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建设>>法官情怀>>法官随笔

    带一本书去重庆
    来源:     时间: 2013.06.24  

    蓬江法院 孙玮铭

     

    带一本《红岩》去重庆,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可是,总有各种原因在那里耽搁着,若非此次珍贵的红色革命传统重温之旅,恐怕去山城还将推迟数月。对重庆的印象,最初来源于八年抗战。1937年南京沦陷,当时的国民政府被迫西狩,也许看中了重庆屹立长江上游,山高峻险,又位处西南内陆,可连同南亚大陆,若打通交通枢纽,辅以重兵坚守,可保半壁江山不失,再图光复后计,最终衡量再三决定迁往山城重庆以作陪都。尽管如此,抗战时期,重庆还是遭受了战火的肆虐,从1938年开始,侵华日军出动9000多架次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对重庆进行长达五年的战略轰炸,死者超过10000人,多达17600幢房屋被毁,为的是要摧毁中华民族的抵抗意志,但一个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伟大民族的头颅又怎能轻易地会低下。幸存的老人们回忆,一开始,当空袭来临,重庆的市民会惊恐、会害怕,每天担心着身边的亲人朋友是否还能回到家中,物资也极度匮乏,但时间长了,人们也看谈了,于是学校开始复课,工厂开始复工,生活照样过下去,越是艰难,越要坚强的活下去,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她)们,不然又何以面对为民族存亡牺牲的同胞与已不在的亲人,相互扶持着,相互鼓励着,总有一天胜利会来临。从此,重庆成为了一座流淌着光荣革命鲜血的英雄之城,一座韧性之城。

    怀着这样思绪,于是踏上了感恩的旅途。

    初到山城,春雨微寒,雾罩蓥山,好一派古城气息!然而面对此景,众人虽心不舍,但亦愿不作长留,仅为奔赴朝圣之地,瞻仰伟人荣光。汽车大约行驶了两小时,我们从繁华的重庆市区来到了广安——一座安静的西南小城。午后的广安城下着小雨,街面人稀而宁静,与国内的许多偏远县城一样,这里的房屋大多是新建的,道路也是重新规划的,现在的新代表着过去的旧,广安的历史是贫穷而闭塞,但人们善良而淳朴,千百年来人们过着恒古不变的生活,若非伟人诞生于此,又有何人记得此城的存在。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进入小平故居园区,由于下雨,园内游客不多,空气极好,青叶雾珠,悦人眼目,四周古树苍崇,青砖铺面,典雅而娴静。行走园区大道约半小时,便可见到小平事迹展馆,展馆宏伟大气,三根高低递减的石柱设计象征小平同志三起三落的跌宕人生轨迹。走入展馆,迎面映入眼帘的是高达16、宽10的浮雕巨作——《峰》,《峰》以天然花岗岩石材雕刻而成的巨型石浮雕为背景,呈现高山、大海、蓝天、白云,山峻、水阔、天高、云长等多重浮雕形态,浮雕的中间是以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向我们走来为题的邓小平铜浮雕,栩栩如生、亲切自然,可谓巧夺天工,立意深远。远远望去,似乎小平老人正从容不迫地向我们走来,步伐坚毅,神态慈祥,如劲松般高大挺拔,一种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概尽显无遗。展厅的两侧石墙上,雕刻着两段憾人心魄的文字,一句是邓小平的那句名言: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另一句是邓小平一生丰功伟绩的准确概括: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他为中华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新中国诞生,立下赫赫战功;他为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巩固和发展,进行艰辛探索;他为成功开辟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建立不朽功勋。整个展览大厅大气磅礴,雄伟恢宏,三个陈列展厅分走出广安戎马生涯艰辛探索非常岁月开创伟业您好,小平等六个部分,通过一件件实物、一篇篇手稿、一幅幅图片、一部部多媒体影像生动形象地展现了小平同志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不懈奋斗的光辉一生。

