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建设>>五邑法苑>>法官说法

    侵犯企业名称权行为定性与当事人选择法律关系起诉的关系
    来源:     时间: 2011.11.27

    侵犯企业名称权行为定性与当事人选择法律关系起诉的关系

    ——佛山市嘉×公司诉赵某侵犯企业名称权纠纷案

     江门中院梁宇俊

    【要点提示】《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将侵犯企业名称(字号)权纠纷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姓名纠纷分别作为第三级和第四级案由予以规定,纳入知识产权纠纷当中,将侵犯商号权的法律纠纷统一作为知识产权案件受理。因此,虽然当事人就同一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事实分别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依据提起民事诉讼,但应统一作为知识产权案件受理,并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相关规定予以裁判。

    【案例索引】

    一审: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江中法知初字第51号(2009730

    二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粤高法立民终字第371号(2009128

    【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佛山市嘉×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赵某

    2009114,江门中院受理本案(下称:第51号案)的同时,另案受理了嘉×公司诉赵某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姓名纠纷案件,案号为2009)江中法知初字第50号(下称:第50号案)。根据现有证据,两案起诉的事实和理由均相同。嘉×公司在本案的诉讼请求为:一、赵某立即停止侵犯企业名称权行为;二、赵某立即变更企业名称;三、赵某赔偿因其侵权行为造成嘉×公司的损失人民币10万元;四、赵某赔偿因本案给嘉×公司造成的律师费、调查费、差旅费等实际支出费用共计人民币3万元;五、赵某公开赔礼道歉,保证今后不发生类似侵权行为;六、赵某承担一切诉讼费用。50号案嘉×公司的诉讼请求为:一、赵某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二、赵某立即销毁库存的违法侵权产品及其包装;三、赵某赔偿因其侵权行为造成嘉×公司的损失人民币20万元;四、赵某赔偿因本案给嘉×公司造成的律师费、调查费、差旅费等实际支出费用共计人民币5万元;五、赵某公开赔礼道歉,保证今后不发生类似侵权行为;六、赵某承担一切诉讼费用。

    案件审理当中,江门中院将第50号案和本案合并审理。庭审当中,对于第50号案,嘉×公司指控上述赵某生产的T4T5“嘉美之光节能灯为侵权产品,并当庭明确其主张赵某不正当竞争行为是:赵某在产品包装上擅自使用了嘉美字号,并在经营活动中大量以嘉美作为宣传口号,无偿占用了嘉×公司的商誉,使相关消费者将赵某的产品误认为是嘉×公司的产品,请求法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五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追究赵某的民事责任。对于本案即第51号案,嘉×公司当庭明确其主张赵某不正当竞争行为是:赵某从2006年成立荷塘嘉美厂开始,就大量以嘉美灯具的名义销售灯具产品,嘉×公司通过2006年至2009年全国各地的打假行动查获了大量的假冒产品,有关证据可以证明赵某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请求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关于企业名称权,以及《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十四条、《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六条、《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第四十条的相关规定追究赵某的民事责任。

    ×公司诉称:×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工程灯具的生产、开发与销售的现代化企业,与佛山市南海谢边嘉美灯饰电气厂(下称谢边嘉美厂)等企业统称为嘉美企业。多年来,嘉美拥有了一系列国家专利产品,现企业已生产有十五大系列约1000余种产品,其中筒插灯、豆胆灯、金卤灯、T4T5节能支架、格栅灯盘及石英射灯等,因其稳定可靠的性能、不断创新的技术、精致完美的工艺和强而有效的品牌营销策略,深受国内外市场的欢迎,在业界内建立起很好的口碑,是国内各种大型建筑、工程照明系统的首选品牌。公司经多年的发展,获得数十项荣誉,主要有:中国照明灯饰行业质量与品牌100强企业;商业照明商业推荐品牌;多项国内外产品质量和管理认证等。2007年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嘉×公司相关产品为知名商品。嘉×公司及相关嘉美企业自上世纪80年代即开始使用嘉美作为企业名称和产品名称,经多年经营和发展,上述名称已被灯饰行业广泛熟知并认可,得到广大消费者所一致赞誉,经常采购灯具的客户和消费者,都很熟知和喜爱嘉美企业所生产的嘉美灯具。在本行业内,嘉美早已成为知名企业,嘉美灯具早已成为嘉×公司及相关嘉美企业特有的产品名称。嘉×公司及相关嘉美企业成立后逐步开发、设计了数十款具有一定特色的产品包装和装潢,均包括有嘉美标志和字样,并在产品上广泛使用专门设计的标贴。嘉×公司及相关嘉美企业经过多年的良好经营和客户积累,加之大量的广告和媒体宣传,国内外客户对上述包装和装潢已经熟知并广泛认可,产品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尤其在广东等发达地区,市场占有率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相关产品的产销量超过数亿元人民币,嘉美产品的包装和装潢已经成为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和装潢。国内外的客户已经习惯通过上述包装、标识和标贴来识别产品的来源、生产者、产地、质量、性能等。嘉×公司成立以后,为较好的统筹嘉美企业的资源,较早成立的谢边嘉美厂将企业名称权、包装和装潢的相关权利等全部知识产权均转让和移交给嘉×公司统一管理和使用,嘉×公司是上述权利的合法所有人。

