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建设>>法官情怀>>法官随笔

    亦师亦友,快乐学法
    来源:     时间: 2013.06.24  

    开平市人民法院 余小红

     

    的一声,我在暨南大学礼堂门前的斜坡重重的摔倒,狼狈地坐在了地上,周围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阳光从路旁高耸的相思树上投下细碎的光芒,映在我窘迫的脸上,我觉得自己的脸更像红柿子般;树上的蝉也在聒噪,仿佛在嘲笑着我。我心想, 我今天可真倒霉!在这么多同事的众目睽睽之下跌倒!这时,有两个人走了过来,将我扶了起来,大家停住了笑声,都肃然起敬。我这才知道,原来是北大的钱明星教授和北师大的张红副教授。钱教授翩然而去,给我留下了一个难忘的背影。而张红老师的一句:你没事吧?则开启了我们亦师亦友,令我受益无穷的一段师生情谊。

    这是2004年的夏天,我在省法院与北京的几所大学共同举办的司法考试培训班期间出现的一个场景,多年以后,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些一个个著名学者的身影,都说名校里的学者就是一道道风景,可真是名不虚传。我觉得我摔的那一跤很值得,我是因祸得福,从此走上了学习法律的正途,在这里说一点我个人学习上的体会。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做学问要做到不耻下问,要多想几个为什么。孔子亦云: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乐之者。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你爱好它,对它有兴趣,你就会全身心地去做好它。当我对法律有了兴趣,决定参加司法考试,就注定与法律结下了缘分。

    在暨大的礼堂,主讲行政法的张红老师只给我们上了三天的课,但是她讲的课,令我觉得醍醐灌顶,如露入心,足以受益一生。我觉得自己的法学知识有了质的飞跃。那些基本的法律原则,行政法的每一个知识点,她都讲得明白,透彻,生动。听着听着,我仿佛看见她如一只五彩的燕尾蝶在讲台上灵动的起舞。以致于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在何处,只感到跟随她走进了一个广阔的法律知识的殿堂。

    即使平民有一个破烂不堪的门,国王说:风可以进,雨可以进,但国家的民队不可以进!”“一个国家,如果死刑太多,犯罪人的性格会变得野蛮;一个国家,如果民法不发达,民族的性格会处于流氓的状态。”……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些法律的名言,我感到了从来未曾有的振撼,原来法律也可以讲得如此诗意!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了要拜她为师的冲动。下了课,我找到了她,我说,你可以收下我这个学生吗?她说,没问题呀,只要肯努力,学习从来都不嫌迟!她年轻的脸上闪着睿智的光芒,那种四川姑娘特有的水灵秀气令人过目难忘。

    从此,我开始通过网络跟随她用最自由的方式享受着学习的乐趣。真要感谢网络,让我们成了无话不谈、快乐的师生兼朋友关系。

    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的法律问题,只要不明白的,我都会通过网络问她,而她总是有问必答。与她上网,就是与一个道德高尚、和蔼可亲、智慧达观的人聊天。她潜移默化着我,教育着我如何学习,如何工作,如何做人,如何生活。我非常地感激,也非常地幸福。看到她写的东西字字珠矶,我也就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想象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下笔如有神,达到她的这般境界。

    所以,在我们遇到良师时,一定要有一颗勇敢的心,要做到不耻下问。

    其次,学习在于集中精力,要做到知行合一。她经常说,人要提倡终生教育,不断地提升自己的素质,一个人的成功就是集中精神的本领,天下没有学不会的事情,就算你觉得自己天资不高,但只要你愿意把你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面,你就能够比别人做得更出色。

    在她的鼓励下,我一直在专心致志、勤勤恳恳地学习。2005年至2006年两年期间,因为要怀孕,生小孩,我停止参加两年的司法考试,但是对于学习法律的决心从来没有动摇过。每天晚上,我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干警,通过学习,使我较好地掌握了法律知识,通过静思,也让我对人生的意义有了深刻的体会。每次走在街上,深夜里的玉兰花尽情绽放,以她特有的花香迎接着我的行色匆匆,我才知道,以前的自己错过了多少美妙的花香,静若处子的白玉兰原来在深夜才吐露芬芳,而人生,也需要默默无闻地奉献,那种潜在的本能和不为人知的特质才能充分展现出来。通过三年的磨炼,我终于在2009年通过了司法考试。

    在与一些名师的交谈中,我发现,一般他们只精通他们所教的学科,例如刑诉法的老师,如果我问他一些刑法的问题,他往往也答不上来,但是对于他所钻研的刑诉法的每一个知识点,他都能背下来。这也印证了张红老师给我的教导,人的一生中,坚持不用多,只要有一次坚持到底、有一门学科学得好就算是成功。一个人能将所学的刑诉法倒背如流,是需要下多少苦功!

