其跟康X3联系运输重油的具体事宜。接着,其就按照康X3的要求安排司机开公司的车或者挂靠公司的车辆去帮康X3运输重油。具体运输重油的事项都是当班司机电话联系康X3跟进,运完后司机回来把运输的重量、起始地、支出等情况告诉其并报账。经其辨认XX公司《珠海XX运输记录表(20084月)》是公司会计肖XX根据其提供的资料(当班司机向其提供的)制作的,经统计共运输了1620.37吨重油。经其辨认XX供销社地磅单、斗门XX地磅单等书证,其确认均是其按照陈X12指示安排XX公司车辆去帮康X3运输重油时过磅的磅单。

    2)证人陈X11的证言证实,20084月其和其他司机按照XX公司车队队长刘XX的安排驾驶车辆到珠海斗门XX码头、XX机场码头等地装载重油过磅(斗门XX地磅、XX供销社地磅)后运输到康生指定的东莞、惠州、佛山等地客户那里。

    3)证人钟XX的证言证实,20081月至3月期间,其受陈XX的雇请调派司机和车辆到斗门运输重油,具体到到珠海市斗门装重油然后运去东莞市,合计是2840.56吨。运费是陈XX到车队直接交给其的,大约几十万元。经辨认,其确认珠海XX地磅过磅单,过磅单中有其车队的车辆到该地磅过磅的。这些货物也是陈XX雇请自己车队运输的。是从珠海市XX机场油库运到东莞市一带,合计6117.88吨。小榄衡力地磅过磅单18张,是其帮陈XX运输油料到中山XX客户时过磅的,时间为07年的14张单是运输重油的,共计689.07吨。严XX、邹XX也对此作了指证

    4)证人严XX的证言证实,2007年开始其在钟XX车队开车,主要开鄂J0XXX7拖头车,也开过赣G3XXX7、湘EAXXX7等车到珠海XX机场码头、斗门XX码头等地运输重油,同期去运输重油的车队车辆还有湘E0XXX2、赣GXXXX7、湘EXXXX3、湘EAXXX7、鄂JXXXX2等车。经其辨认XX供销社地磅磅单,确认相关磅单是他和其他车队司机驾车到XX机场码头运输重油时的过磅单,经统计共运油6117.88吨。经辨认斗门XX地磅磅单,其确认相关磅单是他和其他车队司机驾车到斗门XX码头运输重油时的过磅单,经统计共运油2840.56吨。

    5)证人邹XX的证言证实,其从2005年开始在钟XX车队开车运油,主要开湘E0XXX2车,有时也开其他车辆。200712月至20091月,其按钟XX的指派驾驶湘E0XXX2车到XX码头XX3号油趸装重油后到附近的XX地磅过磅,到XX机场码头装重油后到附近的XX供销社地磅过磅。其听钟XX说过重油是陈XX的,钟XX还把陈XX的电话号码给其用于联系运油具体事项。经其辨认斗门XX地磅站磅单,确认相关磅单是钟XX安排他和其他司机驾车到XX码头运油时的过磅单,经统计共运油2840.56吨。经其辨认XX供销社地磅站磅单,确认相关磅单是钟XX安排他和其他司机驾车到XX机场码头运油时的过磅单,经统计共运油6117.88吨。

    6)证人温XX的证言证实,其于2004年开始至20093月期间一直在珠海市XXXX公司做保安,码头有650立方米的油罐。2007年年初至20091月均有人租用该码头利用码头和油趸船卸重油;其中2007年是一个叫陈生租的,2008年至20091月则是另外一个陈生租的。2008年上半年开始陈XX就开始利用该码头卸重油;一般都是装运重油的船利用其工作的公司的油站和油管将油过驳给接油的油车(湘或者赣字头的拖头车),但也有通过油管直接驳到油车上的,如果油装不完,也会先将油抽到油罐贮存后第二天再将油运走。经其辨认公司《入库登记本》中榄机XXX”船到公司码头的用电、用水记录,其确认20078月至20084月期间榄机XXX”船有装运重油到公司码头卸油。2007年至2009年码头负责卸油的工人均是阿雄和阿生他们一伙人。

    7)证人谭X1的证言证实,其于1996年开始至20093月一直担任珠海市XXXX公司保安队长。公司机场码头的安全工作是由其公司的温XX和黄X9具体负责。2007年开始,先后有2个潮汕口音的陈生租用其公司机场码头用于卸重油;其中2008年是第二个陈生陈XX到公司签订租赁机场码头的协议的。机场码头的值班保安会填写《入库登记本》登记来码头卸油的船只的情况,但同期来码头接油的车辆情况就没有登记,之所以没登记时因为陈生交代不要登记。其也见过阿雄、阿生在码头帮忙卸油,他们是住在码头外围的简易工棚。2007年租用码头的第一个陈生则在2007年年头就开始到码头卸重油,每月大概有5-6航次,每航次大概300吨,2007年大概有6个月在卸油。

    8)证人王X1的证言证实,其于2003年开始至20093月一直在珠海市XXXX公司担任油库主任,谭X1是其公司保安主管,温XX和黄X9是其公司码头保安。200712月底,一个叫陈XX的人向其公司租赁了码头和码头650立方的油罐的协议用于卸重油(即180号燃料油),当时陈XX是以珠海市希XXX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与其公司签订的合同,合同的生效日期是200812。其公司可以向海关提供油库码头入库登记本。2007年则是一个叫陈XX的人向其公司租赁码头一年用于卸重油的。陈XX20071月开始卸油,一直卸到同年8月、9月止。

    9)证人秦XX的证言证实,20082月开始其在珠海市XX机场码头油库门口附近的临时简陋房居住,其隔壁房间住着几个潮汕口音的人,其中一个叫阿雄;该伙人是做油生意的,他们是用船将油运到机场油库码头卸下来后用油罐车拉走的,拉油的油车一般有3-4台。他们几乎每个月都有开工,每月都有十几天在做油。

    10)证人俞XX的证言证实,其是珠海市XX船务公司业务员。挂靠XX公司的船只有粤珠海油XXX9”船、粤珠海油XXX6”船、粤珠海油XXX3”船等。粤珠海油XXX8”船是20086月或者7月从中山XX船务有限公司购买过来的,该船原来的船号为榄机XXX”,买回来后XX公司就开始办理变更手续。XX3号油趸也曾经挂靠到XX公司,该船船主原是珠海XX石油公司。粤珠海油XXX9”船是珠海XXX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该公司老板叫郑XX,该船是2007年年底的时候挂靠到XX公司的,该船载重量是290吨,可以运输重油和柴油。其知道该船XXX公司曾经租赁给别人使用,但具体情况其不清楚。

    11)证人何XX的证言证实,其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XX分公司(以下简称XXXX公司)的工作人员,平时负责船务工作和办理船只的挂靠工作。20076月,刘X1带着陈XXXXXX公司说他已将中粤油XX”船卖给陈XX并要求该船以后由陈XX挂靠XXXX公司;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应陈XX的要求做中粤油XX”船的船主,并出面与刘X1签订了该船的转让合同,由于该船的实际所有人是陈XX,于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又与陈XX签订了代管合同;之后不久XXXX公司就给陈XX办理相关手续和该船船名由中粤油XX”船变更为榄机XXX”船的手续。20088月,陈XX又将该船转卖给了珠海XX船务有限公司的俞XX,因为该船登记船主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故转让合同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与珠海XX船务有限公司签订的。其可以提供榄机XXX”船的资料和陈XX的资料给海关。

