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速递>>执行快讯

    江门日报:四大“杀招”破解执行难 颤抖吧,老赖!
    来源:     时间: 2017.06.15

     

    四大杀招破解执行难
    颤抖吧,老赖!

    稿件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17-6-7

    本报记者:徐铃静 通讯员:黄海磊

     

    这才几天,我100多万元的欠款就追回来了?接到法院告知执行款项已划入公司账户的电话,江先生显得有点难以置信。

    这几天为了(筹钱)给工人发工资,我整晚睡不着,现在钱一到位,这难题就迎刃而解了。确认钱汇入公司账户后,江先生难掩激动之情。

    原来,江先生经营的电器公司因为供应商提供的不合格产品导致其公司损失100多万元。多次交涉无果,江先生以公司的名义将对方告上法院。法院经审理后判决供应商应向该公司赔偿100多万元,但多次催缴,被告总是以各种理由不履行生效判决。今年4月初,江先生申请了强制执行。江海法院受理该案后,根据执行案件繁简分流机制,将该案分到快速执行组,通过网络查控发现供应商在深圳有足额的银行存款。执行人员随即便赴深圳进行扣划,当天就把100多万元的款项执行到位,而这起执行案从立案到执结仅仅用了6天时间。

    2016年初,江门中院积极开展执行案件繁简分流改革探索,现已在全市法院全面实施该办案机制。所谓的执行案件繁简分流是指综合执行案件财产查找、争议解决、变现处置、公告送达等环节的难易程度对案件进行分类,将其中简单易执、易结的案件集中交由专门执行团队负责快速办理,其他普通案件则由普通执行人员精细化办理。通过对案件的科学筛选及执行人员的合理调配,实现全部案件快速反应、简易案件快执快结、普通案件精细办理。

    据统计,去年全市法院共受理各类执行案件21849件,增幅51.7%;执结19413件,同比上升54.1%;执结标的金额52.56亿元。今年1—4月,全市法院共受理各类执行案件10730件,增幅21.3%;执结2931件,执结标的金额17.15亿元,到位率50.59%,同比增长11.11%

    杀招

    对难找的老赖限制出境

    我现在把钱还给刘一明,你们(法院)赶紧解除对我的限制出境。一直销声匿迹、逃避债务的香港籍男子吴耀辉迫于限制出境的压力,终于主动现身,提着30万元现金到法院向申请人清偿债务,清明我是要回家祭祖的,现在都出不了关。

    刘一明与吴耀辉本是大学同学,拥有香港户籍的吴耀辉在江门某镇投资开厂,2012年以资金周转为由向刘一明借了43万元。到了约定还款的时间,无论刘如何电话联系及上门催促其还款,吴都刻意规避,还了2.1万元后便不再还款。刘起诉后法院判决吴耀辉夫妻共同偿还40.9万元,然而判决生效后,吴氏夫妇仍拒不履行债务,期间其妻子还办理了香港户籍,在大陆境内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的执行一度陷入困局。考虑到被执行人均为香港居民的情况,蓬江法院联系了公安部门对吴氏夫妇出入境记录进行了详细查询,发现其二人经常周末往返香港与内地,而过几天便是清明节,吴氏夫妇极有可能回港祭祖。抓住这个突破点,法院对二人采取了限制出境的执行措施。42,吴氏夫妇过关时被阻止出境。这下他们傻眼了,怎么也想不到法院会玩这一手。限制出境不解除,那自己岂不是回不了家?这下不用债主催,吴氏夫妇主动给执行法官打电话,商议怎么把欠款还了。在执行人员调解下,刘与吴二人达成了调解协议,先一次性偿还30万元,余下的分月偿还。如是便发生了吴提现金到法院还钱的一幕,法院也随即解除了对吴氏夫妇的限制出境措施。

    据悉,限制出境措施是针对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的被执行人的一项惩戒措施,法院作出不准出境的裁定后,会将裁定和通知发到出入境管理部门,出入境管理部门在发现限制出境的人员后,会禁止其出境并通知法院工作人员依法处理。为了加快解决执行难,江门法院对故意藏匿行踪的被执行人加大限制出境力度。

