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诉讼评估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速递>>基层动态

    员工离职,该要的赔偿不要漏
    来源:     时间: 2018.07.05

    员工离职,该要的赔偿不要漏

    稿件来源:南方法治报 发表时间:2018-7-4

    本报记者:林思琪 通讯员:张进才

     

    江门一名劳动者离职时,因与用人单位就劳动关系何时解除、未休年假工资、高温补贴等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引发纠纷。近日,江门恩平法院审结此案,依法判决该公司足额向该名劳动者补发未休年假工资和高温补贴等。

     

    案情回顾

    用工双方起纠纷闹上法庭

     

    吴某于2010年12月15日入职江门恩平某石油气公司工作,先后任喷漆工、装卸员,并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2014年3月至2017年11月,公司为吴某购买了社会保险。2017年11月30日后,吴某未再上班。

     

    2017年12月20日,吴某提出仲裁申请,请求裁决公司赔偿其经济赔偿金、代通知金等共计86822.4元。2018年2月1日,恩平仲裁委作出裁决,认定双方从2010年12月15日至2017年11月30日存在劳动关系,公司需一次性支付2655.45元(其中未休年假工资1955.45元、高温津贴700元)给吴某,并驳回吴某其他仲裁请求。

     

    吴某不服仲裁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双方从2010年12月15日至2017年11月30日存在劳动关系;公司向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未休年假工资、高温补贴等合计86822.4元。

     

    公司抗辩称,其从未解雇吴某,是吴某自2017年11月30日后未再上班,视为自行休假。根据吴某向仲裁委提出的请求,公司才得知对方要求解除劳动关系。根据规定,劳动者因自身原因而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用人单位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或经济赔偿金等。吴某从2017年12月1日起,未向公司申请休假,也未再上班,视为其已自行休假,公司确认2017年12月1~5日为其2017年带薪年休假期间,故无需支付其未休年假工资。公司已全部支付吴某的正常上班工资及加班费,其请求支付7年无发放的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及休息日加班工资没有事实依据。

     

    法院另查明,2016年和2017年,公司除发放正常工资给吴某外,还向其发放了2016年的高温补贴300元、2017年的高温补贴500元、“春节值班及开门红”各500元(合计1000元)以及其他费用合计3200元。

     

    法官说法

    双方劳动关系是如何解除的?

     

    法院经审理对关键事实作出认定:首先,吴某向法庭提供的《支出证明单》复印件无法证明公司存在单方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行为;其次,公司抗辩双方劳动关系因劳动仲裁而解除,是合法解除劳动关系,但未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因此,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第29条“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均无法证明劳动者的离职原因,可视为用人单位提出且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规定,应视为是由公司提出且经双方协商一致而解除劳动关系。

     

    劳动者各项赔偿请求能否得到支持?

     

    1.关于经济赔偿金的问题。因本案情形视为由公司提出且经原、被告双方协商一致而解除劳动关系,故公司无需向吴某支付经济赔偿金,但仍需支付经济补偿金。根据查明的事实,双方均确认2010年12月15日至2017年11月30日存在劳动关系。公司虽然主张吴某在2017年12月1~5日休年假,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对吴某认为其是于2017年12月1日离职的主张,予以采纳和确认。法院最终认定,公司应向吴某支付经济补偿金16598.19元。

     

    2.关于代通知金的问题。吴某要求公司支付未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关系的代通知金2400元。但本案情形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40条所规定的用人单位应当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的情形,吴某的主张理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3.关于休息日加班工资、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的问题。吴某主张其在休息日和法定节假日加班,请求公司向其支付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未支付的休息日加班工资10813.8元、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23172.4元。但公司已向吴某发放了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还发放了“春节开门红”及加班工资、其他工资,且吴某确已领取上述费用,其实收工资远高于江门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虽双方对这些费用的性质理解不一致,但应认定公司已向吴某支付了加班工资,吴某请求理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4.关于未休年假工资的问题。双方均未能举证证明各自主张,应各自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吴某请求支付2015年12月前的未休年假工资的理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公司应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等规定,向吴某支付2016、2017年的未休年假工资合计1962.34元。

     

    5.关于高温补贴的问题。因吴某未举证证明2015年12月前其未领取高温补贴的事实,公司则未举证证明其已经发放了2016、2017年高温补贴的事实,应各自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于2016、2017年的高温补贴,根据《广东省高温天气劳动保护办法》以及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广东省卫生厅等《关于公布我省高温津贴标准的通知》,公司2016年1月至2017年11月30日期间应向吴某支付的高温补贴为1500元,但其2016年已经支付了300元、2017年已经支付了500元,故其仍应支付700元给吴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