    12)证人郑XX的证言证实,其是珠海市XXX石化有限公司的股东,其自己于2007年购买了粤珠海油XXX9”船后就将该船挂靠于珠海市XX船务有限公司,20083月至同年6月期间,其曾经将船租给一个叫周X1的人,当时是周X1与其签订的合同,与周X1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谢XX的人。其听周X1说租该船是用于运输重油的。

    5、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陈XX的供述证实,2007年中的时候,陈X10叫其帮忙买了一条船,其花了20多万从中山市XXXX公司买了一条中粤油XX”船,钱是陈X10给的。之后其又为该船办理了挂靠和变更船名的手续,将船变更为榄机XXX”船,搞好后该船就交给陈X10使用,后来这条船又变更为粤珠海油XXX8”船。在2008年的时候,该船又卖给了珠海市XX船务公司,手续也是其办理的。另外在2008年初,陈X10叫其去珠海XXXX公司办理租赁码头油管的手续,其去办理了相关的手续。这期间,陈X10、方XX、叶XX他们在珠海XX港、XX机场码头做重油走私,陈X10要其负责运输,也即是请油车拉重油后送给客户。这期间,方XX、叶XX、陈X10三人有股份,但具体每个人有多少股份不清楚,具体分工也不清楚。其接油时主要跟康X1联系,康负责管理码头、记账,参与走私的还有康X3(小康)、阿彬、小谢等。其请广州钟XX车队的车辆来接重油的,接油后都是根据陈X10的安排运去陈X10在东莞市XX的油库或东莞市XXX的一个叫陈X13的客户那里。销售的油款是陈X10收的,给哪个客户也是陈X10自己联系,其找陈X10收取运费,一般是按80元至90元每吨的价格收取,然后再按照70元至80元每吨的价格向钟XX车队支付运费。这些走私的重油是在XX供销社、斗门XX的地磅过磅。

    2)同案人康X1的供述证实,其于2007年年底至20084月期间参与方XX等人合伙从香港走私重油到珠海的活动,其负责所有运油船只的海上航行安排,具体是由方XX安排好上货码头和上货时间后其就通知相应的船只。整个团伙走私的经过如下:20079月、10月开始至2008年春节前,其参与了方XX、叶XX、邱X1合伙在珠海斗门XX码头的走私重油活动,当时其是按照方XX的安排一般在夜里在珠海家里通过电话按照方XX提供的信息指示走私重油船只从香港返航的航向;其知道方XX当时负责协调珠海方面的关系和出粤珠海油XXX6”船走私重油,叶XX负责管理资金,邱X1负责联系香港货源、雇佣船员和销售重油。另外参与走私的人员还有小康(康X3)、阿彬、小谢、老康(康X5);其中康X3负责卸油和联系运油车辆,阿彬负责码头车辆进出,小谢负责管理船员和保管船只,卸油时码头由康X3负责安排车辆进出及安装油管。同期走私重油的船只还有租用的珠海油XXX9”船、珠石油XX8”船等,平时走私用的船只停泊在XX沙场码头,就是XX3号油趸(向XX船务公司租的)停靠的位置。其曾经听康X3说过运走私的重油的车辆是在XX码头附近的一个废品回收公司那里过磅。邱X1退出后,2008年春节后至20084月期间陈XX加入方XX、叶XX走私团伙合伙走私重油到珠海XX港、XX机场码头,参与走私的人员还有:其、康X3、康X5、阿彬、小谢、八号等人。方XX负责协调外部关系,叶XX出资并提供运油船,邱X1出资并聘请船员,陈XX负责销售及提供运油船只,叶XX还负责重油的订货及团伙资金管理,其负责运油船只的航行安排,康X3和阿彬负责联系运油车辆,小谢负责管理船员和船只。该阶段运油船有方XX、叶XX提供的粤珠海油XXX6”船,陈XX提供的粤珠海油XXX8”船。该阶段重油的陆上运输和销售主要由陈XX负责,康X3在这阶段也曾到珠海市XX运输公司请过油车运输重油。该时间段内总共走私了大概6600吨重油入境。

    (四)20089月,被告人方XX、郭X1、李X2、梁X2等人经密谋合伙从香港走私油料入境销售牟利后,遂组织船只、人员到香港海域购买棕榈油后走私到境内销售。在共同走私棕榈油活动中,方XX负责协调海关、边防等执法部门相关人员的关系以规避执法部门的查缉或者降低走私活动被查缉的风险;郭X1负责雇请被告人杜XX、张X1等人驾驶珠香XXXX”珠桂XXX2”等船只到香港海域购买棕榈油运回珠海市XX湾水域附近码头、XX水域附近码头等多个非设关码头卸载;梁X2、李X2负责看水,被告人黄X1、周X1等人则按照方XX或者郭X1的安排在码头协助卸油、看水;李X2还负责雇请车辆到上述码头接载走私棕榈油后销售给国内客户;2008922凌晨,黄埔海关在珠海市XX水域查获装有涉案走私棕榈油的珠桂XXX2”船,当场缴获该船上无合法证明的棕榈油64.66吨,但没有抓获船上人员。经查,20089月、10月,方XX、郭X1、李X2、梁X2、黄X1、周X1合计走私棕榈油888.72吨,偷逃税款人民币1308435.45元。

     200810月初,被告人叶XX与方XX、郭X1、李XX、梁X2等商定改为走私红油,并邀请陈X14出资加入走私活动,其中被告人叶XX仍然负责提供部分购油资金作为走私所用。至同年11月底,上述人员组织船只从香港海域购买红油后运至珠海市XX湾水域和XX水域附近码头卸载,然后再组织油罐车过驳红油后运至他地销售。在此期间,被告人郭XX受李XX的指使雇佣油罐车运输走私红油以及在码头附近望风。经计核,200810月至同年11月底,被告人叶XX、郭XX与方XX、郭X1、李XX、梁X2、陈X14等人参与走私红油共1055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704419.09元。

    200810月初至11月底,被告人叶XX与方XX、郭X1、李XX、陈X14、梁X2等在走私红油的同时还组织船只从香港海域购买重油走私进境后偷运至珠海市XX湾码头卸载,然后由李XX与被告人郭XX、陈XX等联系车辆运输和销售走私重油。经计核,200810月初至11月底,被告人叶XX、陈XX、郭XX与方XX、郭X1、李XX、梁X2、陈X14等人参与走私重油共603.35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73621.24元。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出示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黄X5、黄X6的记录本、车队相关报销凭证证实,黄X5、黄X6记录的车牌号码为湘EXXXX5、湘GXXXX8的车辆于2008918至同月30日期间运输油料的起始地、数量、运费等情况;经黄X5、黄X6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记录就是车队受雇于李X2、郭XX到珠海码头分别运输棕榈油的记录;经统计,上述记录运输棕榈油的数量为824.06吨。车牌号码为湘EXXXX5、湘GXXXX8、赣DXXXX5的车辆于20081013运输油料的起始地、数量、运费等情况。经黄X5、黄X6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记录就是车队受雇于李X2、郭XX到珠海码头分别运输重油的记录;经统计,上述记录的运输重油的数量为226.21吨。

    2XXX磅地磅单证实,20081018至同年115期间,车牌尾数为0263202817的车辆到XXX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钟XX辨认,其确认上述地磅单是其派其车队车辆帮陈XX运重油时的过磅单。经统计,上述过磅单记录的净重共279.74吨。20081015至同年117车牌尾数为514710734709610961006752的车辆到XXX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刘XX辨认,其确认上述磅单就是2008年下半年XX公司受客户陈生委托派车到珠海XX湾码头运输重油的过磅单。经统计,上述过磅单记录的净重共440.88吨。2008101924日车牌尾数为11539的车辆到XXX磅站过磅的情况。经被告人曾X1辨认,其确认上述磅单就是其派车到珠海XX码头运输红油过磅的磅单。经统计,上述过磅单记录的净重共83.27吨。

