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诉讼评估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速递>>媒体聚焦

    人民法院报:江门:层层压实责任 打好决胜之仗
    来源:     时间: 2018.09.04

    江门:层层压实责任 打好决胜之仗

    稿件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表时间:2018-9-4

    黄海磊

     

     

     

     

    在陈明辉办公桌旁的柜子里,一摞文件半米多高。

    随手抽出一份,上面有手写的注明:几项指标超全省水平,哪些指标还低于全省水平,哪家法院拖了后腿,问题出在哪……

    “这是两年来执行工作的数据报表,每份都作有笔记。”作为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把手,陈明辉在执行工作上花了很多心思。

    推进工作纵深发展,关键在于领导干部这个“少数”。在广东江门法院,一把手率先垂范,对执行工作,坚持一级带着一级干,一级做给一级看。

    一把手亲自抓带头干

    每周一对唐砚来说,都是紧张而忙碌的。

    江门市全市8家法院、江门中院12名执行法官,13项质效考核、13项综合管理指标,哪一项升了,哪一项降了,唐砚都得细细对比。

    “陈院对数据问得细,指标下滑了,得找出原因。”每次例会,审管办负责人唐砚,得透过指标异动,向一把手分析上周的执行情况。

    当前,执行攻坚如火如荼、热火朝天。执行工作,怎么抓?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早已给出答案:一把手抓、抓一把手。

    10时30分,陈明辉拿着数据听取执行团队和审管办汇报上周工作进度。

    “13项质效指标,开平市人民法院就有9项倒数第一。”陈明辉当场便发了话,下午工作组进驻开平法院,倒查症结出在哪,对症下药。

    例会一结束,5人工作组便驱车前往开平。

    “最多的一名承办人,手头上压着168件积案。”除了积案太多,唐砚还发现数据不清、绩效考核不合理也是造成执行工作开展不顺的重要原因。

    按照流水线作业,限时结案的思路,工作组协助开平法院对执行案件进行了流程再造,分段集约管理,制定新的考核机制。

    “这是第4次来开平督导了。”唐砚直言,现在一把手抓执行,力气下得大。

    今年第一季度,江门的执行案件终本合格率仅为9.97%。问题何在?执行员不重视、对系统操作不熟悉,一到报结就“抓瞎”;一把手“只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

    为此,陈明辉定下“调子”、挂起“作战图”:各院长要将指挥岗位前移到执行一线,对攻坚战术战法要了然于胸,对指标数据进度牢记于心。不仅要当好后勤部长,当好服务员,还要担起第一责任人,对打赢攻坚战全程负责,全链条负责。

    4月至5月,抓终本合格率,所有执行案件进行流程重构,全面推行繁简分流,对终本案件所有关键节点集约管理。

    6月抓结案率,开展集中清理存案行动。上半年,在收案增加18%情况下,实现结案增长94.2%,结案率同比提升28.2%,未结案件同比下降39.8%。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评价:江门进入良性循环阶段。

    7月补短板,对指标落后的法院要求限时整改;用足用活拘留强制措施,开展“拘留攻势”。

    8月,进一步抓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期限内执结率,对大额标的案件集中清理,自查自纠,查漏补缺。

    据统计,今年1月至7月,江门法院结案率为67.95%;执行到位金额20.03亿元;终本合格率为92.12%,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法定期限内实际执结率84.69%;执行信访办结率100%。

    “江门是全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抓得最实、最好、最细的地区之一,案件数量大,执行质效好,执行工作走在全省前列。” 广东高院执行局局长胡志超作了充分肯定。

    对于压实一把手责任,陈明辉有自己的见解,“一把手当好数据院长、服务院长、责任院长三个角色,是打赢攻坚战的重要保证,起压舱石的作用。”

    一线发现的问题一线解决

    五年前,鹤山某村集体企业以1000多万元的价格卖出一块地皮,钱收了,可地皮属于集体用地,办不了证。

    事后买家要退款,村主任却不乐意。卖地的钱,都分给村民了。现在再想凑回来,难!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执行法官执行过几次,但该村扬言带领3000多名村民进行上访,执行没了下文。

    案件一放就是5年。上个月,执行迎来转机,该村集体退还了购地款。

    鹤山市人民法院院长冯国安查阅执行数据时,发现了这起案件,便找来承办人询问。了解案件后,冯国安出面向政法委请示,与该集体企业所在镇街等机关单位进行沟通,多次对被执行人进行释法教育。

    几番努力,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最终达成和解协议,被执行人返还购地款。

    事实上,上述案件只是“数据院长”发现的其中一起案件。

    今年4月,冯国安与副院长、执行局副局长及法官助理组成督导组,对所有执行存案进行了全面梳理。

    “每名承办人逐案汇报,院领导现场讨论分析,制订结案计划。”为什么这么做?冯国安解释,有些难案,承办法官拿不定主意、怕事大,就把案件放下了。

    “每件案,什么时候收的,遇到什么问题,何时结案……”督导组一一备案,1200多起执行存案有了具体结案时间表。

    “一单案2分钟,一天下来就是7个多小时。”副院长蔡镇海是督导组一员,有时听汇报到晚上10点,也是常有的事。

    路径清晰,任务繁重。结案时间表已制定,如何抓落实是关键。

    “数据有下降,院长电话就过来问原因了。”蔡镇海分管执行工作,跟以前相比,如今担子更重。

    执行员陈国明手头上有一案,计划的结案期限将近。冯国安在例会上问起,陈国明不仅要解释原因,还得给出接下来的具体执行方案。

    陈国明坦言,现在直面一把手,压力大是事实,但目标明确,有领导“撑腰”,难事也易做。

    “领导都做‘主心骨’了,给你解决后顾之忧,案子还说办不了,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冯国安给出一组数据,1200多起积案,9成多都按计划执结了。

