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速递>>媒体聚焦

    江门日报:女工深夜上班,痛失左臂 老板妄图用商业险代替社保
    来源:     时间: 2017.07.17

    女工深夜上班,痛失左臂
    老板妄图用商业险代替社保

    稿件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17-7-15

    本报记者:徐铃静 通讯员:黄海磊、丁洁

     

    “我现在什么都干不了,连吃饭都不能自理,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看着左边空空的袖管,陈杏芝(化名)不停、用右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拖累家人。曾经的希望之地,现如今却把她和她的家庭逼到了绝望之境。

    在工作中陈杏芝失去了自己的左前臂,而她的老板则“借花献佛”妄图用商业保险的赔偿来代替社会保险。由此,陈杏芝与所在工厂之间展开了一场诉讼。近日,江门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陈杏芝除商业保险外,还获得52.3万元的工伤赔偿款。

    贫困夫妇的谋生路

    陈杏芝,贵州人,生于贫瘠山村,同丈夫一家6口挤在瓦片搭建的平房里。丈夫三兄弟分家后,照顾一家老小的担子落到了夫妻二人身上。

    “我们那儿穷得很,就靠在山里种地维持生活,一年下来只能挣个两万来块钱。”陈杏芝说,“我们自己省吃俭用是够了,可还有两个孩子。”他们的大儿子在当地的师范大学读书,小女儿今年高考。为了供孩子上学,夫妻二人借了许多钱,经济上早已入不敷出。

    “我们村以前有人去城里打工,一个月能挣几千块,我跟老公商量了一下,想着先离开一段时间,去挣点钱回来。”陈杏芝说。

    2014313,在老乡的介绍下,43岁的陈杏芝跟丈夫郭伟常(化名)一起来到了江门市蓬江区荷塘镇一家小工厂工作。

    “老板跟我们说,底薪3000元,包吃不包住,按件提成,工作不难,就是加工塑料,把废弃的塑料压碎,经过高温融化,制成长条形塑料。我们觉得可以,就上班了,工资也只是口头约定。”陈杏芝说,老板帮他们买了保险,但具体是什么险,他们不知道,也没有概念。

    为了省钱,老板让夫妻二人白天休息,晚上工作。工作了些时日,陈杏芝感觉身体吃不消,便跟老板说想把上班时间调到白天。“我跟老板提了好几次,但他都说白天电费贵,晚上便宜,让我们晚上上班。”陈杏芝说。“这厂里就三个人,我们两个工人,还有一个搞卫生的杂工。我们晚上6点上班,一直做到第二天早上6点,遇到赶货的时候,得8点多才能下班。”

    高温压碎机里的意外

    2014829凌晨440分,“伟常!”一声短促而凄厉的叫喊,刺穿机器运作的嗡鸣。正搬运货物的郭伟常觉察到危险,连忙赶来,只见妻子左前臂搅进了高温压碎机里,鲜血染红了传送带。

    “那时太困了,碎塑料勾住了手,一下就把手带了进去。”陈杏芝说,“事故发生得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也不知道害怕,连疼都感觉不到。”

    郭伟常叫醒了住在工厂里的老板,两人开车将陈杏芝送进了医院。

    “我一醒过来,就看到胳膊上缠着纱布。”陈杏芝低下头,目光避开了那只手。“他们说伤得太重了,前臂没保住。”

    从这时候开始,陈杏芝心里一阵阵害怕,她不敢去看自己的手臂,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说,她弟弟以前也是做这一行的,前几年左前臂被压断,现在,同样的命运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对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这次突如其来的意外无疑是雪上加霜。面对巨额的治疗费和一系列的后续费用,夫妻二人一筹莫展。

    扑朔迷离的赔偿款

    在陈杏芝住院期间,老板曾来探望过她,帮忙缴付了2.5万元的医疗费,并要走了她的身份证。

    “他(老板)说是办住院手续用的。”对于老板的这一举动,郭伟常当时并未多想。可第二天,一群自称保险公司的人来到医院,说要检查妻子的伤势,这让郭伟常心中起了疑。

     “我之前听跟老婆一间病房的人说过,像我老婆这样的情况,如果买了保险,可以获得赔偿。”郭伟常猜测,这群人应该跟老板有关系,刚上班的时候老板说帮他们买了保险,前天又要走了妻子的身份证,说不定就是去办理保险理赔。