    3)黄埔海关查缉的珠桂XXX2”船走私案案件证据材料证实,2008922凌晨3许,黄埔海关在珠海市XX水域查获装有棕榈油的珠桂XXX2”船,缴获棕榈油64.66吨,没有当场抓获涉案人员。

    4)陈X15非法运输红油案案卷材料证实,陈X1520081118驾驶G1XXX9”油罐车经京珠高速中山城区收费站是被XX海关检查,陈X15弃车逃跑,车上装载的42.3吨无任何合法证明的红油被扣留。经曾X1辨认,其确认该车是其于20087月至11月租用的到珠海运输红油的车辆。

    5珠香1XXX”船走私红油案案卷材料证实,黄埔海关缉私局于20081028在珠海XX码头检查发现珠香1XXX”渔船正在通过油管向码头的油罐车过驳红油,现场扣押了红油78.18吨,偷逃税款12.19万元。(卷二十四)

    6)相关发票、记账凭证、银行凭证证实,200810142008114期间,珠海港XX实业有限公司向中国船舶燃料供应总公司九洲分公司购买了共293.48吨燃料油,向珠海经济特区XX石化有限公司购买了50吨燃料油。经被告人方XX辨认后,其确认上述发票等书证就是被告人郭X1转款给其购买重油的发票和租赁仓库的相应书证。 

    7)银行流水账、银行业务凭证复印件证实,梁X2、李XX参与走私中出资及部分走私油料款的往来情况。

    8)航线图证实,被告人张X1指认了其参与的驾船到香港走私重油入境期间从香港XX岛海域装载重油后到XX码头卸油的具体航线。

    2、现场示意图及照片

    1)珠海XX码头现场示意图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被告人郭X1、李X2、梁X2、黄X1、杜XX、吴XX、张X1、同案人黄X10正确指认了案发现场。

    2XX岛码头现场示意图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被告人郭X1、李X2、梁X2、黄X1、杜XX、吴XX、同案人黄X10正确指认了案发现场。

    3XX桥底码头现场示意图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被告人郭X1、李X2、梁X2、黄X1、杜XX、吴XX、同案人黄X10正确指认了案发现场。

    4XX港码头现场示意图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被告人郭X1、梁X2、黄X1、杜XX、吴XX、张X1、同案人黄X10正确指认了案发现场。

     3、鉴定意见

     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及偷逃税款送核表、核定说明证实,珠桂XXX2”船走私棕榈油64.66吨,偷逃税款65401.86元;黄X5车队运输走私棕榈油824.06吨,偷逃税款1243033.59元。珠香1XXX”船、珠香XXXX”船走私红油各325吨,偷逃税款各217001.14元;汕尾XXX9”船走私红油225吨,偷逃税款150231.56元;珠桂6XXX”船走私红油180吨,偷逃税款120185.25元。合计走私红油1055吨,偷逃税款704419.09元。X1收购走私红油125.77吨(2XXX磅的油量83.27吨及粤GXXX39车被查获42.3吨),偷逃税款87639.99元,收购另外的走私红油374.43吨,偷逃税款250005.34元。XX混凝土公司地磅点过磅单统计得出的钟XX车队、XX车队、黄X5车队运输的走私重油共946.83吨,偷逃税款407593.95元,应予扣减的有增值税专用发票证实的XX公司购买的正规重油343.48吨,对应税款233972.71吨,合计走私重油603.35吨,偷逃税款173621.24元。

    4、证人证言

    1)黄X5、黄X6的证言证实,黄X5的车队于20084月至10月间一直帮李XX、郭XX到台山市的码头、珠海市XX湾等地运输棕榈油到湛江市、茂名市等地。20081013,车队的湘GXXXX8、湘EXXXX5、赣DXXXX5帮郭XX到珠海市XX湾码头拉了3车重油到东莞市。

    2)证人钟XX的证言证实,其从1993年开始经营车队,其车队的拖头车有湘EAXXX7、赣GXXXX7、鄂JXXXX7、粤AXXXX1、湘EXXXX3、赣GXXXX7、鄂JXXXX2、鄂J0XXX7、赣G3XXX7、湘EAXXX0、粤A8XXX1等;油车有湘E0XXX2;挂车有赣G2XXX挂、赣G0XXX挂、鄂J0XXX挂、鄂JXXX3挂、赣G2XX7挂、鄂J02XX挂、赣G06XX挂、湘E0XXX挂、赣G1XXX挂、赣GXXX9挂等。司机有严XX、陈X9、邹XX等人。经辨认XXX磅站地磅单,其确认是200810月左右其经营的车队帮陈XX到珠海XX湾运输重油的磅单,共计279.74吨。

    3)证人刘XX的证言证实,200810月、11XX公司受陈生(后来听运油的司机回来说是和康X3一帮人的)的雇请安排公司司机开粤C0XXX0等车辆到珠海XX湾一带帮陈生运输重油至东莞等地,运费由老板陈X12收取;经辨认XXX磅磅单,其确认就是200810月、11XX公司到珠海XX湾码头帮陈生运重油时的过磅记录。

    5、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郭XX的供述,2008年中秋前后,方X1、郭X1、李XX、梁X2几个人在珠海市XX湾附近的XX码头那里开始走私棕榈油,李XX安排其在该处附近路口的一个加油站望风,并联系黄X5的有车来装棕榈油,同时按照李XX的安排交代黄X5的车送交给哪些客户,着怎样做了十几天就没做棕榈油的走私了,老板们开始做红油走私。卸油的地点换到XX湾附近的XX桥旁的几个地点,其被李XX安排在下册边防检查站那里望风,这样做了一个多月,到了200811月就停了。这个期间,几个老板还用粤珠海油XXX6”船走私重油,但其没有参与,只有李XX叫其通知黄X5的车去XX湾那里找粤珠海油XXX6”船接了三车走私的重油。

    2)同案人方XX的供述证实,20089月中旬,其代表叶XX和李XX、陈X5在郭X1家河郭上了辆走私棕榈油事宜,当时确定的分工如下:郭X1出三条船到香港组织货源和从海上运输入境以及资金的管理运作和账目管理;阿其负责码头的协调;梁X2负责带车和陆地看水、协调番禺关系;李X2负责联系陆路运输;其代表叶XX和协调珠海关系,主要是安排康X1到码头协助阿其工作,安排周X1带路。该阶段的棕榈油走私主要是在珠海XX码头上货。有时其协助指挥走私船只的航线;车是李X2联系车队来运的,船一靠岸就直接把油驳到车上运走。对账是每次走私完后就做。该阶段的走私是2008918左右(中秋节后三四天左右)开始的。2008922,黄埔海关缉私局在珠海XX水域对珠桂XXX2”船进行检查时发现该船有64.66吨没有任何合法单证的进口棕榈油且全部船员逃匿。

    20081018左右,其和叶XX、梁X2、郭X1、阿其等人商量决定到香港走私红油。具体的分工和股份分配基本没有变化,只是增加一人去协调黄埔海关关系。该阶段走私红油有时是在XX湾码头上货有时会在XX码头上货;走私持续到同月23日左右,大概走私了3-4次,共走私200吨左右的红油。其听郭X1讲过,20081028黄埔海关缉私局在珠海XX码头查获正在向岸上车辆卸红油的珠香1XXX”船。