    自去年对被执行人实施强制措施以来,全市法院共将172名被执行人限制出境;司法拘留56人,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4242人;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刑事责任4人;以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罪追究刑事责任2人。

    杀招

    曝光老赖,让其无处可藏

    老兄,赶紧履行判决吧,顶着老赖这个头衔,对于你的影响很大。几个月前,江门市一名政协代表通过《江门日报》看到一个经商的朋友上了老赖曝光台,于是赶紧劝其还款。

    经营家具生意的商人李建军与从事配件加工的黄永强一直有生意往来,黄向李供应电器配件等产品。到了对账给付货款时,李欠黄货款45万元未付。201611月,双方签订《还款协议》,李承诺于2016111起分期归还所欠货款,直至201712月付清。首期还款期限届满,李却未履行还款义务,经多次催收未果,黄一纸诉状将李告上法院,要求李立刻还请欠款。不曾想,李却玩起了躲猫猫,不仅人找不到,连银行账户的钱也一并消失。一查询,早在几年前离婚时,李现居房屋已是属于前妻所有。可以说,消失不见的李成了三无人员:没钱、没房、没车。

    鉴于此,受理该案的法院决定对李进行曝光,并将其纳入失信人名单。3月的某天,蓬江区一繁华路段的大型LED屏集中曝光了一批老赖名单。曝光的内容包括被执行人名称、法定代表人和未执结标的等信息,而李便是榜上题名之人。除了户外曝光外,《江门日报》也在报纸上进行同步曝光

    以前合作的商家有许多都不愿意跟我做生意了。被曝光不久,李建军主动找到法院,表示愿意立即还款。

    江门中院执行局长李敬华说,全市法院不仅在报纸上曝光老赖,还在信用江门网、法院官方网站、官方微博、微信及信访楼户外LED屏上分别公布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涉民生案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外,全市法院还在各市区繁华路段的LED广告屏对老赖信息及照片集中曝光,每天循环播放几十次,督促老赖履行法律义务,路过的行人、车辆均能清晰地看到。

    据数据显示,自去年实行曝光失信被执行人措施以来,全市法院共将5384名被执行人列入失信人(俗称老赖)名单,共有自然人4888人被曝光,法人、其他组织496个单位被曝光。

    杀招

    信息化破解查控难

    过去的人工查控流程,银行账户、工商局、车管所、不动产登记部门都是人工去跑,办理执行案件十分艰辛。而现在,将信息化手段引入执行查控环节,通过执行查控系统自动批量查询、数据封闭运行,为查询被执行人财产方式带来革命性的变化,让执行人员从繁琐的查询和冻结事务中解脱出来,不仅受到广大执行干警的普遍称赞,还大大提高了执行效率。

    以财产保全为例,银行存款账户保全是财产保全最重要的一种方式,但受制于银行内部管理规定,以往除了个别银行市一级的分行可以办理当事人银行账户的查封、冻结工作外,大部分银行均没有此项职能。法院想要查封、冻结账号则要去到具体的支行或者联社。这样一来,在目前电子支付平台较为发达的情况下,保全一旦滞后,巨额保全资金被利用时间差转走的风险就大大增加,而且法院逐个到多间支行进行保全,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资源,效率较低。而现在与银行网络对接后,诉讼保全中执行人员可直接在办公电脑上进行一键式查询、冻结操作,节约了大量司法资源,也让执行人员腾出时间专注办理疑难复杂案件。

    据介绍,除了银行信息,只要登录最高院开发的查控系统,点开总对总查控,输出被执行人信息,便可查到他们在全国范围内的证券、车辆、支付宝、京东账户及其他网络银行信息,不用人工跑去查询。

    江门中院院长陈明辉告诉记者,在不动产查询方面,市中院现已与市不动产登记局就查控专线建设问题达成一致,有关系统软件开发工作已基本完成,待江门市不动产登记信息系统试运行结束后可立即完成对接。届时,将实现对被执行人在江门市范围内不动产登记情况查控的一键式操作。

