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政策解读

    攻坚克难 全力破解执行难
    来源:     时间: 2017.10.21

    人民法院牢牢坚持党的领导,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大格局初步形成;加强顶层设计,基本解决执行难统筹规划显著增强;全力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执行工作模式实现重大变革;加强执行规范化建设,切实将执行权关进“制度铁笼”。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高度,明确提出要“切实解决执行难”,并对此作出重要部署。2016年3月,周强院长在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报告工作时,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国人民作出庄严承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

      党的十八大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多次召开会议,专门研究部署破解执行难问题;同时发布多部有关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指导意见,为解决执行难提供规范依据。目前,人民法院牢牢坚持党的领导,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大格局初步形成;加强顶层设计,基本解决执行难统筹规划显著增强;全力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执行工作模式实现重大变革;加强执行规范化建设,切实将执行权关进“制度铁笼”;各地法院创造性开展工作,探索形成了一批可推广、可复制的好经验、好做法。

      人民法院牢牢坚持党的领导,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大格局初步形成。

      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是解决执行难的根本保障。最高人民法院深刻地意识到,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仅仅依靠人民法院单打独斗无法真正解决,必须在党委统一领导下,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形成标本兼治、综合治理工作格局。河北省委召开常委会专题研究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湖北省委政法委成立了全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领导小组,四川省率先将基本解决执行难纳入依法治省考核指标体系,北京市首次以“两办”名义下发关于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的文件,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将基本解决执行难纳入2017年人大常委会专题调研督查计划……在各地共同努力下,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大格局已经初步形成。2016年共受理执行案件529.2万件,执结507.9万件,同比分别上升24.2%和33.7%,实际执行到位金额超过1万亿元,今年上半年,全国法院执行案件结案229.4万件,较去年同期上升17.8%,执行标的到位金额5553.9亿元,同比上升53%。基本解决执行难取得重大进展,有了实质性突破,人民群众获得感有较大提升。

      加强顶层设计,基本解决执行难统筹规划显著增强。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最高人民法院加强顶层设计,强化组织领导,紧紧依靠各级党委及政法委领导,积极调动各方面积极因素,为解决执行难凝聚共识、汇聚力量。

      2016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发改委等44家单位联合签署了《关于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推出8大类55项惩戒措施。9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规定了11类100多项惩戒措施,涉及出行、旅游、投资、置业、消费、金融、网络等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湖南、黑龙江、江西等地法院深化异地执行协作。河南、河北、山西、内蒙古、福建、广西、四川等地法院通过专项执行活动,形成打击失信被执行人高压态势,让司法裁判真正成为惩治违法失信的利剑。截至2017年2月,各级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673.4万例,采取信用惩戒措施838.6万人次,70.7万名失信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了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还大力推行网络司法拍卖,破解财产变现难题,既加快了财产处置效率,又斩断了拍卖中暗箱操作利益链条。2016年8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对网拍工作进一步作了规范。

      全力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执行工作模式实现重大变革。

      信息化是人民法院的一场深刻自我变革。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推进覆盖全国地域及主要财产形式的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建设,和掌握财产信息的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进行网络连接、实现数据共享,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的效率大大提升。据报道,该系统已经与3400多家银行以及公安部、交通部、工商总局、人民银行等单位实现联网,可以查询14类16项财产信息,基本实现了对主要财产形式的“一网打尽”,截至今年9月,全国法院利用网络查控系统共查询案件975万余件、冻结752亿元,查询到车辆1427万辆、证券133多亿股、渔船和船舶12.6万艘、互联网银行存款2.37亿元。

      与此同时,人民法院加强联合信用惩戒机制建设,大力推进联合惩戒措施,积极协调、推动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嵌入有关部门的管理、审批、工作系统,让失信被执行人“一案失信、处处难行”。

      加强执行规范化建设,切实将执行权关进“制度铁笼”。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深化执行体制改革,完善执行权运行及内外部监督机制。首先向法院自身不规范执行“开刀”,全面清理积案,摸清案件底数,建立全国四级法院统一的执行办案网络平台,实现在线全程监控,有效解决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等问题。

      2016年4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基本解决执行难”暨执行案款清理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打响了解决执行难攻坚战的“第一枪”。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历史上沉淀的执行案款进行了全面清理核发,并要求建立长效化的案款管理机制,推出了一案一账号的案款管理方式,案款管理混乱的局面彻底成为历史。目前,全国四级法院均建立了互联互通的执行指挥中心平台,对内,这个平台是“千里眼”和“显微镜”,对是否存在违规执行、消极执行等一目了然;对外,这个系统与执行公开系统无缝连接,自动向当事人推送相关信息,让执行权在“阳光”下运行。

      同时,不断创新执行管理模式,强化信息化在监督管理中的作用,充分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手段提高管理水平。推进落实执行工作独立考核指标体系,充分发挥执行考核体系的导向作用。建立从内到外、从上到下全方位执行工作监督体系,开展规范执行行为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消极执行、滥执行、乱执行等不规范执行行为,对执行失范问题严格问责、严肃查处,以铁的手腕促进执行工作作风根本转变。

      切实解决执行难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重要部署,是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必须完成的任务,是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2017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关键之年、攻坚之年、见效之年,站在关键的历史节点上,人民法院必将彻底扭转执行难这一历史困局。

    (来源:人民法院报)