    20089月中旬至200811月左右期间,其和李X2、梁X2、郭X1、阿其、叶XX等人在做红油、棕榈油的同时,还有做重油,上货地点是XX港,大概运作了2-3次,共约600吨。期间其经营的公司还以正规手续购买过200吨左右180号的重油。

    3)同案人李X2的供述证实,2008年中秋节期间郭X1叫其和梁X2一起合股做棕榈油,当时的股东有其、梁X2、方XX、郭X1,郭XX也入股10万元,占股份的5%,主要负责看水和联系黄X5车队接油,陈XX帮卖重油。

    20089月中秋之后(920左右)至200811月底,其同郭X1、方XX等人合股在珠海XX湾附近的码头走私棕榈油、红油、重油,该段期间其主要负责销售走私的棕榈油并负责码头看水和按照方XX、郭X1的安排做事。在参与方XX、郭X1XX湾码头走私成品油活动期间,其和郭XX也是雇请黄X5的油罐车运送成品油的,一般都是送至东莞的客户;其见过周X1在看水和帮忙卸油。

    2008922左右,有一条装了60多吨走私棕榈油的船被海关查获。在这次被查缉后郭X1和方XX想拉陈X14入伙,因为方XX讲陈X14在黄埔海关有一定关系可以帮助疏通。200810月初陈X14到方XX公司商谈走私事宜,谈股份分配时其、陈X14、郭X1、方XX在场。20081010左右开始走私红油,陈X5负责码头及联系车辆接油和寻找客户;20081028左右有运油船被黄埔海关在XXXX码头附近被查缉,大概有76吨油被扣,于是就停了2-3日没做。

    200810月至11月期间,在珠海XX湾码头其与方XX、郭X1、陈X14、梁X2、陈X5等从香港走私重油进境销售时,郭X1联系香港重油货源,运输重油的船舶由方XX提供。走私入境的重油运到码头后是先卸到先前租好的油泵(海上油站00*6号,方XX租的)上,之后其按照郭X1的通知安排销售,其接着就通知陈XX、梁X2联系客户。陈XX一般是请广州的车队送货到东莞的客户,大概送了1000多吨;梁X2则通过请XX公司的车或者茂名的车(其中一个司机叫卢XX)将货送到他在东莞的姓吕客户,大概送了800吨左右。陈XX收的货款有100多万是汇到其在农行和工行的账户给其的,而梁X2收的货款则是直接交给郭X1的。2008年中秋节之后,其知道方XX和郭X1商量由郭X1打款到方XX公司账户对外购买280吨左右的正规重油获取正规发票用于掩护走私(其见过发票)。

    4)梁X2的供述证实,20088月,经李X2邀请,其把其住的房子向银行抵押贷款将钱交给郭X1用于入股走私食用油。2008年中秋节后,其和郭X1、李X2商量其出资入股;200810月,陈X14加入。

    2008年中秋节后,其和方XX、郭X1等人开始在珠海XX走私,刚开始走私棕榈油,郭X1联系货源并负责计数,运输船舶都是郭X1提供的3条船,方XX打点关系,陈X5负责码头调度,李X2和郭XX负责安排车进码头装货和销售走私棕榈油。其记得大概走私了8-9晚的棕榈油,其中第三晚在XX码头上货时,那晚其在码头附近望风,当晚有3艘船运油回来,其中成功卸了一船油,第二船在卸油的时候被黄埔海关查获,第三条船由于知道海关在码头查缉于是没有进码头。这次被查缉后又继续做了几晚棕榈油。

    暂停走私棕榈油后,方XX、郭X1想拉在XX海关有一定关系的陈X14入伙。200810月初,陈X14到方XX公司商谈走私事宜,在谈股份分配时其在场,当时确定的股东有:方XX、李X2、郭XX、其、郭X1、陈X5、陈X14200810月初左右便开始走私红油,大概做了20多晚左右(一般一晚3-5条船),当时陈X5负责码头及联系车辆接油;同年1028其提供的珠香1XXX”船(做了5次,船长是庞XX,船员是叶X1、杜X1、魏XX)在运红油回到XX码头附近被查缉,接下来便暂停走私3-4日;走私红油的船有郭X12条船、其的珠香1XXX”船和肖X11条船。

    2008930后方XX和郭X1决定开始走私重油,因为走私重油可以利用方XX公司开正规发票减少被查缉的风险,具体是郭X1联系香港重油货源,运输走私重油的船舶是由方XX提供的粤珠海油XXX6”船,在香港的客户是陈X14介绍给郭X1的,接重油的车和客户是李X2负责的,走私重油一直持续到200811月底。

    200889月其经人介绍认识了曾X1,在20089月至11月底其参与的走私红油期间,其介绍过曾X1买走私回来的红油。200810月,其和曾X1第一次交易后其就让曾X1跟陈X5具体联系购买红油。200811月中旬,曾X1来拉的一车油被中山海关查获,接下来曾X1以各种理由拒付该车油的油款,郭X1和陈X14还到番禺找过曾X1

    20089月至同年11月底期间的上述走私活动中,陈X5负责在码头指挥,黄X1在码头帮手,其和李X2、郭XX以及周X1等方XX的几个伙计在外围望风。走私资金是郭X1负责管理的。(卷十六P125-133

    5)同案人黄X1的供述证实,20089月中旬至同年11中旬,其按照郭X1的安排参与郭X1、方XX、李X2、梁X2、阿齐合伙在珠海XX湾附近码头、XX附近码头等码头走私油料活动,分工如下:方XX负责搞关系并指派周X1到场看水并代表方XX,李X2负责将棕榈油送到买家手中并在外围看水,同时指派郭XX在码头具体指挥油车接棕榈油,李XX和郭XX负责安排码头装货和销售走私棕榈油,郭XX同时还负责在码头外围望风。郭X1出钱买棕榈油并组织船只把油偷运到码头卸油,梁X2、周X1负责看水,陈X5管理码头并请一些杂工负责将船上的油驳给接油车。当时运油的有郭X1提供的珠桂XXX2”船、珠桂6XXX”船、珠香XXXX”船等三条船。其按照郭X1的安排,在码头打杂,负责维修抽油的马达和船只的电路,有时将钱拿给船员。在XX湾走私时,其大部分时间都在场。走私棕榈油进行了几天后,20089月份珠桂XXX2”船被黄埔海关抓获,该船被抓之后余下的2条船又做了5-6晚就就停止做棕榈油了。接着郭X1和方XX商量让陈X14入伙,因为方XX说陈X14XX海关有一定的关系,可以帮助疏通。

    停止走私棕榈油后几天(20081010左右)又开始在XX湾码头走私红油,一直到200811月中旬停止,大约走私了28次。具体情况如下:参与走私红油的船只除了珠桂6XXX”船(船长是吴XX,船员有张X6、何X1、阿杰)、珠香XXXX”船(船长是杜XX,船员有黄X10、肥仔、阿辉)外,还有肖X1汕尾XXX9”船(船长是阿民)、梁X2珠香1XXX”船;其他分工基本不变,只是陆上运输由阿齐负责,李X2负责陆上看水。200810月下旬,庞XX担任珠香1XXX”船船长和其他船员先后5次到香港走私红油到珠海,每次都是65吨,珠香1XXX”船到达卸油点之前庞XX都要事先联系其如何卸油等事项。20081028珠香1XXX”船和1台正在接驳红油的油罐车被海关查获的当晚其在案发现场但逃跑了,被查获的油罐车在从珠香1XXX”船接油前当晚有从珠桂6XXX”船接过一部分红油。

    2008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期间郭X1、方XX等人用粤珠海油XXX6”船在XX湾码头走私重油,刚开始的船长是阿葵,船员有聪仔、阿寿、张X1、老康,大概做了8-9晚。走私重油时,郭X1联系香港的货源陈X14介绍的。