    领导是后勤部长和服务员

    罗钦祥干执行已有10个年头。跟10年前对比,罗钦祥感受最深的,是工作氛围的变化。

    “以前执行局像一座‘孤岛’,老同志多,工作做得好不好,几乎无人问津。”现在不同,执行局成了“掌上明珠”,做得好受表扬;做得不好,领导找你。

    前段时间,赤溪镇某村发生一起咸淡水养殖场拒执案,被执行人气焰嚣张。台山市人民法院院长谢建华亲自现场坐镇,联合当地政府、公安等多部门,顺利将养殖场拆除。

    一把手坐镇执行现场,罗钦祥从前极少见过。“一把手在,大家心里有底气,敢大胆放手干。”

    刘伟是今年4月新加入执行团队的年轻执行法官,之前一直在民事口,擅长快审。

    谢建华看中他的能力,将他调到执行局,专门负责5万元以下小额执行案件的快速执行。事实证明,刘伟经手的案件大多数能做到当天收案,当天结案,整体执行效率得到提高。

    执行局人员少,案件却逐年递增,许多执行员都是超负荷办案,虽说大家也理解人员增加不是单靠法院一家之力就能解决的,但说心里没怨言,那是假的。

    谢建华也着急,干好执行,人员配备是根本。为这事,他嘴皮子没少磨,最后市委给了支持,决定以招聘辅助人员、法警,引用劳务派遣等方式,为执行工作提供18人。

    一次“大换血”拉开序幕。一批年轻的执行干警补充到执行一线,执行局的领导层也作了大调整,现在的执行局局长才39岁。

    罗钦祥笑道,40多岁的他从原来“最年轻执行员”,变成如今“最老执行员”。

    去年初,有个现象引起谢建华注意。很多案件判下来,到了执行阶段,才发现被执行人早在执行立案前就转移财产了。

    大部分执行案件本可执行却无财产,问题出在申请人在诉讼阶段并未申请财产保全。

    “为了办案指标,就忙得够呛,哪顾得上时常劝说当事人申请保全,况且当事人有时还抵触。”怎么让当事人知道保全的重要性,还得靠办案法官。

    今年年初,台山法院就出台“8个财产保全换算成1个办案指标”的鼓励政策,鼓励法官主动引导当事人在审判阶段申请财产保全。

    “现在保全能折算办案指标,法官当然上心了。” 对于这制度,从事过民事审判的刘伟有发言权。

    “小”问题“大”对待

    “问题不过夜,有困难第一时间提。”在江海区人民法院,这句话,执行一线人员耳熟能详。

    说这话的是该院院长黄锡芳。

    一起执行案,执行员周威鹏碰了“钉子”。准备查封的财产,被执行人转移走了,周威鹏第一时间汇报了此事。

    不曾想,为此黄锡芳召集了执行局和刑庭开会讨论,决定以拒执罪将被执行人移送给公安机关。

    “小”问题,“大”对待。这是周威鹏事先没想到的。

    刚上任时,黄锡芳觉得,一把手直接管业务,总归不合适。但几次会议上,听到陈明辉反复强调,一把手要做数据、服务和责任院长,他触动颇深。

    去年初,江海法院成立了执行工作领导小组,黄锡芳任组长,直接主管执行工作。

    执行团队刚组建那会,全院27名员额法官,各审判庭的法官数量都吃紧。执行局配几名法官?其他院领导建议少配,还是黄锡芳力排众议拍下板,执行的员额法官得有4名。

    “坐上这个职位,就得有担当的觉悟。”黄锡芳实说,有些工作,必须得一把手推动才行。

    攻下“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座堡垒,必须着力推进执行工作长效机制建设,既要敢于触动奶酪,又要敢于向顽疾开刀。

    4月底,江海法院推出新办案模式,7项未履行完毕的强制措施解除,实行层报签发,黄锡芳则把最后一关。

    执行局局长赵炜说,“20多份执行规范化文件,大多数是院长亲自‘操刀’。”

    为了执行办案机制改革,黄锡芳当起了“总编辑”。其中分段集约执行、流水线作业的执行模式,便是一亮点。

    早在去年3月,黄锡芳就开始探索执行案件繁简分流和配套的执行团队模式。经过一年多的摸索,以团队运作为基础,采取分段集约模式正式运行。

    “分段集约执行将实施权与裁判权相分离,实施权细化为执行准备、强制执行、结案监督若干阶段。” 据赵炜介绍,这样一来,各阶段执行员的职责明确,既减少重复劳动,也提高执行质效。

    实干加巧干,关键在于创新。截至7月,江海法院10项执行案件质效考核指标率先达到“三个90%”的要求,其中有财产案件期限内执结率达到98.04%。

    重要改革亲自部署、重大方案亲自把关、关键环节亲自协调、落实情况亲自督查……关于第一责任人这个命题,黄锡芳用蹚出的新路子作了有力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