    ×公司经调查发现,赵某于20062月在佛山市成立以嘉美为字号的个体企业。业主赵某为嘉×公司公司经理和江苏、浙江等地经销商,其在职期间及经销期间就已成立上述工厂,并制造和销售嘉×公司相同的灯具产品,产品广告宣传上(如广告牌)大肆使用极易混淆的设计和文字,使用了和嘉×公司上述产品的产品名称、包装和装潢相同或相近似的产品名称、包装和装潢,明显是伪冒行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赵某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同时使用与他人相同或近似的企业名称、广告宣传,造成市场混淆和误认,也构成侵犯企业名称权的行为。

    赵某辩称:一、赵某不存在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的行为。(一)赵某开办的个体工商户是依法得到核准的,有权在规定的范围内使用。(二)嘉×公司不是知名企业,嘉美也不是嘉×公司的企业字号。二、赵某的个体工商户名称与嘉×公司的企业名称不构成相同或近似,也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或误认。因此,赵某不存在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权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应当驳回嘉×公司的诉讼请求。

    【审判】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为侵犯企业名称权纠纷。嘉×公司的企业名称经依法登记,享有企业名称权即商号权,依法应受保护。嘉×公司在本案与第50号案主张的事实和理由均一致,只是在诉讼请求及选择适用法律上有所不同。诉讼请求中,两案的第一、二项实际上均为停止侵权(只是停止侵权的方式不同);第三、四项均为赔偿损失、支付合理费用(只是数额上不同);第五、六项均为赔礼道歉、承担诉讼费用。在选择适用法律上,第50号案主张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相关规定,本案主张适用民法通则对于企业名称保护的相关法律。

    虽然民法通则对于企业名称的保护作出了基本规定,但这是基于法人人身权的保护,而在市场经营活动中,企业名称更是市场主体的营业标识,可以起到识别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作用,具有商号权意义。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款将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规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就是从营业标识(商号)保护的角度,制止造成市场混淆的行为。鉴于此,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法发[2008]11号)将侵犯企业名称(字号)权纠纷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姓名纠纷分别作为第三级和第四级案由予以规定,纳入知识产权纠纷当中,将此类统一作为知识产权案件受理。因此,虽然嘉×公司分别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依据提起民事诉讼,但对于两案所涉的同一事实的法律纠纷,应统一作为知识产权案件受理,并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相关规定予以裁判。鉴于第50号案中,江门中院依法作出判决,故本案不再重复予以调整。同时,本案与第50号案件属于重复起诉、重复受理,根据一事不再理的原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依法应予驳回起诉。

    综上所述,江门中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之规定,裁定:驳回嘉×公司的起诉。

    宣判后,嘉×公司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裁定,依法指令审理,支持其诉讼请求。

    ×公司上诉称:一、我司基于赵某以牟利为目的,不顾其作为我司股东和经销商的身份,恶意注册名称相同的企业并使用相同企业名称进行相同产品的违反经营活动,侵犯我司企业名称权而提取本案诉讼。在第50号案中,我司基于赵某制造、销售与我司知名商品名称、包装和装潢相似的产品及擅自使用我司企业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提起诉讼。两案所涉法律事实不同,原审裁定认定两案是同一法律事实的法律纠纷,属认定事实错误。二、《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将侵犯企业名称权(字号)纠纷列入第十五类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该纠纷是一般民事侵权行为,适用《民法通则》、《公司法》进行调整。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纠纷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姓名纠纷被列入第十六类不正当竞争、垄断纠纷,适用《反不正当竞争》进行调整。因此,本案与第50号案的法律关系性质明显不同。江门中院认定本案属重复起诉、重复受理,适用法律不当

