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建设>>五邑法苑>>办案札记

    民事诉讼中举证责任分配之辨析——邓伟雄诉张自群民间借贷纠纷案
    来源:     时间: 2011.11.25

    民事诉讼中举证责任分配之辨析

    ——邓伟雄诉张自群民间借贷纠纷案

    张轩榛

     

    要点提示:本案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借款人需就双方存在借款的事实负举证责任。如果贷款人有证据证明双方系委托关系而非借贷关系,根据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此时举证责任发生转移,借款人需对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案例索引:

    一审:广东省恩平市人民法院(2011)恩法民一初字第24号判决书(201137日)。

    二审: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江中法民一终字第196号判决书(2011823日)。

    一、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邓伟雄。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自群。

    199657,张自群立借条一份收邓伟雄现款8万元,借条约定月息4分,但未约定还款期限。同日,张自群以邓伟雄的名义将此款交到恩平市横陂水泥厂,并由该厂开具一份今收到邓伟雄集资款80000元,月息4分,定期半年的收款收据给张自群。截至1998101,张自群分不同时段从横陂水泥厂收回的集资款共35000元退还给邓伟雄。后因横陂水泥厂实行改制,未能返还集资款,张自群随即将该情况告知邓伟雄,并明确表示尚余款项已无偿还能力。20111029,邓伟雄向恩平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张自群返还尚余本金45000,折合利息共计352560元。

    二、审判

    广东省恩平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从张自群最后一次将其所收回的集资款返还给邓伟雄的时候起,邓伟雄是知道横陂水泥厂和张自群的实际情况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依上述法律和相关规定,本案的诉讼时效应当从1998101起算,现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对邓伟雄的起诉依法予以驳回。故作出判决:驳回邓伟雄对张自群的诉讼请求。

    邓伟雄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张自群对邓伟雄出示的借条真实性没有异议。张自群提交了由横陂水泥厂19965月出示的《收款收据》、2010510出具的《对账单》复印件以及张自群代理人对吴松伟、吴锦霞所作的《调查笔录》主张其与邓伟雄之间系委托代理关系。张自群提交的证据已达到高度盖然性占优势之标准。此时,举证责任已经转移到邓伟雄一方。虽然邓伟雄提出异议,但是其在一、二审过程中均未提交可以推翻张自群主张的证据。由此,对张自群主张的双方系委托代理关系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邓伟雄应当对其举证不充分承担不利的实体法律后果。由于双方是委托代理关系并非借贷关系,原审法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邓伟雄诉讼请求,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但是,原审法院驳回邓伟雄对张自群的诉讼请求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鉴于减轻当事人双方的诉累、提高司法资源的利用率,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评析

    一审法院以邓伟雄之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邓伟雄之诉讼请求,属适用法律错误。诉讼时效的限定条件是具有请求权。本案中,邓伟雄以其与张自群之间存在借贷合同为由,行使合同履行请求权,要求张自群履行合同,而张自群提出证据推翻了邓伟雄的该项事实主张。因此,邓伟雄对张自群行使合同履行请求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故而不能适用诉讼时效制度。二审法院认定,驳回邓伟雄的诉讼请求,应当是邓伟雄因举证不充分而承担的实体法律不利后果。

    (一)原告的请求权的来源及原告的举证责任

    请求权是独立的实体权利,是连接实体法与程序法的桥梁。从诉的分类上看,本案是给付之诉。本案中,邓伟雄的合同履行请求权来自于其主张的与张自群之间存在借贷合同关系。邓伟雄依此民事法律关系,请求人民法院判决张自群履行合同义务,即还清余款并按照借贷合同约定支付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消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邓伟雄应当举证证明其与张自群存在借贷关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之规定,邓伟雄提交的《借条》一份,藉此邓伟雄完成了其与张自群之间存在借贷合同关系之举证责任。

    (二)在被告充分举证推翻原告,举证责任转移到被告

    邓伟雄向张自群提出合同履行请求权之后,张自群行使否认权,否定邓伟雄对其享有合同履行请求权,并提供了证人证言,横陂水泥厂出具的收款收据、横陂水泥厂出具的对账单、利息计算表、对吴松伟和吴锦霞的调查笔录等材料证明其与邓伟雄之间并非借贷合同关系而是委托代理关系。

    张自群提交的上述证据均虽然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依据的证据,但是收款收据载明的日期及金额、利息均与199557日双方所签订的借条内容吻合。本案中,张自群提供了上述证据后,邓伟雄加以否认,但并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在张自群提交证据证明其与邓伟雄系委托代理关系,而邓伟雄不能提交证据加以反驳时,法官根据高度盖然性占优势规则,确定张自群完成了否定邓伟雄所主张事实的举证责任。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案件的同一事实,除举证责任倒置外,由提出主张的一方当事人首行举证,然后由另一方当事人举证。另一方当事人不能提出足以推翻前一事实的证据的,对这一事实可以认定;提出足以推翻前一事实的证据的,再转由提出主张的当事人继续举证。由此,举证责任再次发生转移,邓伟雄需提供证据推翻张自群提交的证据所证明之事实。但是,邓伟雄在一审、二审中,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因此应当承担举证不充分之不利实体法律后果。据此,邓伟雄的诉讼请求法院应予驳回。

    (作者单位: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