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建设>>五邑法苑>>法官说法

    “犯罪是否得逞”应作为区分转化型抢劫犯罪完成与否形态的标准
    来源:     时间: 2011.11.27

     

    “犯罪是否得逞”应作为区分转化型抢劫犯罪完成与否形态的标准

     

    -------卢春福抢劫案

     

    谢建华 朱迎春

    【问题提示】转化型抢劫是否具备未完成形态?“犯罪是否得逞”是否应作为区分转化型抢劫犯罪犯罪形态的标准?

    【要点提示】

    抢劫犯罪的犯罪形态按照传统的以“犯罪是否得逞”划分标准分为抢劫预备、抢劫中止、抢劫未遂、抢劫既遂四种形态,对于转化型抢劫,司法实践多侧重于分析当场实施暴力转化为抢劫罪的定性,而对转化为抢劫罪后的犯罪形态没有分析,甚至认为转化型抢劫犯罪只有一个形态,即是转化后抢劫罪的犯罪既遂。从转化型抢劫罪适用《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来看,转化型抢劫罪是比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的抢劫罪来处罚,既然一般抢劫罪存在不同的犯罪形态,那么适用该条款的转化型抢劫罪也应有不同的犯罪形态。“犯罪是否得逞”应作为区分转化型抢劫犯罪犯罪形态的标准。本案盗窃未遂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致人轻微伤的行为,应认定为转化型抢劫的犯罪未遂,如不划分犯罪形态会加重了罚的处罚,违反了刑法总则中的罪刑相适应原则,不利于罚当其罪。

       案例索引

    一审: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法院2010)台法刑初字第123刑事判决(201025日)。

    二审: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江中法刑二终字第43号刑事判决(2010420日)。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卢春福,男,1983610日出生于贵州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布依族,文化程度初中,农民,住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大山乡养马寨村三组。2007918日因犯盗窃罪被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09527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09102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台山市看守所。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卢春福于200910278时许,去到台山市大江镇速龙网吧门口处,见被害人汤某沛停放在该处的MASUWANG16寸自行车1辆(价值160元),于是上前使用工具撬车锁企图将车盗走,在撬锁过程中被网吧的工作人员罗某发现将其拦截,被告人卢春福为了抗拒抓捕对着被害人罗某的左胸部咬了一口逃跑,后被抓获。经法医鉴定,罗某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卢春福无视国家法律,在盗窃他人财物过程中被发现,为抗拒抓捕而使用暴力,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卢春福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提请依法判处。

    【审判】

    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被告人卢春福为窃取他人财物,携带油压剪,自制T型工具,螺丝刀等工具,于200910278时许,去到台山市大江镇速龙网吧门口处,见被害人汤某沛停放在该处的MASUWANG16寸自行车1辆(价值160元),于是上前使用工具撬车锁,在撬锁过程中被网吧的工作人员罗某发现将其拦截,按在墙边,被告人卢春福为了抗拒抓捕对着被害人罗某的左胸部咬了一口,然后逃到10米远的地方又被随后追赶的罗某、雷某华抓住,并将其交给赶到现场的民警。经法医鉴定,罗某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卢春福无视国家法律,在盗窃他人财物过程中被发现,为抗拒抓捕而使用暴力,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卢春福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处如下:被告人卢春福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00元。

    上诉人卢春福上诉提出其作案被罗某抓住时,罗某用手勒住其颈部无法呼吸,其才用口咬了罗某逃跑,其行为应不构成抢劫罪。希望二审法院公正判决。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卢春福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一审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对上诉人卢春福所提意见,经查,上诉人卢春福在网吧门口盗窃他人财物过程中被发现并被罗某等人抓住后,其为抗拒抓捕而用口咬罗某致轻微伤,属为抗拒抓捕而使用暴力,其行为性质已转化为抢劫罪,原审判决定性正确,上诉人提出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据理不足,不予采纳。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卢春福无视国家法律,在盗窃他人财物过程中被发现,为抗拒抓捕而使用暴力,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上诉人卢春福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上诉人卢春福因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抢劫未得逞,其行为属犯罪未遂,可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唯未认定犯罪未遂致量刑过重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1、维持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法院(2010)台法刑初字第123号刑事判决中对上诉人卢春福的定罪部分。2、撤销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法院(2010)台法刑初字第123号刑事判决中对上诉人卢春福的量刑部分。3、上诉人卢春福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评析】

    对于这则案例,认定为转化型抢劫罪没有异议,但对于构成抢劫罪既遂还是未遂,却存在着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不管是否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或造成被害人伤害,均构成转化型抢劫的既遂;第二种观点则认为抢劫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既侵犯财产权利,又侵犯人身权利,按照“犯罪是否得逞”这一区分既遂和未遂的显著标志,只有当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既未取得财物,又未造成被害人人身伤害后果的,才构成抢劫未遂。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分析如下:

    1、转化型抢劫罪有未遂和既遂之分。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对于转化型抢劫,曾经有些处理是不管是否劫取财物,也不管是否造成被害人人身伤害,一概以既遂论处,结果往往导致会加重了刑罚的处罚,违反了刑法总则中的罪刑相适应原则。我们认为,转化型抢劫同样有既遂和未遂之分,理由是:首先,从刑法条文来看,《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是以《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的抢劫罪来处罚,既然一般抢劫罪存在不同的犯罪形态,那么适用该条款的转化型抢劫罪也应有不同的犯罪形态。其次,从刑法理论来分析,不同的犯罪形态,由于它们的社会危害性不一致,刑法也相应规定了不同的刑事责任,对于未遂犯,应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转化型抢劫在实际生活中有各种不同的表现形式,有的是当场使用暴力制服被害人并劫取财物逃走,有的是在使用暴力中被被害人抓住而未获取财物,有的则是当场使用暴力并致被害人轻伤以上后果,这些不同的情形只有在划分转化型抢劫的既遂、未遂的情况下才能作出罪刑相适应的处罚。再次,从犯罪构成要件上来看,区分转化型抢劫的不同犯罪形态是可行的,因为转化型抢劫是抢劫罪的一个特殊类型,从其行为过程来看,是可以区分既遂和未遂两种形态的。

    2、区分转化型抢劫犯罪既遂和未遂的标准。对此,理论界、实务界争议比较大。以日本刑法理论界为例,关于事后抢劫罪(转化型抢劫)的既未遂的判断标准有如下观点:①事后抢劫罪只有在盗窃既遂的场合才能成立,其既遂、未遂的标准,应该根据盗窃犯人采用暴力、胁迫手段是否达到防止所窃财物被他人夺回的目的而定,如果财物未被他人夺回(目的已达到),那就是既遂;如果已被夺回(目的未达到),则是未遂。②以暴力、胁迫行为本身作为认定既未遂的标准,只要盗窃犯人基于刑法规定的三种目的而实施了暴力、胁迫行为的,即使盗窃是未遂,事后抢劫罪也是既遂;只有着手实行暴力、胁迫而未遂者,才能视为事后抢劫罪的未遂。③以盗窃行为是既遂还是未遂,作为认定事后抢劫罪既遂、未遂的标准,即盗窃既遂事后抢劫也为既遂,盗窃未遂则事后抢劫也是未遂。这是日本刑法理论上的通说,也是日本法院的判例所采取的主张。④以最终是否取得财物作为事后抢劫罪既未遂的标准,即便是盗窃既遂,如果采用暴力、胁迫手段没有达到目的,财物还是被他人夺回,这仍然属于事后抢劫未遂;如果盗窃未遂,为免受逮捕、湮灭罪迹而实施暴力、胁迫行为,尽管达到了这样的目的,但由于没取得财物,自然只能算是事后抢劫未遂。在我国刑法理论界,也存在如下观点:1、应当以财物的取得为既遂标准。因此,在前行为并未取得财物时,转化为抢劫,则构成转化型抢劫罪的未遂。2、转化型抢劫犯罪的既遂与未遂因主观动机的变化,应当以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的目的是否达到进行区分。

    上述观点或以是否取得财物作为判断的标准,只强调公私财产是否受侵害;或以暴力、胁迫行为作为判断的标准,只强调人身权利是否受到侵害;或以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的目的是否达到作为判断的标准,只强调转化型抢劫主观要件是否具备。这些观点中,或忽视了并非所有转化型抢劫都存在犯罪未遂的事实;或忽视了法律已将此种行为与典型抢劫罪进行了等值评价的事实,只看到问题的一个方面。我们认为,法律既然已经作出拟制,对这种行为以抢劫罪定罪处罚,那么对存在未遂情形的转化型抢劫也应以区分典型抢劫罪既遂与未遂的标准作为自己的标准。由于抢劫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既侵犯财产权利又侵犯人身权利,因此,具备劫取财物或者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两者之一的,均属抢劫既遂;既未劫取财物,又未造成他人人身伤害后果的,属抢劫未遂。依此,转化型抢劫未遂主要表现为行为人盗窃(诈骗、抢夺)未遂,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致人轻微伤以下后果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是否具备劫取财物或者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两者之一的,也应成为判断转化型抢劫既遂与未遂的标准。

    本案例中被告人在盗窃过程中被人发现,为抗拒抓捕而使用暴力,并造成他人轻微伤的后果,后被当场抓获,因为被告人未窃得他人财物,也未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虽然成立抢劫罪,但应属于犯罪未遂,二审法院依据一般抢劫罪既遂与未遂的标准进行改判充分体现了罪刑相适应的原则要求,不矫不枉。二审法院予以改判是正确的。

     

    (作者单位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