    赵某未作答辩。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嘉×公司以赵某将“嘉美”作为其主要的企业名称和产品名称,制造、销售与嘉×公司相同的灯具产品,并使用与嘉×公司产品名称、包装和装潢相同或相近似的产品名称、包装和装潢,构成企业名称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提起本案诉讼。虽然嘉×公司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依据提起本案和第50号案诉讼,但两案起诉的事实和理由相同,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嘉×公司在本案中主张赵某使用企业名称,从事市场经营活动,因此,本案也属于不正当竞争纠纷。鉴于原审法院已经另案受理嘉×公司诉赵某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姓名纠纷一案,亦属于不正当竞争纠纷,因此,嘉×公司在本案中的起诉,属于重复起诉,重复受理。原审裁定驳回嘉×公司的起诉正确,应予以维持。嘉×公司上诉主张不能成立,予以驳回。遂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评析】

    本案主要涉及侵犯企业名称权纠纷如何定性(案由归类)以及当事人就同一事实和理由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依据主张权利,人民法院如何处理的问题。

    一、侵犯企业名称权纠纷如何定性(案由归类)的问题

    《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法人、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享有名称权。企业法人、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有权使用、依法转让自己的名称。”这个法律对于企业名称的保护作出的基本规定。而《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等行政法规、规章对于企业名称的管理和保护进一步细化,但这些均基于法人人身权的保护。而在市场经营活动中,企业名称更是市场主体的营业标识,可以起到识别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作用,具有商号权意义。如《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就明确将“厂商名称”(即企业名称或商号)列入工业产品的保护对象,与商标、不正当竞争作为平行的知识产权来对待的。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款将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规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就是从营业标识(商号)保护的角度,制止造成市场混淆的行为。在一般情况下,他人侵犯企业名称权主要系在市场经营活动中发生,且主要系以引起混淆从而达到“搭便车”等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目的。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也是从这一角度对于如何合法、规范使用企业名称加以规定。因而,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将侵犯企业名称(字号)权纠纷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姓名纠纷分别作为第三级和第四级案由予以规定,纳入知识产权纠纷当中,将此类统一作为知识产权案件受理,而不再在案由第一部分人格权纠纷中另行单列规定有关涉及企业名称权纠纷的案由。这种定性和案由归类能反映出企业名称权具有营业标识(商号)的本质特征,更加科学合理,符合实际。

    二、当事人就同一事实和理由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依据主张权利,人民法院如何处理的问题。

    以上分析可知,×公司以赵某将嘉美作为其主要的企业名称和产品名称,制造、销售与嘉×公司相同的灯具产品,构成企业名称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提起本案以及第50号案的诉讼,只不过两案中嘉×公司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依据而已。这里实际上涉及学理上所称的民事责任竞合的问题。民事责任竞合是指因某种法律事实的出现,而导致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民事责任产生,各项民事责任相互发生冲突的现象。《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就系有关合同责任和侵权责任竞合的规定。从民事权利的角度来看,当不法行为人实施了一个行为,这个行为在法律上符合数个法律规范的要求,因而使受害人产生多项请求权,这些请求权相互冲突。因此,民事责任竞合又被称为请求权竞合。处理民事责任竞合法律后果的原则,是从两个请求权中选择一个行使;一个请求权行使后,另一个请求权即行消灭。规范请求权的选择,具体思路是:法律规定首先,合同约定次之,当事人自行选择最后。具体本案中,因《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将侵犯企业名称权等不正当竞争纠纷统一纳入知识产权纠纷当中,故本案按照该规定进行立案处理。同时,按照“一事不再理”原则,对于嘉×公司就同一事实和理由分别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依据提起民事诉讼,应驳回其中一案的起诉。本案处理系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