    6)同案人周X1的供述证实,20089月其参与了方XX等人在珠海XX的走私活动,其主要是帮陈X5开车收取油款,其曾经跟陈X5去过珠海XX聚龙夜总会、珠海XX乐园门口、珠海XX转盘等地方向客户收过油款,其听陈X5讲是红油的油款。该阶段参与人员有:方XX、郭X1、陈X5、黄X1、李X2、其等。

    7)同案人郭X1的供述证实,20089月其和方XX、李X2、梁X2等人商量合伙走私的事情,最后确定了具体的出资、股份分配比例、分工等,叶XX和方X1一起分成,方XX负责出面,叶XX没有亲自出面。分工情况如下:其负责联系货源和出船,方XX负责搞关系,李X2负责卖货,梁X2负责看水。20089月底至11月中旬在珠海XXXX湾一带走私棕榈油、红油、重油。20089月中旬至9月底走私棕榈油,共走私了450吨;200810月初至11月中旬走私红油,中间夹杂着走私重油。总共走私红油2800多吨,走私重油2100多吨。

    8)同案人康X1的供述证实,2008年中秋节后,其见过陈X14、郭X1、李X2等人到方XX公司商量事情,当时其并不清楚他们谈什么事情。直到后来方XX安排其去看水,其才知道他们是商量走私红油、重油的事情。这期间叶XX和陈XX都有份参与。200810月,其根据方XX的安排负责看水(即密切关注执法部分动向随时报告给阿照或者周X1)。当时参与走私的人有:陈X14、方XX、郭X1、李X2等是老板,其中方XX负责协调关系并安排其、康X3、周X1协助走私工作,郭X1负责联系境外买油和财务管理,陈X5负责销售红油,李X2负责陆路看水、安排油车运输等;黄X1、康X3等人负责码头工作。200810月开始大概走私红油一个月左右至同月底就因为有走私红油的船被黄埔海关查获而停止了,走私红油是在珠海XX湾码头和XX码头卸油的,具体走私红油的数量其不是很清楚。从香港走私重油回到珠海XX码头卸油,参与的人员不变;走私重油使用的船是粤珠海油XXX6”船。在走私红油和重油期间,其和周X1等人负责看水,黄X1、康X3等人负责码头工作。

    (五)200810月至12月,被告人叶XX、陈XX与方XX组织船只、雇请船员从香港海域购买重油走私进境后偷运至珠海市XX码头以及被告人陈XX租用的珠海市XX机场码头等非设关码头卸载,然后由被告人陈XX等雇请车辆过驳重油后运至广州、东莞等地销售。经计核,期间被告人叶XX、陈XX与方XX参与走私重油共3740.93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1525603.79元。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出示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XX供销社地磅地磅单证实,20081022至同年1216期间,车牌尾数为02632028170252717667977667632527等的车辆到XX供销社地磅过磅的情况。经钟XX、邹XX、严XX分别辨认上述地磅站的过磅单,均确认上述磅单就是钟XX车队车辆过磅装油时的磅单,钟XX还确认上述磅单是其于同期按照陈XX的要求安排车队司机、车辆到珠海XX机场码头装载重油后运输到东莞等地的过磅记录。经统计,上述地磅单记录的净重共2609.37吨。20081023至同年1214期间,车牌尾数为514710734707491096100979761006752797347752610471等的车辆到XX供销社地磅过磅的情况。经证人刘XX、陈X11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磅单就是2008XX公司受顾客的委托到XX机场和斗门XX码头运输重油然后送到客户的过磅单。经统计,上述地磅单记录的净重共1131.56吨。

    2XX油库进销明细账证实,陈X10向陈XX购买重油给XX油库的情况,经陈X10辨认,其确认其中2008101415日购买重油共计109.47吨。

    3XX机场机场码头船只记录证实,海油1006XXX8船在该码头卸驳时用水用电记录。经证人温XX指认,与其证言所述一致。

    4XX3号油泵船的租赁合同及收据以及该油泵船的船籍资料证实,康X3名义签订租赁合同,租期从20081292009128

    5)粤珠海油XXX8船、粤珠海油XXX6船船籍资料、租赁手续;船籍资料证实,“XXX8原名中粤油XX20078月由陈XX购买更名为榄机XXX,登记在中山XXXX公司名下,20088月,该船登记到珠海XX公司名下,同年11月左右由许XXXX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时已更名为粤珠海油XXX8。而粤珠海油XXX6登记的船主是康X4

    6XX机场码头租赁合同证实,承租方是珠海市XXX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代表签名的是陈XX.

    2、现场示意图、照片及辨认笔录

    1XX机场码头现场示意图和地磅站现场相片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经证人陈X11辨认,其确认上述地点就是2007年至2009年期间,其按照XX公司刘XX的安排开车到XX装运重油的地点。经证人邹XX、严XX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地点就是于2008年至2009年受钟XX指派到XX帮人装运重油的地点。陈X11、邹XX、严XX均分别指认XX供销社地磅是到XX机场码头运重油时的过磅地点。

    2)斗门XX码头现场示意图和地磅站现场相片证实,案发现场及周围情况。经证人陈X11辨认,其确认上述地点就是2007年至2009年期间,其按照XX公司刘XX的安排开车到斗门装运重油的地点。经证人邹XX、严XX分别辨认,均确认上述地点就是于2008年至2009年受钟XX指派到斗门帮人装运重油的地点。陈X11、邹XX、严XX均分别指认斗门XX地磅就是到斗门XX码头运重油时的过磅地点。

    3)辨认笔录证实,康X1带侦查人员正确指认了其参与走私活动所涉及的卸油码头地点,包括:XX机场码头、斗门XX码头。其还带侦查人员正确指认了斗门XXXX物资回收有限公司地磅站。被告人方XX、陈X10、康X1及证人钟XX、陈X12等分别指认出阿鹅、陈XX,而且指认出的阿鹅、陈XX是同一个人。

    3、鉴定意见

     偷逃税款核定证明书及偷逃税款送核表、核定说明证实,本宗重油走私活动偷逃税款共计1525603.79元。

    4、证人证言

     1)证人谭X1的证言证实,其于1996年开始至20093月一直担任珠海市XXXX公司保安队长,其工作之一就是负责油料公司机场码头的安全,公司机场码头的安全工作是由其公司的温XX和黄X9具体负责。2008年陈XX到公司签订租赁机场码头的协议,其在码头见过有粤珠海油XXX6”船、粤珠海油XXX8”船运重油到码头卸油,油罐车来运重油;陈XX装运重油的油船大约装300吨,利用机场码头边的油趸将油船上的油通过油管过驳到运油车上运走。机场码头的值班保安会填写《入库登记本》登记来码头卸油的船只的情况,但同期来码头接油的车辆情况就没有登记,之所以没登记时因为陈生交代不要登记。其也见过阿雄、阿生在码头帮忙卸油,他们是住在码头外围的简易工棚。

    2)证人温XX的证言证实,其于2004年开始至20093月期间一直在珠海市XXXX公司做保安,码头有650立方米的油罐。2008年上半年开始陈XX就开始利用该码头卸重油,其中200810月至2009年春节前几天几乎天天都有油船到该码头卸油,在码头卸油的船只有粤珠海油XXX6”粤珠海油XXX8”船,一般都是装运重油的船利用其工作的公司的油站和油管将油过驳给接油的油车(湘或者赣字头的拖头车),但也有通过油管直接驳到油车上的,如果油装不完,也会先将油抽到油罐贮存后第二天再将油运走;粤珠海油XXX6”船和粤珠海油XXX8”船上每条船都有3-4名船员(潮汕口音),码头上负责卸油的是阿雄和阿生,阿雄和阿生均是潮汕口音,租住在码头外围的简易工棚里;阿雄和阿生在其公司的保安黄X920088月上班之前就已经住那里了。

