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速递>>执行快讯

    五年来,共1010名“老赖”被司法拘留——向执行难宣战 让“老赖”寸步难行
    来源:     时间: 2017.02.10

    “立案了、审判了,最终能不能执行才是群众最关心的。基层法院要抓好立案、审判、执行三大环节,要抓好‘执行’这个重中之重,切实解决好执行难问题。只有执行好了,群众才能对法院、对法治怀有信心。”20161125日,省人大代表张速平视察江门法院时提的建议直指执行难问题。

    执行,是民商事案件的最后一道程序;执行款兑付,是执行程序中最后一个重要环节。可以说,当事人拿到执行款的那一刻,才是司法公正的最终实现。

    “执行难”难就难在被执行人难找、执行线索和可执行财产难寻,该如何破解?为解决“执行难”问题,江门法院启动“基本解决执行难”、“夏季执行大行动”专项工作,明确32个具体的落实措施,强化执行办案规范化,不断加大对“老赖”的执行力度,将抓好执行办案放在第一要务。

    曝光

    让老赖无处可藏

    “老兄,‘老赖’这个头衔对于你影响很大,你还是赶紧履行判决吧”。日前,鹤山市一名政协委员通过《江门日报》看到一个经商的朋友上了“‘老赖’曝光台”,于是赶紧劝其还款。

    鹤山经营电器的商人阮某与从事零件加工的吴先生一直有生意往来,吴先生向阮某供应电器配件等产品。到了对账给付货款时,阮某欠吴先生货款45万元未付,20166月,双方签订《还款协议》,阮某承诺于2016630起分期归还所欠货款,直至201712月付清;若未按时付款,应自逾期之日起按实际未偿还款项以每月3%的标准向原告支付利息。

    首期还款期限届满,阮某却未履行还款义务,经多次催收未果,吴先生一纸诉状将阮某告上法院,要求阮某立刻还请欠款。阮某玩起了“躲猫猫”,不仅人找不到,连银行账户的钱也一并消失不见,一查询,早在几年前离婚时,阮某现居房屋也是属于前妻所有,可以说,消失不见的阮某成了“三无人员”:没钱、没房、没车。

    法院决定对阮某进行“曝光”,并将其纳入失信人名单。“曝光”不久,阮某主动找到执行法院,表示愿意立即还款。

    据悉,江门中院不仅在《江门日报》上曝光“老赖”,还在信用江门网、法院官方网站、官方微博(五邑法苑微博)及信访楼户外LED屏上分别公布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涉民生案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外,江门中院在缤纷广场LED广告屏集中曝光“老赖”名单,曝光的内容包括被执行人名称、法定代表人和未执结标的等信息,每天播放90次,督促“老赖”履行法律义务,路过的行人、车辆均能清晰地看到,格外引人注目。

    自实行曝光失信被执行人措施以来,全市法院共将4132名被执行人列入失信人(俗称“老赖”)名单,共有自然人3888人被曝光,法人、其他组织244个单位被曝光。

    限高消费

    让“老赖”牛不起来

    “这辆宝马是我朋友借我开的,不是我的。”

    “这栋别墅是我定居国外的亲戚给我住的,不信你可以查房产登记。”

    “我们出境,那是生意需要,况且现在机票都很便宜嘛。”

    “我小孩在澳门读私立学校,是他姥爷出的钱。”

    面对执行法官的询问,欠钱未还的刘某夫妇总能为他奢侈的生活找到各种理由,欠钱的反而像大爷一样。

    5年前,从事外贸生意的刘某夫妇以生意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经营红木家私的李某借款50万元,其后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还款。经法院审理判决刘某夫妇应返还借款及利息共53万元。判决生效后,刘某夫妇拒不履行义务,且经查询二人名下均无财产可供执行。去年迫于压力偿还了3万元后,就一直迟迟不履行判决,执行法官曾多次向其释法明理,但夫妻俩依旧无动于衷,毫无还款之意。

    直至去年11月中旬,执行申请人李某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表示刘某夫妇目前居住在一所别墅里,还开着豪华轿车进出,多次出境,且其小孩在澳门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执行法官经询问查实,虽然豪宅跟轿车不在刘某名下,但其的确正在享用,且经调取出入境记录发现,刘某夫妇今年曾多次前往澳门、泰国等地,其小孩也确在澳门一所高费私立学校就读。

    法官将刘某两人传唤到法院,但夫妻俩依然坚持无钱偿还,有鉴于此,法院决定对刘某夫妇采取限制出境,并限制其小孩就读高费私立学校。

    “哎,你们不能这样啊,限制我出境,我生意还怎么做?”一听完法院的裁定,刘某夫妇就坐不住了,情绪激动地对法官嚷嚷,“不给我小孩去澳门读书,难道让他回国吗?”。

    面对法院强硬的态度,刘某夫妇最终服软了,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表示会在法院给出的限期内履行义务。

     “拖字诀”是被执行“老赖”的惯用手法,为逐项击破“老赖”有钱拒不履行的任性行为,江门法院严格限制“老赖”的高消费行为:不能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消费;不能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不能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不能购买非经营必须车辆;不能旅游、度假;子女不能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不能支付高额保险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不能进行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高消费行为。

    定罪量刑

    “耍赖”或被判刑

    “我以为欠债不还最多被拘留15天,没想到会被判入狱。”孙某得知自己被判刑后悔不已。

    20148月,新会法院对广东千色花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色花公司)与北京东方依家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公司)、孙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判决,判令东方公司应偿还货款96万元,孙某负连带责任。

    判决生效后,东方公司和孙某均未主动履行义务,千色花公司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查明身在北京的孙某名下有奥迪汽车两辆,并对该车辆进行了档案查封。20154月,法院向东方公司和孙某发出通知书,责令其尽快履行还款义务,但东方公司和孙某均对责令置之不理。

    “有钱不履行,任性耍老赖,我们就用‘拳头’跟你说话。”市中院执行局长李敬华说。

    鉴于孙某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法院遂将孙某涉嫌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诉机关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对孙某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认为孙某对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却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孙某有期徒刑7个月。

    统计显示,近五年来,全市法院共执结案件75987件,同比上升16.96%,执结标的122.95亿元,79名被执行人被追究刑事责任,1010名被执行人被司法拘留,其中市中院执结案件1850件。

    “法院要让这些‘老赖’寸步难行”,江门中院代院长陈明辉如是说,“社会上出现的各种“老赖”,全市法院要敢于出手,综合运用执行公告、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境、追究刑责等措施,敦促被执行人履行生效判决。将具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裁判的被执行人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统一向社会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