    树荫漫步,一路谈论,一路感想,不觉间已行至小平故居。1904822,一个平凡的日子,在宁静的邓家老宅,邓小平诞生于此。然而此时的中国正处风雨飘渺之时,离满清覆灭、辛亥首义已不足七年,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民主思想已成大势,在川东大地,保路运动风起云涌,立宪之声不绝于耳,似乎在预示着这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未来不凡之命运与崇高之使命。小平故居是一座普通的川东农家舍院,黑瓦青砖,枣木桌椅,旁湖而建。走进内院,依次为堂庭、卧居、灶间、书房、北堂屋,小平的居室紧挨着书房,简约整洁,如今虽已无书,但依然可深感幼年小平悬股苦读以匡中华之坚定信念情景。舍院中间的正堂屋供奉着天地君亲师位,这是邓家供神祭祖和接待重要客人的场所,堂屋两侧为古色古香的木雕座椅,看着室内陈设,遥想当年邓家其乐融融的生活情景,如今虽人去楼空,但取而代之的是游人如织,瞻仰者络绎不绝,不胜感慨。伟人不被遗忘是一个伟大民族的善良品性。这让我想起同时代的另一位伟人——那位喜爱雪茄独领英吉利民族战胜纳粹德国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前夕,踌躇满志的丘吉尔打算以胜利者的姿态参加同盟国在慕尼黑召开的会议,意图重新恢复大英帝国的昔日荣光,然而当时英国议会下院的选举结果却剥夺了丘吉尔参会的资格——他已不再是英国的首相,而成为了一介平民。结果,在慕尼黑的谈判桌上罗斯福和斯大林都没有见到他们往日的战友,丘吉尔没有被希特勒打败,却被自己的民族所抛弃了,你可以说这是理性民主的体现,但也理解为这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冷酷品性。舍院上方右侧为临时住房和小平父母及祖父母居室,与左侧遥相呼应,构成了院落的协调与统一,尽显川居之特色。临行结束时,我凝视着故居旁的湖面,思索着伟人一生的轨迹,心灵跳跃着震撼的音符,如高山仰止般静默不语,惟相望以对。此时的我突然想起尼采说过的一句话:更伟大的哲人之所以孤独,并不是他喜欢孤独,而是他在身边找不到自己的同类。

    次日,前往歌乐山。临行之前,由于已知行程安排,提前做了些准备。歌乐山松林苍翠,幽草丛生,遇有风雨万籁齐鸣,如歌似乐,古人因此命其名曰歌乐山。走进歌乐山,才黯然回首发觉满山的松树背后掩埋着一段痛苦的历史,弥漫着一种悲抢凝重的氛围。1939年春,戴笠驻停歌乐山下,相继选中白公馆、渣滓洞等址以秘密审讯、关押革命者。此地三面环山,地形隐蔽,不为外界所知,外人亦难以进入,随后戴笠将其改造为专门关押共产党员的看守所。在白公馆、渣滓洞内,院墙高耸、岗哨林立、电网密布,房间阴森而狭小、刑具齐备而恐怖,手段残忍而无耻,大批革命者惨遭国民党军统局关押迫害与残杀。儿时常听到长辈们聊天时谈到《红岩》,谈到江姐,谈到小萝卜头的故事,如今想来,虽隔数年,但依然清晰在目。那时由于年少,对什么是信仰,什么是追求,江姐为何放弃生而选择死无法理解,对革命者那种为信仰不惜牺牲生命的不屈精神更是无从感知。在渣滓洞和白公馆,走一段,读一段,这个时候才发现,《红岩》不是我们这一代人所能真正读懂的,没有经历,何来感悟,于我们而言,那最为黑暗的时期似乎已经远去,我们也没有经历那火红的年代,对革命的激情,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对不公的愤怒,我们有过,但只是一瞬间,远没有他们强烈与敏感、永恒而坚持。但这种精神是否已经到了需要放进历史的卷轴,站在刑具面前,拷问着自己,审问着灵魂,有多少人能做到散尽家财,舍家为国,甚至献出生命,任何人都会犹豫,可这个国家民族等不得半点的犹豫。临毕业那年,我去上最后一节课,W教授是一位慈祥的老太太,那天讲的是新教改革与罗马法的冲突,短短的两节课如坐春风,似乎进入智慧的宫殿。临行毕业,前去讲台与她告别,希望老师再教点什么,谈了许多,惟一句话深深的被刺痛:你的奉献是什么。年轻的一代,总会迷茫,走出来的,能回归正常的人生轨迹,最终明白人生的真谛,走不出的,会垮掉,用一生去追求那个答案,困惑终老。来这里,就是听听江姐和革命先辈的教诲,看看他们选择走的路,不要问国家为自己做了什么,而要问自己为国家做了什么。

    离开歌乐山时,找到了一个答案。历史的长河中,许多的国家覆灭了,更多的民族消失了,而中华民族为何总能在最黑暗的时候出现复兴,现在想来,也许我们这个民族总存在着一群寻找光明仰望星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