    公司有登记装运重油的粤珠海油XXX6”船和粤珠海油XXX8”船到公司码头卸油的情况,但有时也会漏记。其公司登记上述情况的入库登记本是其和黄X9在值班时记录的。经辨认和统计上述登记本记录,200810月至2009117粤珠海油XXX6”船运重油到码头卸油有15航次,粤珠海油XXX8”船运输重油到码头卸油的有33航次。其之所以不登记进出码头运输重油的油车的记录,是因为阿雄他们曾经让其不要登记。2007年至2009年码头负责卸油的工人均是阿雄和阿生他们一伙人。

    3)证人黄X9的证言证实,其于20088月开始至20093月一直在珠海市机场油库码头做保安。码头平时是由其和温XX负责;其上班时就听说该码头是租给了一个陈生的人用于将船上的油卸给油车。20088月至2009117期间,其都见到粤珠海油XXX6”船和粤珠海油XXX8”船到码头卸油,住在码头外面简易工棚的3个陈生的工人在码头帮忙卸油。其公司有登记来公司码头卸重油的船的记录(其和温XX值班时会在《入库登记本》登记),但记录的不全,有可能漏记一些;接油的油车一般都有5-6台油车。其听运油的人讲装重油后是到XX附近的地磅过磅,也听过阿生讲过重油是运到东莞市、佛山市、中山市等地。

    4)证人钟XX、严XX、邹XX的证言,证实钟XX车队曾受雇于陈XX到珠海为陈XX运输重油的事实。

    5)证人刘XX、陈X11的证言证实,XX公司平时车辆拉油是刘XX负责调度。经刘XX辨认XX供销社地磅单等书证,确认均是其按照陈X12指示安排XX公司车辆去帮康X3运输重油时过磅的磅单。200810月、11月、12月陈X11按照XX公司车队队长刘XX的安排到珠海XX码头、XX机场码头等地运输重油,一般陈X11都是在路上跟康生联系确定运输的目的地等具体的运输事项。200811月、12月,陈X11是驾驶粤CXXX97车到珠海市XX机场码头、斗门码头运输重油。刘XX安排陈X11出车后,陈X11自己开车到码头,然后在码头装运,到地磅过磅,最后运给客户。经陈X11辨认XXXX供销社地磅磅单,确认就是XX公司的上述车辆帮康生到斗门XX码头、机场码头等地运输重油的过磅记录。

    6)证人俞XX、何XX的证言证实,俞XX是珠海市XX船务公司业务员。挂靠XX公司的船只有粤珠海油XXX9”船、粤珠海油XXX6”船等。2008年,经陈XX介绍,XX公司与许XX签订合同将粤珠海油XXX8”船出租给许XX,租赁起始时间为200811120091030;接下来许XX缴纳了订金和租金。俞XX后来听许XX将他雇用了船员用粤珠海油XXX8”船运输重油。粤珠海油XXX8”船是20086月或者7月从中山XX船务有限公司购买过来的,该船原来的船号为榄机XXX”船,买回来后XX公司就开始办理变更手续。何XX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XX分公司(以下简称XXXX公司)的工作人员,平时负责船务工作和办理船只的挂靠工作。20076月,刘X1带着陈XXXXXX公司说他已将中粤油XX”船卖给陈XX并要求该船以后由陈XX挂靠XXXX公司;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应陈XX的要求做中粤油XX”船的船主,并出面与刘X1签订了该船的转让合同,由于该船的实际所有人是陈XX,于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又与陈XX签订了代管合同;之后不久XXXX公司就给陈XX办理相关手续和该船船名由中粤油XX”船变更为榄机XXX”船的手续。20088月,陈XX又将该船转卖给了珠海XX船务有限公司的俞XX,因为该船登记船主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故转让合同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与珠海XX船务有限公司签订的。何XX可以提供榄机XXX”船的资料和陈XX的资料给海关。

    5、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陈XX的供述证实,20089-10月份,方X1让康X1找到其,说是有重油卖,他想要车去拉,其表示同意。其大约拉了几百吨,在XX码头和XX机场都卸过油。在重油的走私中,其负责帮方X1安排车辆,从中赚取运费,其卖给陈X10的重油可以从中赚取每吨10元至20元。方X1跑关系,叶XX配合方X1,康X1跟着方X1的,负责联系货源和管账。其不用出钱。重油其都卖给了陈X10,是拉到陈X10的父亲在东莞市XXXX工贸油库,除掉运费后,陈X10直接把钱给方X1。陆上运油的车都是其找的,都是广州钟XX的车队。在运重油的过程中,他们一共找了2条船,其中粤珠海10XX”船是其出面协商找的,租金是2万元一个月,粤珠海XX06”船则是方X1找的,租金都是方X1支付。

    2)同案人方XX的供述证实,20081020左右,叶XX和陈XX到其公司找到其希望其帮忙协调关系以便做重油,其表示同意。其并没有参与出资,陈XX每月拿出10万元给其用于协调关系。其知道陈XX负责买货卖货、协调车船、装卸货,其有时还安排康X3到码头帮忙安排船只航行。康X1代表陈XX管理船只和安排船只运作和安排康X3去码头帮忙做事。走私的重油是在珠海XX机场码头上货的,这些都是陈XX告诉其的。走私重油无需安排人员看水,因为备有诸如购油发票之类的票证应付检查。该阶段走私大概运作了15次左右,大概2500吨左右。其知道陈XX是用他的粤珠海油XXX8”船、其和叶XX是用他的粤珠海油XXX6”船走私重油的。

    3)同案人康X1的供述证实,200810月下旬至同年12月中旬左右,方XX、陈XX、叶XXXX机场码头、斗门XX码头走私重油,期间方XX小康(经辨认是康X3,下同)租用“XX3油趸,其参与了该阶段的走私重油活动。该阶段的走私活动,方XX负责协调关系,出粤珠海油XXX6”船,叶XX联系货源,陈XX粤珠海油XXX8”船、销售。其在方XX安排下负责安排船只航线。粤珠海油XXX8”船实际上就是榄机XXX”船,是陈XX的。装油的车辆一般都会到附近的地磅站去过磅。

    4)同案人陈X10的供述证实,200810月,陈XX同叶XX、方XX开始走私重油。200812月左右,其在此期间找陈XX购买了600多吨的重油。200811月其联系陈XX购买了4车约200吨重油,是其安排自己的粤C5XXXX车去运油的。

    (六)200812月,被告人叶XX、陈XX与方XX、陈X10、康X1(均已判刑)等人密谋到香港海域购买重油后走私进境销售牟利,并且商定了具体的分工和出资情况,其中被告人叶XX、陈XX主要负责提供部分购油资金和船只以作走私使用,同时被告人陈XX还负责联系境外购油和重油走私进境后的部分陆路运输、销售等事宜。此后,上述人员组织船只从香港海域购买重油后走私进境偷运至珠海市XX码头、XX机场码头等非设关码头卸载并销售。经计核,200812月至2009116,被告人叶XX、陈XX与方XX、陈X10、康X1等人参与走私重油共4634.17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5384736.17元。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出示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银行支付凭证、燃料油购销合同及增值税专用发票证实,珠海港XX实业有限公司(方XX公司)于20081224与广州XXX石化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约定向XXX公司购买300180号燃料油(即重油)且于当月28日前到XX油库提货;同日,XX公司向XXX公司转账支付52万元货款,XXX公司于200916XX公司开具数量200吨、价款52万元、活命燃料油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2)记录本证实,经被告人陈X10辨认,其确认该记录本内容不是其记录的,该记录本是陈XX交给其对账用的;笔记本上记录的内容是本宗走私重油的数量、货款结算等相关情况,其中200916至同月16日期间记录的走私重油数量为3900吨,走私重油的数量等内容陈XX曾经向其解释过。