    查控系统建立后,传统的人流、车流、纸质流的执行模式由电子流、信息流、数据流所取代,法院查控工作实现了网络化。据统计,自去年10月份运行以来,全市两级法院通过查控系统共计发送查询、冻结请求1016项,通过网络或现场扣划存款合计1.6亿元。

    杀招

    网络司法拍卖变现快、溢价高

    419,淘宝网上正进行一场特殊的拍卖,鹤山市某铜业公司的51名工人因公司倒闭被拖欠工资先后到仲裁委申请仲裁。仲裁委裁决铜业公司需向工人支付工资52万元,随后工人们向法院申请执行。如果按照以前传统的拍卖模式,法院先依法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查封扣押后,再委托给拍卖行进行强制拍卖,拍卖行接受委托后将拍卖公告刊登于当地报纸上。但内行人都知道,由于拍卖公告只在报纸上刊登,有些有意者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有拍卖这回事,这一套严谨而又繁琐的拍卖程序往往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不利于尽快兑现工人急需讨回的工资。

    自从201511月份江门中院将互联网引入司法拍卖,执行款兑现的效率无疑是大大加快了,鹤山法院正是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对该公司的铜棒、废黄杂铜等铜材及生产设备进行拍卖。该场拍卖从当天10时持续到次日10时,共有20人参与竞拍,经过多达204次的激烈叫价后,最终以315万元的价格被一名刘姓买家拍走,超出起拍价170万元,溢价率达120%,围观人次高达5909人。

    网络司法拍卖之所以迅速受到社会民众的青睐,是因为其拍品多、变现快、溢价高、零佣金、公开透明、方便快捷等优势。李敬华表示,网络司法拍卖具有传统拍卖方式无法比拟的优势,能有效减轻法院执行工作压力、有利于杜绝暗箱操作,成为司法拍卖工作发展的一种新常态。

    据统计,2016年,全市发布网络司法拍卖1313次,发布拍品687件,成交415件,成交金额达7.76亿元,平均溢价率35.77%,共为当事人节约拍卖佣金约1164万元。今年14月,全市发布网络司法拍卖415次,发布拍品286件,成交210件,成交金额3.34亿元,溢价率43.45%

    执行转破产方面,陈明辉认为,要充分发挥破产制度在处置僵尸企业、清理执行积案方面的积极作用,引入破产审判力量和工作机制帮助解决执行难问题。通过在年内启动一批执行转破产案件,切实构建能够执行的依法执行,整体执行不能、符合破产法定条件的依法破产的工作格局,通过破产消化一大批僵尸企业被执行人案件。

    陈明辉表示,执行难执行不能是两个不同概念,但很多百姓不理解两者区别,债务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是属于执行不能。有的债权人在申请执行时,难免抱有判决都能兑现申请就能拿钱的不正确心理预期,当事人需要增强执行风险意识,多点理解和支持法院的执行工作。

    (本版文中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

    创新是关键

    何谓执行难?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恐怕难以理解其有多么面目可憎——官司打赢了,法院判决却迟迟得不到执行,或者是被执行人长期下落不明,根本联系不上;或者是明明有偿还能力,却拒不执行或通过各种手段隐匿、转移财产,造成无偿还能力的假象……

    如果判决得不到执行,法律无异于一纸空文,执行难可以说是一种司法顽疾,常为社会舆论诟病,不仅让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也消耗了人们对司法公平和正义的信任。正因为如此,2016年全国两会上,最高法提出要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让众多胜诉当事人看到了权益得以快速实现的希望。

    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全国掀起解决执行难热潮的大环境下,江门法院屡屡创新方式方法,通过限制老赖出境、曝光老赖信息、信息化查控老赖财产以及通过网络司法拍卖快速变现等一系列手段,让老赖门难出、事难办、彻底曝光在司法阳光之下,取得了执结案件同比上升54.1%的不俗成绩。

    行百里路者半九十,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还应看到,破解执行难是一个长期过程。只要还存在相当体量的难执结案件,只要还有老赖存在,法院就还有强化执行力度、不断推动机制创新的空间。当然,破解执行难,也绝不仅仅是法院一家所面临之难题,根源在于涵养全社会的法治素养和信用意识,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