    “我想着如果真有保险公司理赔的话,那款项一定会打到妻子的银行账户里。”郭伟常说,“我挨个去问荷塘镇的银行,看有没有用我老婆身份证开通的账户。”

    问到第6间银行时,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前几天确实有人帮其妻子开通了账户,且账户里有25万元。

    通过质问,陈杏芝和丈夫得知老板帮他们购买的是商业保险中的人身意外险,并非社保。也就是说,陈杏芝此次受伤的损失,除了意外险赔偿外,还应得到一笔工伤赔偿,由于老板没有为其购买社保,那么工伤赔偿款应由老板承担。

     “他以为我们不知道有商业保险这个事,他还想着把保险理赔的钱拿出来,当成是他赔给我们的。”郭伟常说,要不是因为保险公司的人来鉴定伤势,自己觉得奇怪,去查了一下,他们根本不会发现这出“借花献佛”的戏码。

    夫妻二人找到老板提出私了,在理赔金的基础上,再赔偿30万元。

    可老板只愿意在理赔金的基础上再支付几万元。对陈杏芝来说,就算加上理赔的保险金,这些钱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我都伤成这样了,老板才赔几万块,我以后该怎么办?”陈杏芝说。

    女工获赔52.3万元

    多次协商无果下,陈杏芝提起了劳动仲裁。20141126,社保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陈杏芝左前臂所受的毁损离断伤为工伤。当年1231日,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陈杏芝为伤残5级。在整个仲裁过程中,老板对鉴定结果要求复查,在复查一致情况下又要求再次鉴定,每次提交申请都是在期限的最后一天。“他知道我们经济紧张,耗不起,想拖到我们妥协。”整个仲裁程序走下来,时间居然长达8个月之久。

    仲裁裁决鉴于双方未能提供有效的工资收入证据,参照了江门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认定陈杏芝受伤前的月平均工资为4014元,工厂需支付陈杏芝赔偿工伤金、安装假肢及维护费共计52.3万元。对此裁决,厂方提起诉讼,认为其为工人购买了额度较高的人身险,陈杏芝已经在商业保险中获得的赔偿,理应在支付的工伤赔偿中予以扣除。陈杏芝则认为意外险属员工福利,受益人是其本人,获得的赔偿不应扣除。

    近日,江门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二审审理认为,根据《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规定,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金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五十七条也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或者未按时缴纳工伤保险费,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向职工支付费用”,工厂未依法为陈杏芝购买社保,发生工伤事故后,应当承担陈杏芝依法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该义务为法定义务,无法律的事由,不能减轻或者免除。虽然意外保险费由工厂支付,但保险的被保险人为陈杏芝,该商业保险应视为用人单位给予员工的福利待遇,陈杏芝在受到人身伤害后,有权依照该保险合同的约定获得赔偿。工厂以陈杏芝已经在商业保险中获得部分赔偿为由,请求相应减轻其应承担的工伤保险待遇,法院不予以支持。

    故此,二审判决该厂应支付给陈杏芝的工伤赔偿款52.3万元。

    说法

    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不能相互取代

    本案二审法官陈炜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一些用人单位为了减少经营成本,规避法律强制性规定。一些用人单位在与劳动者签订合同时明确提出,劳动者若同意不购买社保,可将购买社保的一部分钱加摊在其工资里。有些劳动者,对社保没有太多概念,心里想的就是到手的工资能多一点,如果参保,企业固然要缴纳一部分,自己的工资每月也要扣减几百元,宁愿不参保,而这类劳动者又以刚出来打工者居多。更有一些规模较小的工厂或私人作坊,在签订劳动合同时甚至未提及购买社保一事,只是为劳动者购买个人意外险或团体意外险。小工厂所招工人又多是来自农村的打工者,法律意识淡薄,对于社保与保险两者概念不明确,其本身地位处于弱势,更不会主动要求用人方购买社保。

    本案中的陈杏芝,在发生事故后,未明确工厂为其购买的保险为何险种,好在他人告知,才后知后觉自己的工伤不仅能得到保险公司的理赔,还能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虽然该塑料厂在商业保险公司为陈杏芝投保了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但该保险的被保险人和受益人为陈杏芝,因此,该商业保险可视为用人单位给予员工的福利待遇。陈杏芝遭受人身伤害后,有权依照该保险合同的约定获得赔偿。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的性质不一致,并不能相互取代,也无法律明文规定劳动者在发生工伤时工伤保险待遇与商业保险待遇不能兼得。综上,用人单位不得主张在工伤待遇中扣除商业保险赔偿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