    3)便条证实,经康X1指认,其中一张便条上的内容是陈XX亲笔书写,主要是在200810月左右他计算走私重油时相关人员的工资情况;另外一张是有自己妻子康X6书写,内容是20081222由叶XX与方XX合伙走私重油时定下的相关人员的工资标准。

    4XX油库进销存明细账证实,该油库由陈X10父亲经营,经陈X10确认20081224至同月30日的307.43吨重油是其出售的走私重油。

    5XX机场机场码头船只记录证实,粤珠海油XXX6”粤珠海油XXX8”船在该码头卸驳时用水用电记录。经证人温XX指认,与其证言所述一致。

    6)珠海XXXX公司提供的专用收据复印件证实,20077月至200812月,该公司收到租赁码头租金的情况。印证证人温XX、谭X1、黄X9关于陈XX等人租赁公司码头的证言。

    7)费用报销单证实,经陈X10辨认,确认上述单据是其和方XX、叶XX、康X1等共同走私重油期间,康X1经手向其报账的单据。经康X1辨认,确认上述单据就是其参与XX机场码头和斗门XX码头走私重油期间其从康X2处拿到并经手向陈X10报账的单据。

    8)油泵租赁合同证实,康X32008129与珠海市XX石油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承租“XX3油泵船,租期一年,月租金5万元,押金10万元。

    2、鉴定结论

       偷逃税款核定证明书及偷逃税款送核表、核定说明证实,该阶段走私重油共4634.17吨,经计核(江关税计字2009—73号),偷逃税款人民币5384736.17元,具体包括:X10家中搜获的陈XX记录的笔记本,记录走私重油共计3900吨;XX供销社地磅提取的地磅单,证实广州钟XX车队运输的走私重油共3035.24吨,排除与陈XX记录可能重复部分后,走私重油共计624.05吨;陈X10车队运输的走私重油共327.29吨,排除与陈XX记录可能重复部分,走私重油共计110.12吨。

    3、证人证言

    1)证人温XX的证言证实,陈XX2008年上半年开始利用珠海市XXXX公司码头卸重油,其中200810月至2009年春节前基本每天都有油船到码头卸油,船只有粤珠海油XXX6”粤珠海油XXX8”船。200810月至10091171006船有15航次,XXX8船有33航次。

    2)证人谭X1的证言证实,陈XX2008年租赁机场码头,其见过粤珠海油XXX6”船和粤珠海油XXX8”船运重油到该码头卸油以及有油罐车来运重油。

    3)证人黄X9的证言证实,其于20088月开始至20093月一直在珠海市机场油库码头做保安。码头平时是由其和温XX负责;其上班时就听说该码头是租给了一个陈生的人用于将船上的油卸给油车。20088月至2009117,其都见到过粤珠海油XXX6”船和粤珠海油XXX8”船到码头卸油,住在码头外面简易工棚的3个陈生的工人在码头帮忙卸油。其公司有登记来公司码头卸重油的船的记录(由其和温XX值班时登记的《入库登记本》),但记录的不全,有可能漏记一些;接油的油车一般都有5-6台油车。其听运油的人讲装重油后是到XX附近的地磅过磅,也听过阿生讲过重油是运到东莞市、佛山市、中山市等地。

    4)王X1的证言证实,其于2003年开始至20093月一直在珠海市XXXX公司担任油库主任,谭X1是其公司保安主管,温XX和黄X9是其公司码头保安。200712月底,一个叫陈XX的人向其公司租赁了码头和码头650立方的油罐的协议用于卸重油(即180号燃料油),当时陈XX是以珠海市希XXX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与其公司签订的合同,合同的生效日期是200812。其公司可以向海关提供油库码头入库登记本。

    5)证人钟XX的证言证实,其证实自己经营的车队在200811月至20091月在珠海机场码头帮陈XX运重油,多数运到东莞市、广州市一带,约运10次,每次3-4辆车。经辨认提取的珠海XX机场地榜单,钟XX确认其受陈XX雇请在20081月至2009年初合计接运重油6117.88吨。

    6)证人严XX、邹XX的证言证实,其两人是钟XX车队的司机,钟XX车队的车辆有为陈XX运输重油的事实。

    7)证人刘XX、辛XX、肖XX、陈X11的证言证实,XX车队受康X3雇佣到珠海XX机场码头运输重油的事实。

    8)证人俞XX的证言证实,其是珠海市XX船务公司业务员。挂靠XX公司的船只有粤珠海油XXX9”船、粤珠海油XXX6”船等。2008年,经陈XX介绍,XX公司与许XX签订合同将粤珠海油XXX8”船出租给许XX,租赁起始时间为200811120091030;接下来许XX缴纳了订金和租金。其后来听许XX将他雇用了船员用粤珠海油XXX8”船运输重油。粤珠海油XXX8”船是20086月或者7月从中山XX船务有限公司购买过来的,该船原来的船号为榄机XXX”船,买回来后XX公司就开始办理变更手续。

    9)证人何XX的证言证实,其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XX分公司(以下简称XXXX公司)的工作人员,平时负责船务工作和办理船只的挂靠工作。20076月,刘X1带着陈XXXXXX公司说他已将中粤油XX”船卖给陈XX并要求该船以后由陈XX挂靠XXXX公司;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应陈XX的要求做中粤油XX”船的船主,并出面与刘X1签订了该船的转让合同,由于该船的实际所有人是陈XX,于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又与陈XX签订了代管合同;之后不久XXXX公司就给陈XX办理相关手续和该船船名由中粤油XX”船变更为榄机XXX”船的手续。20088月,陈XX又将该船转卖给了珠海XX船务有限公司的俞XX,因为该船登记船主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故转让合同是中山市XXXX有限公司与珠海XX船务有限公司签订的。其可以提供榄机XXX”船的资料和陈XX的资料给海关。

    4、被告人陈述

    1)被告人陈XX的供述证实,2008年年底到2009116,方X1找到陈X10做重油,陈X10150万元,方X1打通关系,叶XX和方X1一起协调关系,康X1跟着方X1、叶XX一起做事。其中利润分成方面为方XX、叶XX、康X1他们分一半,陈X10分一半。陈X10找到其来运输重油,其从他的股份中分10%,运费其可以从里面抽点水,卖重油也可以抽点水。这次其几人还是找了之前的粤珠海油XXX6”船和粤珠海油XXX8”船。这次的重油大部分是从香港拉回来的,还有一点点是珠海市XX拉回来的。从珠海市XX买重油是方X1提议的,他提议两条船都去XX中燃油库买一些重油,然后手里就有了正规的发票,这样就可以拿着正规的发票去香港拉重油,就算被抓了也不怕查。这次重油是陈X10联系货源的,钱也是他管,总共拉了4000多吨的重油。这些重油都卖到东莞市了,陈X10的父亲的油库要了一些,还有一些卖给了东莞市的陈X13,他也有油库。