    第三,要给自己定下目标,不能满足于现状。通过了司法考试,放松心情一段时间后,我又开始了跟张红老师学习论文和案例分析的写作。

    首先,我选择了一个有关行政不作为的案例分析作为自己第一篇行政法写作文章。写好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寄给了她。

    很快,她给予了答复,写作重要的是写出新的观点,要有新意,她觉得我写的案例不够典型,建议我看一次非常有代表性的超级玛丽案件。她认为,目前我国行政不作为案件最难的地方是如何理解作为义务,实践中常常出问题的地方不在于法定的作为义务,而是法律对这种义务规定得非常简单,以至于这种义务行政机关应当履行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履行了义务?这是行政诉讼当事人双方争议最大的问题。

    我上网查看了有关超级玛丽案件的报道,200632日晚上,从武汉到北京发展的二人演唱组合超级玛丽成员罗某、韩某在朝阳区的租住地煤气中毒,凌晨时分,她们的朋友刘某因一直联系不上二人, 遂向110报警,警察来到出租屋门口后,认为没有可疑迹象,不能断定当事人出事,认为应联系出租屋主,由房屋的主人开门。等到早上八点左右,出租屋主才赶到现场。开门后发现屋内弥漫大量煤气,二人经送医院抢救后一人死亡,一人成为植物人。

    两名女孩的家属据此状告朝阳区公安分局,指责警察到现场后近9小时行政不作为,此案最终在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的帮助下,由当地慈善机构给予超级玛丽的父母200万元救济款后,其父母撤销了诉讼。

    警方强行破门属非常规措施,应当在有明显迹象显示情况紧急或危险存在时采取,本案中的民警所掌握的情况是否构成作为一个警察可以预见到的风险?是否据此可以认定为行政不作为?对此我陷入了沉思。经过几个月的思考,我觉得要给出一个明确的行政不作为判断标准非常难,此类案件也许引入陪审团审理效果最好,有时候一个法律问题同时也是一个价值问题,引入陪审团的做法既可以规避法院的政治风险,又可以加大人民陪审的力度,给群众一个参审议审的机会。

    但张红认为,陪审团一般是确定事实问题,关于不作为义务的判断问题,是一个法律问题,还是应该由法官来处理。不过我能有如此大的设想,作为理论研究,思想可以前卫些,值得鼓励。

    就这样,从一个门外汉,仅在中国地质大学读过三年成人法学本科的我,逐渐地走进了法律知识的海洋。以前觉得法律高高在上、晦涩难懂,可现在也能说出个所以然了。想起了温总理说过的话,华山再高,顶有过路。再困难的事情也总有解决的办法。

    不会忘记,通过了司法考试的时候,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第一次寄了一条自已设计的围巾给她,她在邮件上给了我回复:以后不要寄东西给我,太麻烦了。围巾我已带在了身上,忽然感觉有一种千里送鹅毛的感觉,你呢,好好的去庆祝一下吧。生活其实真的很美好,对吧?每次看到她如此温情的话语,我就会如孩子一般的高兴,一整天沉浸在喜悦中。

    不会忘记,2009年,我参加省法院举办的两项征文比赛均获得了三等奖; 2010年,我参加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与中国法院网举办的人民法官为人民征文,我荣幸的获得了优秀作品奖。而这一本本鲜红的获奖证书都离不开她的悉心指导。

    终有一天,她会成为法律天空一颗耀眼的明星,而我,这个愚笨的学生,这辈子能遇到一个这么好的老师,真是人生的一大幸福!唯有孜孜不倦,一心一意的学好法律,才不会辜负她对我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