    2)同案人方XX的供述证实,20081222后,叶XX、陈XX、陈X10找到其商量利用其XX公司的名义购买正规重油取得合法发票应付检查;并一起谈好合伙走私的股份、分工之类的事项。过了两三天,陈X10拿着现金到其公司然后由XX公司转账到广州XXX石油化工公司购买了大约200吨的正规重油。20081226左右至2009116期间,就从香港走私重油到珠海XX码头或者XX港进行偷卸。该段期间参与走私的有其、叶XX、陈XX、陈X10。分工如下:陈XX负责联系境外购油和岸上油车运输及销售重油,陈X10负责财务管理和重油销售,康X1负责船务管理、指挥船只和码头卸油,其负责借用公司名义获取合法发票及帮忙协调各种关系,叶XX负责出船。走私重油的海上运输环节是由康X1负责的,其知道粤珠海油XXX6”船和陈XX粤珠海油XXX8”船参与了走私重油。为了走私重油,还由康X3出面在XX租了一个容量约为200吨的浮动油泵,但租金是陈XX给的。该阶段走私其知道大概走私了十多航次,数量大概有2000多吨,数量是叶XX告诉其的。至于准确数量,要问陈X10才清楚,因为他负责财务。

    3)同案人陈X10的供述证实,20081225,其和叶XX到珠海方XX公司与方XX商量走私180号重油的事情,当时商定其和陈XX负责资金与销售,方XX和叶XX负责组织油船及工作人员,利润各占一半。接着其个人出资60万,陈XX个人出资15万和联系货源。20081228开始走私重油,有2条船(一条是粤珠海油XXX6”船、另一条是船尾号为028的船,船和船员均是方XX的手下阿康负责安排的)到香港海域购买重油运回珠海机场附近码头或者XX附近码头,由陈XX负责安排油车到码头接油,这样一直做到2009116;总共大概走私13-14次,每次均有2条船走私,其中除有4次左右载重200吨外其余都是载重300吨。在走私重油活动中,陈XX负责联系香港卖油的人并谈好价钱,其负责将油款转帐到黄X11(该帐户是香港卖油的彭生指定的收油款的帐户)或者何X2的帐户,之后陈XX确认香港那边收到货款后就通知其,其就通知叶XX或者阿康出船去香港的哪条油船运油回来。200812222009117期间,共走私重油47004800吨。200810月至12月,其安排其自己的粤C5XXXX,总共运了650吨的重油到其父亲陈X16在东莞经营的XX工贸油库。

    200812月至20091月中旬期间走私回来的重油卖过给广州的一个姓陈的和一个姓郑的客户,姓郑的是自己联系车辆运油;姓陈的客户则是陈XX安排车辆送油的。上述客户是通过银行转账把280万左右的货款汇到上述何X2、黄X11的账户。

    20081225其提了25万元现金通过叶XX交给方XX以方XX公司名义向广州XXX燃料有限公司购买了200吨重油后于20081227左右用粤珠海XX06”船到XX岛油库将这200吨油提了回来,接着就用上述正规发票让走私重油的船带着以应付海关检查;上述正规重油在其所参与的该阶段走私重油活动开始前就卖出去了。

    4)同案人康X1的供述证实,200812222009117,方XX、叶XX、陈XX、陈X10等人合伙从香港走私重油回珠海XX码头、珠海XX港码头期间,其主要是按照方XX的指示安排粤珠海油XXX6”船和粤珠海油XXX8”船进行海上运输、管理船只、船员。该段期间的分工如下:方XX和叶XX主要负责协调海关、边防等执法部门相关人员的关系,提供粤珠海油XXX6”船、租用XX3号油趸和斗门XX码头;陈XX和陈X10负责联系香港购买重油和销售重油,其中陈X10主要负责财务、收取和支付油款,陈XX提供粤珠海油XXX8”船、租用XX机场码头并负责联系香港方面购油、销售重油及码头油车运输等。其除了指挥船只航线外,还负责管理船只船员、找陈X10报销码头和船只产生的各项费用。这期间其工资是陈X10给的。20091222至同月31日期间,走私重油几次;200911至同月17日,几乎每天都走私。走私重油的一般经过如下:船在香港XX岛水域装好重油后船长打电话给其问如何走,其就打电话问方XX并根据方XX的指示安排航线通知船长把重油运回指定的卸油点;上述过程简称为值班,正常是指从香港装油至安全到达指定码头这段时间。油船到达目的港后,码头上主要有小康和陈XX安排的人及另外一个人负责安排工人卸油和油罐车装油;在XX码头卸油时通常是将船上的油先卸到XX油库(陈XX租的)再通过油库过驳到油车上;在珠海XX港卸油时,通常是将船上的油先卸到XX港旁边的油趸上再通过油趸过驳到油车上。

    以上各项据以定罪的证据,收集程序合法,符合法定形式,内容客观、真实,证据间能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应予确认。

    另查明,本案涉及的其他同案犯走私普通货物的行为,经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江中法刑二初字第5号刑事判决书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粤高法刑二终字第218号刑事裁定书认定各同案犯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还查明,20115月起,全国公安机关开展网上清网行动。20111231日,被告人叶XX向江门海关缉私局主动投案;2011122,被告人陈XX向江门海关缉私局主动投案;20111129,被告人郭XX向江门海关缉私局主动投案;20111210,被告人陈X1向当地中山市公安局XX分局主动投案;20111125,被告人陈X2XX县公安局港口派出所主动投案。被告人叶XXXX、郭XX、陈X1、陈X2投案后主动交代了其走私普通货物的情况,并表示认罪。

    对于被告人叶XX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1.本案的证人证言、被告人、同案人供述均能证实在共同走私犯罪活动中,叶XX伙同他人密谋并参股走私,主要负责提供部分购油资金,起到组织、策划、领导、指挥的作用,是主犯。故被告人叶XX的辩护人所提叶XX不是主犯、是从犯的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2.被告人XX辩护人所提叶XX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的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对于被告人陈XX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1.本案的证人证言、被告人、同案人供述均能证实在共同走私犯罪活动中,陈XX伙同他人密谋并参股走私,主要负责租用码头、联系船只和运输车辆走私货物,起到领导、指挥的作用,是主犯。故被告人陈XX的辩护人所提陈XX不是主犯、是从犯的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2.被告人XX辩护人所提XX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的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对于被告人郭XX、陈X1、陈X2的辩护人所提郭XX、陈X1、陈X2是从犯、有自首情节及认罪态度较好的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无视国家法律,结伙走私普通货物,偷逃应缴税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在共同走私犯罪中,被告人叶XX、陈XX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郭XX、陈X1、陈X2在共同走私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均是从犯,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叶XX家属积极预缴罚金人民币100万元,被告人陈XX家属积极预缴罚金人民币6万元,被告人陈X1家属积极预缴罚金人民币25万元,被告人陈X2家属积极预缴罚金人民币25万元,对上述被告人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陈X1、陈X2的犯罪情节、悔罪表现和没有再犯罪的社会危险性,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对被告人陈X1、陈X2宣告缓刑。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叶XX、陈XX、郭XX、陈X1、陈X2的罪名成立。对于被告人叶XX的辩护人所提叶XX不是主犯、是从犯的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所提XX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的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对于被告人陈XX的辩护人所提陈XX不是主犯、是从犯的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所提XX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的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对于被告人郭XX、陈X1、陈X2的辩护人所提郭XX、陈X1、陈X2是从犯、有自首情节及认罪态度较好的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叶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70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95日起201894止。罚金已缴纳100万元,剩余罚金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陈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70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95日起201894止。罚金已缴纳6万元,剩余罚金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郭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95日起201634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陈X1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25万元,剩余罚金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陈X2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25万元,剩余罚金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员   

                 代理审判员 赵    

                    

    二○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 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七条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七十二条 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本件仅供个人学习、参考使用,请以实际送达文书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